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天泉圣子 > 第41章:索罗鬼蝶
    雷奥见中年态度诚恳,倒也没有恃强凌弱之态。

    “也罢,我姑且试试,不过能不能救她尚不可知,你也别急着道谢!”

    雷奥坦言道。

    随即划破手指,将一滴鲜血喂进绿萝口中,转眼之间,绿萝突然痛苦不堪,疼得满地打滚。

    见状,人群里顿时议论纷纷:

    “这小子真够蠢的,爵士府何等地位,要是二小姐发生什么意外,爵士府的人定不会放过他!”

    “是啊,是啊!”

    一个身着黑色铠甲的魔羯族女子话音刚落,她身后的随从们也都叽叽喳喳随声附和起来。

    “我看未必,正所谓富贵险中求,要是他真救了这二小姐,岂不成了爵士府的座上宾,到时候你们这些人,可就只有摇尾乞怜的份了。”

    一个身着松散天蓝色长袍,背背黝黑古剑的青年,云淡风轻的说道,完全没把魔羯族女子放在眼里。

    “你说什么,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魔羯女子的一个随从喝道。

    随即对着蓝袍青年一拳轰过去,却被一个银铠魔羯青年及时制止。

    “够了,都忘了刚刚经历的危险了吗?想从这里活着出去就安分点!”

    魔羯青年对那个随从呵斥道,继而瞟了魔羯女子一眼,以示警告。

    魔羯女子磨了磨獠牙,却也不敢说什么,那个随从也只得低着头退回去。

    “莱特少主的脾气还是这么火爆,想要安全的从这里出去,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你加入我的队伍,咱们联手破敌,定能战无不胜!”

    只见一个玩世不恭的锦衣青年,搂着一个坦胸露乳的妖娆女子从人群中走出,阴阳怪气的说道。

    锦衣青年径直走向莱特少主,前呼后拥的随从近二十人,青年那满脸的邪气,与身上的银白锦衣显得极不相称,如同佛头着粪。

    “滚一边去!”

    莱特少主怒目圆睁,挥了挥大拳头,气愤道。

    “不识抬举!”

    锦衣青年怒道。

    随即拂袖而去,转而对着身旁一名随从耳语了几句,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笑容。

    “扑哧扑哧……”

    经过许久的对抗,只见一只血色蝴蝶,突然从绿萝体内飞出。

    幸亏化灵境前期中年眼疾手快,一剑将其斩落在地。“绿萝多谢少侠救命之恩!”

    绿萝姑娘面色惨白如纸,却仍挣扎着起身,喘息着对雷奥道谢。

    “举手之劳,不必放在心上!”

    雷奥也没想到,自己的血真的管用,竟能将此邪物逼出。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如此邪恶?”

    化灵境前期中年也从未见过这种东西,疑惑道。

    这东西看起来与寻常蝴蝶无异,可奇怪的是,它的左翅上映着一个美人图,右翅上却映着一个骷髅头。

    而那美人图和骷髅头更像是活物一般,在翅翼上蠕动着。

    “这是,这是‘索罗鬼蝶’!”

    锦衣青年随从中一个老者,突然惊叫起来!

    “你慌什么,给本少爷从实道来。”

    锦衣青年从来天不怕地不怕,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没见过,见自己的随从如此恐慌,顿觉丢尽了他二少爷的面子。

    “我曾在一本古书中看到,这‘索罗鬼蝶’以吸食索罗花树花蜜为生,而这索罗花树,则是以动物和人类的尸体为养分,瓦登谷内这些浓密的瘴气,便是尸体腐烂后形成的。”

    “索罗鬼蝶与索罗花树相互依存,花树为鬼蝶提供花蜜,而鬼蝶则需为花树提供养分。”

    “久而久之,鬼蝶幻化出一种猎杀生灵的特殊技能,它们能够悄无声息进入活物体内,并控制其心智,令活物自相残杀。”

    “活物一旦被控制,便再无清醒的可能,直至死亡。”

    “鬼蝶双翅闭合之后,看起来和花树上的花瓣一模一样,它们便是依靠这样的伪装,隐藏于花树丛中。”

    老者战战兢兢说道。

    “大家当心,千万不要靠近索罗花树。”

    老者的话如同催命符一般,吓得大家心惊胆战,有人顿时叫道。

    雷奥抬头看向四周,发现瘴气笼罩下,漫山遍野都是若隐若现的血红色索罗花树。

    绿萝抱着姐姐的尸体,泪如雨下,早已哽咽难语。

    “我们护送两位小姐回去!”

    化灵境前期中年随即向其他随从命令道。

    中年也知道,凭他们几个人的实力,回去的路上,必然危机重重。

    可事已至此,前进已然不可能了,就算搭上他们的性命,也要将小姐们送回府中。

    众人皆知,在这样的情况下,往前走不一定有活路,可往回走就是死路一条。

    这几个随从,个个都是忠心耿耿的硬汉,雷奥很想帮助他们。

    可雷奥的血脉中,隐藏着天泉和圣树的秘密,他答应过先知前辈会保守秘密的,救助绿萝,已经是破例了。

    “等一下,这个给你们,一人一颗服下,希望能助你们走出瓦登谷。”

    正当雷奥为自己的无能无力,而感到愧疚之际,却见蓝袍青年走了过去,将一个白色瓷瓶交给化灵境前期中年。

    中年疑惑的接过瓷瓶,打开之后却喜出望外的向蓝袍青年道谢,就连握着瓷瓶的双手都有些颤抖。

    魔羯女子双目圆睁,死死盯着中年手中的白色瓷瓶,如同见到救命稻草一般,她不由自主的迈开脚步,却被身后一个随从拉住,这才如梦初醒。

    魔羯女子看了看站在中年身旁,神秘莫测的蓝袍青年,此人的修为,她竟完全看不出来,身为武战士的她,在同辈中已少逢对手,可这个人却令她望而生畏。

    魔羯族女子又看向莱特少主,随后脸上现出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抓狂表情。

    她的目光最终落在雷奥身上,脸上先是惊讶,转瞬又变成了惊喜。

    锦衣青年也没闲着,他摸了摸下巴,三角眼中的小眼珠转来转去。

    一会看看中年手里的白色瓷瓶,一会又看看莱特少主,许久之后,才愤愤的掉头离去,仿佛下了很大决心。

    绿萝将姐姐的遗体收入灵器空间内,和随从一起服用完白色瓷瓶里的丹药之后,再次向蓝袍青年和雷奥道谢,随后将空瓶扔在地上便离开了。

    大家心里都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绿萝索性命令随从当着众人的面把丹药分食,并留下空瓶为证,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经历过刚才的危机之后,大家都祭出保命法宝,随从们也都紧紧跟着他们的主人,小心翼翼往前行进。

    即便如此,还是有叫喊声不时传出,一路上,人族和魔羯族的尸体随处可见,另外还有一些妖兽尸体。

    雷奥发现,有些人已加入锦衣青年的队伍,有些人则跟在莱特少主身后,就连自己身后,也都跟着不少人,其中就有那个说三道四的魔羯女子和她的随从们。

    还有那个神秘的蓝袍青年,他也一直跟在雷奥身边,却又一句话都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