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天泉圣子 > 第102章:矛盾激发
    苍鸣宗护宗大阵外,一个魔羯人径直走入阵中,随后渐渐变回雷奥的样子。

    雷奥刚回到住所,却见蓝诺和贝缇早已等在屋内。

    “出什么事了?”

    雷奥问道。

    “今天早晨,我收到冷枫从天澜帝国传来的消息,说他们遭到魔灵攻击,事后他们迅速排查内部人员,但并未发现可疑之处。”

    “冷枫怀疑消息是从我们这边泄露出去的,让我们多加提防!”

    贝缇回道。

    “那冷枫他们怎么样?”

    雷奥急忙问道。

    “冷枫他们并无大碍,只是药魂谷有近三十名药铺店员被抓,流落在外的一批青金石也被夺,冷枫请求我们苍鸣宗帮忙查找。”

    贝缇回道。

    “冷枫他们是什么时候遭到袭击的?”

    雷奥接着问道。

    “依照冷枫在信上提到的时间,应该是在诡魔翼虎回来的第三天傍晚!”

    贝缇推算后说道。

    “对方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得到了消息,可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雷奥思索道。

    “当日诡魔翼虎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只有我和贝缇、米芙娅和闵楠、还有你在场,我们之中有没有人将消息告诉过别人?”

    蓝诺分析道。

    “耶鲁莱特,诡魔翼虎回来的第二天,他出于关心,来打探过冷枫的下落。”

    雷奥回忆道。

    “竟然这么巧,我们刚知道冷枫的下落他就赶来了!”

    贝缇附道。

    “正因如此,我当时也怀疑过他,于是暗中探查了他的修为。”

    “确定他只是爵士之后,我便打消了疑虑,这才告诉他冷枫的下落,没想到却将冷枫置于险境。”

    雷奥悔恨道。

    “不对,耶鲁莱特是知道冷枫的下落没错,可他绝不会将消息告诉幽罗始祖。”

    “我刚在墓园得知,杀害耶鲁夫妇的凶手耶鲁辛布,竟是幽罗始祖的人,这足以说明他们的立场是对立的。”

    雷奥想了想,断定道。

    “米芙娅最近如何?”

    蓝诺突然向贝缇问道。

    “很少出门,几乎都在屋里弹琴,倒是闵楠看上去好了许多!”

    贝缇答道。

    “闵楠?她怎么啦?”

    蓝诺问道。

    “前段时间,我偶然看到闵楠在哭,面容也很憔悴,我想她那样冷烈的人,要不是遇到特别的难事,定然不会这样。”

    “于是我便上去问她是否需要帮助,可她什么也不肯说。”

    “不过我昨天看到她,见她面色如常,想必之前也不是什么要紧事。”

    贝缇说道。

    “米芙娅这段时间确实有些异常,我几次去看她,她都避而不见,那日大吵之后,我们也未曾再见过。”

    “可米芙娅应该和这件事没有关系,冷枫遇险,我必会前去营救,上次我们就是为此才发生争吵的。”

    “伤害冷枫,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米芙娅是不会做的。”

    雷奥坚决否定道。

    “米芙娅向来温婉和气,那日你们争吵之后,我们也发现她有些异常,这才多加留意,若有冒犯之处,还望宗主责罚!”

    贝缇见状急忙缓和气氛。

    “也罢,米芙娅那边你还是替我多照看些!”

    雷奥叹道。

    “实际上,就连普伊洛也是有嫌疑的,这段时间我们消息共享,约克家族的人也一直在帮忙寻找冷枫,这中间难免有疏忽错漏之处。”

    “还有,玄冥始祖的生死一直是个迷,追杀冷枫的灵爵士也音讯全无,这些都和普伊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贝缇继续说道。

    “如此说来,岂不是我们身边的人都有嫌疑?”

    “我现在心里很乱,我都不知道究竟该相信谁不该相信谁,我想自己静一静!”

    雷奥坐在椅子上,抬手杵着脑袋,眯着双眼,显得极为疲惫。

    蓝诺和贝缇随即悄然离开。

    “他怎么好赖不分呢?”

    出来后,贝缇没好气的抱怨道。

    “雷奥一向重情重义,此事涉及到的都他亲近之人。”

    “就算有所怀疑,在没找到确凿证据之前,他也是不会轻易相信的,不如给他点时间,等他自己想清楚。”

    蓝诺缓缓说道。

    “就你大度!”

    贝缇转嗔为喜,嬉笑道。

    “看来我们的对手非常狡猾,他们此次攻击冷枫,无论成败,都会使得我们相互猜忌,从而激发内部矛盾。”

    蓝诺分析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贝缇问道。

    “静观其变吧!”

    蓝诺说道。

    “米芙娅那边我们也不再管啦?”

    贝缇试着问道。

    “在苍鸣宗内,能影响闵楠心境的,就只有米芙娅,即便冷枫的事与她无关,她身上也定然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可若我们执意监视,不免会令雷奥为难,还是撤了吧!”

    蓝诺吩咐道。

    傍晚时分,只见贝奥夫押着一个魔羯族青年来到大殿求见蓝诺。

    不一会儿,他们便一起来到议事大厅。

    “这个人叫耶鲁达尔,是耶鲁辛布的近卫,中午我带人在城内暗中查访时见他形迹可疑。”

    “审问后才发现,原来就是他一直在暗中派遣魔羯人,抓捕药魂谷店铺人员。”

    “后来,我们通过他找到了关押地点,才救出那些人员。”

    贝奥夫回禀道。

    “据我所知,你们还抢夺了一批青金石,这些青金石,现在在哪?”

    蓝诺冷冰冰的问道。

    “青金石,青金石我都交给副族长了,我真不知道他放在哪?”

    耶鲁达尔战战兢兢的回道。

    “你真不知道?”

    贝奥夫将手掌放在耶鲁达尔肩上,轻轻用力,再次问道。

    “我区区一个圣战士,你们想捏死我,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我哪敢撒谎呀?”

    “我每次将人和财物交给副族长后,后面的事都是他亲自办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耶鲁达尔急忙匍匐在地,解释道。

    “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抓人夺财的?”

    蓝诺接着问道。

    “是一个月前的一天晚上,副族长把我叫过去,突然让我带着暗卫去做这事。”

    “刚开始我也不肯,后来他给了我两条深蓝色青金石,还承诺之后的都有抽成,我才去做的。”

    耶鲁达尔坦白道。

    “一个月以前,也就是九幽台一战之后,韦德家族声名狼藉之时。”

    蓝诺推算道。

    “耶鲁辛布手下,除了你之外还有谁在做这事?”

    蓝诺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我们都是单线联系的,此事非常隐秘,做事的暗卫一旦失手或意图逃跑,都会被抓回来处死。”

    耶鲁达尔惊恐道。

    “难怪那些押送店员的魔羯人,刚被我们找到就全都自杀,这么说来,药魂谷的事,也都是你们做的?”

    贝奥夫问道。

    “不是不是,我们哪有那本事,我们只是负责抓捕那些逃亡在外的人员,就连那批青金石,也只是意外发现的。”

    耶鲁达尔说道。

    “你是什么时候,将这批青金石交给耶鲁辛布的?”

    蓝诺接着问道。

    “昨晚凌晨两点左右!”

    耶鲁达尔答道。

    “把他放了!”

    蓝诺转而对贝奥夫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