TXT书籍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七十八章 第一胜
    刚刚被希象叫住脚步的剑宗弟子,见到突然赶到的陆青山,先是楞了一下,在回过神后,看向陆青山的目光中顿时是闪过许多复杂的情绪。

    希冀、可惜、如释重负尽皆有之,唯独是没有丝毫因为陆青山姗姗来迟的不满与抱怨。

    “虽然这个请求对你来说没有那么容易,”他缓缓退回东域修士队伍中,在经过陆青山身边的时候,脚步微顿了一下,咬着牙道:“但是......请一定要亲手将中天域拉下水!”

    这个剑宗弟子,陆青山认识。

    若是没记错的话,应当叫做墨亦清。

    因为当年他初入剑宗,在青崖坪练剑之时,墨亦清便是那曾主动给他“喂剑”的诸多元婴师兄之一。

    墨亦清并没有请求陆青山获得这场大比的最终胜利,因为这不现实。

    他只是希望陆青山能代表剑宗,以一己之力,将剩余的中天域修士全部淘汰,在被六域联手排挤的情况下,亲手将牵头的中天域先行送走!

    目前中天域有六位修士尚在,其中守擂的李峰是黄榜第四,另外还有一位黄榜第十二的存在。

    不论怎么看,似乎都是一个极其艰巨的任务。

    但陆青山自进入剑宗之后,所闯出的赫赫声名,又有哪一个看上去是理所当然的了?

    他真诚地相信陆青山于今日,能再创造这样一个奇迹。

    陆青山能感受到,东域参加此次大比的十位修士,此时都将殷切的目光凝聚在他的身上。

    除此之外,养心台外还有不知多少的目光同样如此。

    他的心情略微有些复杂。

    相比陆青山,其实墨亦清的心情更为复杂。

    曾几何时,那个刚刚入宗的小剑修,小师弟,在青崖坪上还需要师兄们照拂,给他喂剑,现在竟然已经成长到了他自愧不如的地步,成了剑宗于此时窘境之中的定心之人。

    这才过了多久时间?

    仔细一想,不过才短短三年。

    这是令人艳羡的才情啊!

    ……

    “好,”陆青山对着墨亦清微微颔首,声音并不响亮,却坚定无比,充满力量,轻声说道:“那就先拿中天域开刀吧。”

    他转过身去,对负手而立的青眉王恭敬道:“耽误了些许时间,抱歉。”

    青眉王点了点头,似不以为意,“准备开始吧。”

    陆青山的出现,已经是让很大一部分人开始坐立不安起来,首当其冲的便是南明侯。

    如果说雪寒峰的反扑,已经是大挫他们中天域的锐气,让他们赢下道场大比的希望变得渺茫无比。

    那陆青山的出现,则是一道晴天霹雳,直接泯灭了他们那微小的一丝希望。

    “这剑宗当真是条疯狗,就盯着我咬......”南明侯咬了咬牙,在心中咒骂不停,同时心中又有些不甘与后悔。

    若是前面几战能结束得快一点,这陆青山是不是就赶不上了?

    若是不主动牵头针对东域,应当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种难堪境地之中吧?

    陆青山可不知道南明侯心中的后悔,他只是缓步上前,走到山海柱边,与李峰遥遥相对。

    “陆青山.....”李峰神色一肃,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无比,在黄榜上排名却是比自己高上一位的剑修。

    他是个自视甚高之人,但这并不代表他目中无人。

    作为元婴修士中有数的翘楚,他真正忌惮的,也只有这黄榜前三中的修士了。

    青眉王在这时已经是再次启动山海柱。

    “此场小界,云海界。”说话间,山海柱中已经是发出一道灵光,笼罩二人。

    灵光消散处,二人皆消失不见。

    云海界,界如其名,云雾缭绕,视野极差。

    这应当是冥修最喜欢的地方,因为在这种环境中,正适合他们隐匿身形,对于法修、灵修以及专修内剑的剑修而言,这就是他们的不利地形。

    不过陆青山内外剑双绝,众所皆知,所以就陆青山与李峰的这场对决而言,这云海界反而算是一个较为公平的小界了。

    照壁前,人人鸦雀无声,屏住呼吸,凝神静气。

    这可是黄榜第四对决黄榜第三的惊天对决,若不是这次道场大比,他们可能到死都看不到如此精彩的斗法,自然是不愿错过任何一个细节的。

    在众人眼中,陆青山与李峰出现在了相隔不过十里的云海两边。

    “这种情况下,守株待兔应当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云海缭绕,谁先动,就会牵动云雾变化,反倒会是将自己的位置暴露给另一人。

    李峰是体修,皮糙肉厚,即使落别人一记先手也无大事,剑修可没这个本事。”东域队伍中,希象在心中想道。

    作为一个七境老剑修,他经历的战斗不知何许,所做出的判断自然是尤为精准的。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陆青山出现在云海界后,非但没有守株待兔,而是立即暴起。

    他的手中出现一柄炽红色长剑,而后便是快如闪电地往云海界的中点而去。

    “啊,这小子在干嘛?!”希象忍不住眉头一蹙,先是难以理解陆青山的行为,而后又安慰自己,“这小子可是个杀胚,斗法经验丰富,不至于连这都看不出,应当是另有用意.......”

