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天泉圣子 > 第251章:查找凶手
    “你都睡到我的床上了,你觉得呢?”莫青一脸坏笑的看着米芙娅说道。

    “你,我杀了你!”米芙娅立即祭出灵器朔月刃,对着莫青的脑袋掷了出去。

    然而,莫青轻而易举就躲过了朔月刃的攻击,随后抬手之间就把米芙娅给制住了。

    “你对我的误会到底是有多深啊,我莫青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吗,你真不记得自己头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了?”

    “我原本还指望着救你一命至少也能换来一声感谢,没想到你竟恩将仇报,早知如此,我当时何必浪费自己的灵力救你?”

    莫青佯装备受打击的叹道。

    米芙娅这才想起自己昨天晚上从山坡上滚下去,不料头部竟撞到一块山石上,之后就晕了过去,现在想想也真是太危险了。

    “在那种荒山野岭的地方,单凭阿兰肯定做不到,难道真是他救了我?”米芙娅在心里暗暗想道。

    “启禀小侯爷,姑娘的衣服已经洗好了!”正在这时,忽闻门外有侍女来报。

    “进来!”莫青这才放开米芙娅,对着门外说道。

    随后,便见一个侍女端着米芙娅的衣物走了进来。

    “你替她把衣服换上!”莫青对着侍女吩咐道,接着便出门去了。

    “我的衣服怎么会在你这里?”趁换衣服之际,米芙娅试着对侍女问道。

    “小侯爷昨夜把姑娘救回来的时候,姑娘衣服上沾染了好多血,小侯爷亲自给你包扎好头上的伤口后,才让奴婢找来干净的睡袍,替你把脏衣服给换了的。”侍女回复道。

    “原来还真是我误会他了,莫青,你到底有多少张面孔?”听完侍女的话,米芙娅不由叹道。

    换好衣服后,米芙娅便打开门走了出去,准备回幕斯府。

    “怎么,这就要走了,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站在门外的莫青见米芙娅出来,于是走过来调侃道。

    “这次的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米芙娅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说道。

    “这人情债可最难还了,总这么欠着怎么行?”莫青故意逼近米芙娅,非要讨个说法。

    “那你想怎么样?”米芙娅急忙往后退去,怔怔的问道。

    “醉云楼的事,一笔勾销如何?”莫青见已逼得差不多了,这才说出真正的意图。

    米芙娅听后冷哼一声,气冲冲的离开了莫西侯府,一想到醉云楼的事,米芙娅就气不打一处来。

    “没再对我大打出手,比想象中好多了,看来这次的救命之恩,效果不错!”莫青高兴的说道。

    “恭喜小侯爷获得美人芳心!”旁边的护卫拱手贺道。

    “你懂什么,现在道贺还为时过早,她对我的误会可深着呢,你带上几个人,去查一下刺杀闵楠的是什么人。”莫青对护卫吩咐道。

    “是,属下这就去查!”护卫领命道。

    米芙娅回府后,发现阿兰竟被罚跪在逸菱院中。

    “小姐,你快救救阿兰吧,她已经被家主罚跪在这里一夜了!”有侍女向米芙娅求情道。

    “你先起来,你并没有犯错,父亲为何罚你?”米芙娅对阿兰问道。

    “奴婢原是担心小姐,才急忙赶回来禀报家主,可家主说既是小侯爷带走小姐,自会照顾好小姐的。”

    “奴婢听闻小侯爷是个风流成性的浪荡公子,还是不放心,于是请求家主去侯府把小姐接回来,家主一气之下就处罚了奴婢。”

    阿兰一边哭泣一边说道。

    “没想到过去了这么久,父亲还是想利用我攀附侯府!”米芙娅听后,心中自然明白了父亲的用意。

    “你是以前就在我院里伺候的吧?”米芙娅接着对阿兰问道。

    “是的,小姐,奴婢以前在外院,自从小姐离开后,院里的人也走的走散的散,奴婢也被调去了下杂院,小姐回府后,赖总管才又把奴婢调回逸菱院。”

    阿兰急忙回禀道。

    “既是以前的旧人,那你以后就来我身边伺候吧!”

    如今闵楠已离去,院里信得过的人所剩无几,米芙娅也正需要像阿兰这样忠心耿耿的人,于是便把阿兰升为了贴身侍女。

    “谢小姐,阿兰以后定会尽心尽力服侍小姐!”阿兰感激涕零的对米芙娅拜谢道。

    “你先下去疗伤,明日一早搬到内院来!”米芙娅吩咐道。

    “是,小姐!”旁边的侍女这才扶着阿兰退去。

    米芙娅虽然伤势未愈,却也顾不上休息,杀害闵楠的凶手还未找到,她一刻也不能耽搁。

    米芙娅径直来到客房,找到紫绝,想请他帮忙查找凶手。

    “我只听命于人王,你们府里的事与我无关。”紫绝回绝道。

    “你不是说人王派你来是为了协助我的吗,如今我的贴身侍女都被人害死了,你竟然还无动于衷,要是哪天我也被人杀了,我看你如何向人王交代?”

    米芙娅见紫绝不肯帮忙,只得把人王搬了出来。

    “我昨天看到赖总管带着伤悄悄潜回幕斯府,然后又离开了!”紫绝想了想,然后才提醒道。

    “赖总管?闵楠刚刚被害,他就受了伤,哪有那么巧的事,闵楠的死定与他脱不了干系。”

    “甚至极有可能他就是害死我母亲和闵楠的真凶,只是他一个总管,又如何能驱使化灵境巅峰强者为他做事,父亲又为何会不遗余力的维护他,他究竟是什么人?”

    “看来这一切的疑问,都只有在找到赖总管之后才能解答了!”

    米芙娅琢磨道。

    “可就你这点修为,就算找到了,也未必是赖总管的对手,我看那莫青对你还挺上心的,他们莫西侯府高手如云,你何不找他帮忙?”

    紫绝接着说道,他也想趁机搭上莫西侯府这条线,便于以后行事,否则单凭他和米芙娅两人,毕竟势单力薄,恐难以完成人王布置的任务。

    “要我去求他,绝不可能,你也别妄想!”

    米芙娅洞悉了紫绝的目的,不由对着紫绝冷哼一声,接着便走出房间,独自离去。

    “还挺倔,放着大好的资源不用,简直就是浪费,可惜啊,既已身处困局,看你还能逞强到几时?”

    看着米芙娅如此,紫绝顿时阴阳怪气的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