    陆青山若是知道希象的想法,可能是得大呼冤枉了。

    因为他还真不是别有用意,他只是单纯地在巡逻,想要找到李峰的落点,或者让李峰找到他的位置也可。

    反正二者对他而言,差别并不大。

    而找人,本就是要先找到一个中点,然后再往周边辐射的流程。

    陆青山只是将神识笼罩周身百丈,而不是彻底放开,因为彻底放开对神识的消耗太大。

    数十息之后,正如希象所判断的那般,由于陆青山的动作太大,在他找到李峰之前,李峰便是先发现了他。

    急促的破风声突然暴起。

    下一瞬,李峰已然是携带着自己的法相,轰散云海,势不可挡地出现在陆青山身后,朝着陆青山一刀劈下。

    李峰出刀又快又猛,刀上刀罡密布。

    照壁前的人群,顿时发出一片惊呼声。

    他们可太清楚威势如此凶猛的一刀,对剑修而言是意味着什么。

    在这无数瞪大的双眼中,似乎是陷入危险局面的陆青山,却是后脑勺如生有天眼一般,反手一抹,恰到好处的挡住了李峰的暴起一刀。

    铛!

    剑锋与刀刃相触,响起清脆的玉石交击声。

    剑锋上的剑气与刀刃上的刀罡也是交锋相撞,四碎流溢,撕裂周边的云雾。

    电光火石间,两人于小小的方寸之地中攻守近十回合。

    李峰持刀大开大合,陆青山则是身若游龙,身影快得看不清,只能听见偶有金铁交击声响起。

    终于,在一记实打实的金铁交击巨响声中,李峰身形被震得向后退了数丈。

    陆青山却是在原地纹丝不动。

    李峰满脸警惕地看着陆青山,或者说是陆青山手中的龙雀。

    剑走轻灵,刀行厚重。

    单论力量,他能感受到陆青山应当是不如自己的。

    之所以这次分明是他先手的交锋,会以他区居下风告终,那是因为,陆青山手中剑的品质远强过自己手中的刀,似拥有伟力一般。

    换而言之,他吃了法器的亏。

    伪道器。

    李峰眼神闪烁了一下,想起黄榜上对陆青山本命剑的评价。

    然而他脑海里方才还在思考,陆青山竟然已经是持剑向他急掠而来。

    剑修,对号称近战之王的体修主动发起了近身攻势。

    这就像是嘲讽,使得李峰眼中顿时闪起无穷的战意。

    磅礴灵力呼啸而出,他握紧手中大刀,无穷的刀罡出现于刀刃之上,宛如一条匹练,蕴含着极端狂暴与凌厉的波动,声势堪称惊人无比,对着陆青山怒劈而下。

    刀刃所经过之处,掀起一阵狂暴的劲风,将浓重的云海皆是被推到两边。

    当真有所谓的一刀断水之势。

    而在刀刃劈下的过程中,那条刀罡组成的匹练,则是离刀而出,铺天盖地地朝前方陆青山的位置盖去。

    在道场大比开始之前,南明侯便跟李峰详细介绍过几个值得注意的修士的手段。

    而陆青山最为排在第三号的假想大敌,自然是被重点关照过的。

    “剑技超凡,战斗意识出众,近战之时,有近乎全知能力,单体攻击手段难以取得成效,极大可能是因果真意的神异。”

    在先前的短暂过招之中,陆青山似乎也展示出了这种能力,好几招都是险而又险地躲过自己的攻击。

    所以,李峰砍出的这一刀,是附带上了一条刀罡长河,是避无可避的群体攻击手段。

    当然,这种手段是极其消耗灵力的。

    但李峰更明白,面对陆青山这种劲敌,是绝不能去考虑太多的。

    能胜就已经不易,还想节省灵力?

    …………

    照壁前,雪寒峰已经是一脸肃穆。

    他先前便是败于李峰狮子吼加刀罡长河的联合攻击手段之下。

    所以对这道刀罡长河的威力,他是再清楚不过的。

    当然,与剑修的攻击手段相比,刀罡长河还是会逊色几分的。

    问题是,陆青山是剑修啊,身板脆!

    而且,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说,不擅外剑的他,对于这种近身搏杀,其实是看得有几分心颤的。

    雪寒峰都如此心悸,更别说那些修为不显的观战修士们了,个个都是看得心惊肉跳,身临其境般的手心背后冷汗直流。

    真正的当事人,陆青山面对劈头盖脸而来的刀罡长河,眼中却是闪过一道精光。

    与李峰判断的不同,其实他并未动用预知神异。

    之所以有几招能精确至毫厘地躲过李峰的攻击,完全是凭借自身的反应能力以及战斗技巧——若是真动用预知神异,李峰的攻击就应该会是全部落空了。

    因果真意的催动,是极其消耗灵力的,他并不准备妄动。

    他的战斗可不只这一场!

    而现在,他也不想再与李峰这般你来我往地过家家了。

    速战速决吧。

    陆青山心中暗道,直接暴剑。

    龙雀:龙息。

    他在心中一声低喝,一道如蛇般的苍龙虚影便是浮现于剑身之上。

    在赤焰填充之下,苍龙虚影化作一条火焰长蛇,张开由火炎组成的大口,一口咬向那条刀罡长河。

    不论是威力还是体型,龙息都是完胜刀罡长河。

    李峰脸色微变,知道这一招不是轻易好相予的。

    他笼罩在身的法相金光大盛,仿佛是活过来了一般,向前一步,挡在他的身前,而他身上的皮肤,更是隐隐泛起冷厉的金属色泽,犹如一块铁板。

    局势已经明了,接下来将会是最简单直接的攻守交锋,矛盾比拼。

    李峰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强防御。

    法相护身,铁壁之体,皆是功法上乘、境界极高的防御手段,使得他在同境界中堪称金刚不坏。

    但陆青山的攻击手段,却是早已超越了本身的境界层次。

    道器神通龙息所化的赤焰长蛇在吞没李峰的刀罡长河后,力量仍未散去,径直轰击在他的法相之上。

    龙息之威直接将李峰的法相冲撞得神光黯淡。

    不过李峰毕竟是黄榜第四的人物,也不至于那么不堪一击,所以最后还是撑住了。

    可还未等李峰缓过气来,为法相续上力量,他便惊恐地发现,在刚刚散去的赤焰火蛇之后,竟然又有一条青蛇朝着他迎面扑来。

    李峰瞳孔骤缩,眸子之中已经满是青蛇狰狞无比的头部。

    那是什么?而且,怎么如此恐怖?

    论威势,青蛇竟然比先前的赤焰火蛇还要恐怖三分!

    只是这青蛇隐藏于火蛇之后,让专注于应对龙息攻击的李峰,甚至都没注意到这条青蛇是何时发出的。

    先出一威力小些的招数探敌成色,惑敌于先,同时暗度陈仓,另外藏招于第一招之中,而后爆发败敌,这是修真界很普遍且单调的一种斗法套路。

    按理来说,像李峰这种元婴强修,是不可能会上套的。

    问题是,龙雀的龙息神通,威力卓绝凶猛,无论从哪点来看都不像是试探招数。

    你家斗地主是拿小王来迷惑对手的啊?有这么奢侈的吗?

    李峰有理无处说去。

    他察觉到危险,但却为时已晚,只能是指望自己的法相与铁壁之体,还能帮助自己扛下这道攻击。

    一股磅礴的力量,从青蛇之上爆发而出,轰击在李峰身上。

    他那黯淡还未得到灵力补充滋润的法相,不出意外地立即破碎,化为点点金光溢散,而后青蛇一口咬在了李峰泛出金铁色泽的皮肤之上。

    嘭!

    有巨大轰撞声响彻小界,一圈狂暴的劲风以李峰为中心向四周荡漾而开,将方圆数里内的云雾尽数排开,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的青光。

    旋即,李峰身体剧震,被青蛇顶着小腹倒射出去。

    他手中的长刀,更是被震得脱手而出。

    噗嗤!

    低沉的声音不断响起,组成青蛇的层层剑气正在不断散去,青蛇的体型也在不断缩小。

    与之相对的是,李峰皮肤上的色泽也逐渐是黯淡下去。

    李峰一直是被青蛇剑气冲撞着足足后退了百丈之后,他终于是气息不济,一口鲜血忍不住从嘴中喷射而出,显然已经受伤。

    在这场矛盾之争中,李峰引以为傲的防御完败。

    甚至陆青山在施展青蛇剑气之时,都只动用了六分力——全力施展青蛇剑气同样也是极其消耗神识的。

    一张由灵光组成的大手,适时出现,抓在那比初时已经缩小了七成的青蛇剑气上,将之一把抹去。

    两道温和的灵光,紧随其后地将陆青山与李峰的身形笼罩。

    一瞬之后,两人被传出云海界。

    ......

    “第十六场斗法,东域胜。”

    山海柱前,陆青山与李峰静静站立。

    整片天地间,一道道惊异的目光,不断望向那道持剑而立的年轻身影。

    从正式交手,到分出胜负,总计才过去不到十息的时间。

    陆青山就这么取胜了?

    李峰可不是什么臭鱼烂虾,而是黄榜第四的‘一刀断水’,还是理论上克制剑修的体修。

    他们预想中将会打到天昏地暗,精彩纷呈的两强之争,怎么就这么尘埃落定了?!

    这让观战修士产生了一种“开始了没?已经结束了”的怅然若失之感。

    但是要说此战不精彩吗?

    那也是没可能的。

    此战的全过程,当真是让他们看得瞠目结舌,若不是亲眼所见,而是耳闻,他们必然以为是旁人进行了‘粉饰’,夸大其词。

    可惜的是,决定胜负的最后那一波交锋博弈,在场大部分修士都还是云里雾里。

    但问题不大,因为马上就会有“懂王”出来开始详解这一战细节,而他们只要啧啧惊奇并奉上些许赞叹的目光当做‘赏钱’就够了。

    ……

    青眉王出手足够及时,李峰虽然受伤,但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伤。

    他此时正面色凝重地看着陆青山。

    陆青山的那道青蛇剑气,现在还让他心悸万分。

    剑气化形,这是炼虚剑修身上才会出现的手段,不过若是出现在陆青山,这个甚至可以称作当世最杰出的元婴境剑修之上,他并不会太奇怪。

    他无法接受的是,自己引以为傲的防御手段,在这道青蛇剑气之前,竟然会是如此不堪一击。

    李峰败得憋屈,因为他还有许多手段没施展出来——比如先前一战中收效颇丰的狮子吼,便在一次猝不及防的矛盾之争中败下阵来。

    但他又败得理所当然。

    因为修真界真实的斗法往往是这样的。

    你极大概率还没来得及施展自己的全部本领,强大的法器还没祭出,压箱底的神通还没施展出来,诸如此类,便已经身首异处。

    生死搏杀就是如此残酷,从来都不是灵力斗完斗元神,元神斗完斗法器的三局两胜的竞技比赛,可能灵力一没斗过,你就已经死了。

    不服,还想斗?想再来一次?

    去黄泉找黄泉狱主说去!

    李峰如此境界的修士,自然不会有“只是我一时大意了”这种幼稚至极的思想。

    所以即使心里憋屈得难受,他也只能是脚步沉重地走回了中天域的修士队伍中

    ……

    陆青山对于此场胜利并未太当一回事。

    对于此时的他而言,战胜一个黄榜第四,也的确无什么好骄傲的。

    他默默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枚师尊夏道韫给的回复灵力的丹药,一口服下,闭目凝神,开始运转功法开始回复灵力。

    与李峰的战斗,其实并未消耗他太多的灵力。

    但是为了赶上这场大比,他全速御剑飞行了许久,这才是灵力损耗的大头。

    场面安静了下来,但投向陆青山的灼热目光,却是并未停止。

    ……

    两个时辰之后,陆青山睁开了眼。

    “第十七场斗法,即将开始。”青眉王依然惜字如金。

    场下一片安静,剩余的所有还未上过场的修士都无动于衷,甚至有不少人开始暗暗面面相觑。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倒霉的应该还是中天域。

    先让他们倒霉去吧,谁出头就是谁脑子坏了!

    南明侯一脸抑郁之色,萧瑟万分。

    刚刚那场战斗看完,他不可能还有半点侥幸心理了。

    “罢了罢了,说是联手排挤东域,结果最后被排挤的竟是我自己。”南明侯心中唏嘘不已。

    观战修士群中,见到此情此景,则是发出了一片唏嘘之声。

    这种情况,在陆青山轻松取胜之后,他们就已经是有所预料,所以真发生之后倒也不觉得意外。

    但感慨之情却是免不了的。

    等了片刻,青眉王见无人挑战,便是宣布由陆青山指定对手。

    陆青山目光直接落在中天域阵营之中,然后随手一指,选了一位长相清隽,面相成熟的修士。

    “就你吧。”

    真的就是随手一指。

    他既然是准备全灭中天域参赛修士,那考虑先后顺序又有何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