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八章 你也知道我还是天骄?(求收藏,求推荐)
    可再细细一思考,袁师弟的话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把我画的太帅了。

    这话,当真是袁师弟嫌这个钱姓修士帮他画画画得不够真实,不够贴近生活吗?

    不对。

    人哪里会有嫌弃自己的画像太帅的。

    定然是自己等人某些理解方面出了问题。

    会不会是反话呢?

    把……我……画……太帅……了……

    细细去拆开字眼解读,一种全新的理解猛然出现!

    靠!

    原来是这样!

    “太帅”岂不就是将我画得不够帅吗?

    对了,这下子才对了!

    也是哈,人家毕竟是宗门第一天骄,长相颠倒众生,风靡万千少女,还有深不可测的修为在那里摆着,这么一个风华绝代的人儿,对自己的画像要求可不就得苛刻一点吗,毕竟是肯定要名传史册,成为传说,肯定得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世人啊!

    这么一想。

    恩。

    完美地对上了。

    本着这种想法再去一看那幅画,啧啧,果真是有点不够细致,画得也不是那么尽显神髓,超凡入圣了!

    简简单单就是,在这个人物的气质塑造方面,缺了空灵和神秘,帅气侧漏方面,不够那么惹人眼球,帅的有点太大众化了,没把那股子与众不同彰显出来!

    想通了这点,围观的众修士也就不觉得袁晓峰是在鸡蛋里挑骨头了,本来准备差一点就要发出的惊叹之声,也被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千余双眼睛,盯着袁晓峰和钱姓修士,开始期待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何种令人意想不到的场面。

    人们是想通了,但钱姓修士却难以想通。论画技,他祖上三代都是画师,他的二叔,其技艺更是登峰造极,直接被赵国国主都奉为上宾,直接敕封为宫廷御用画师。

    他自三岁开始每日便握笔悬腕,一直到十岁,后又被父亲要求每日作画,还得家族传承技法指点,说句毫不夸张的话,他钱程在这玄虚宗中敢认画技第二,那么,便是掌门等人来了,也不敢说自己是第一!

    这就是底气,这就是个人的自信!

    如若不然,他又怎会愿意把如此真金白银的好买卖公诸于众呢,闷声发财他不香吗?虽说是真的有点被拥挤人潮弄得挪不开步子,但更多的是,他想要在袁晓峰面前留下印象!

    有两把刷子的手艺人,自然也是有点脾性的。

    就自己刚刚作出的这副丹青水墨画,他不敢说是有多出神入化,但,也将袁晓峰十分之七八的神髓记入了其中。

    原想着这一次,以袁晓峰天骄的眼光肯定识货,那样自己就可以好好的在人前出一波风头,然后坐等灵石到账,却不曾想,等来了这样一个结局!

    “袁师弟……我耳朵没出现问题吧,你……是说……嫌我将你画的太帅了?”

    此刻望着袁晓峰,他开始怀疑自己听力是不是出了问题,一点怀疑人生的感觉随之蔓延周身。

    凭心而论。

    这幅人物肖像图画得真的是无可挑剔。

    饶是袁晓峰心中早已做好了挑刺的准备,也还是愣了数秒,这才方可找出一个极为不易,极度牵强的借口。

    若是放在平常,他肯定会激动的握着钱程的手跟他说,铁子,你的画功真是牛皮普拉斯啊。

    但现在,却是不行。

    要知道自己来这里是激发别人不满,找人去向掌门投诉自己的,既是这样,不说点昧良心话,不表现得狗一点,如何能惹别人不高兴?

    面对着这双不解中带着委屈的眼睛,他特别想说,兄弟,是我冤枉你了,但是,他不能。

    基于此种心理,到最后,内心小小的纠结了那么一两秒,为了能有人去弹劾举报自己,他只好强按下愧疚心理,开口说话。

    “是啊,的确是将我画得太帅了……”

    “不可能吧袁师弟,我这画真的是按照你的模子来画的,你若说自己长的丑一点,我尊重事实将你画好看这是我不对。但,你本身长得比这还帅,这……这叫我如何将你化丑啊!

    我钱家世代丹青妙手,画画讲究天人合一,能画九分绝不偏一份,你这样……真的叫我很无奈啊……”

    钱程努力将自己的情绪压制掩藏,但还是忍不住有一点点激动,只见他双眼睁的大大,语气中多了点不肯妥协的味道。

    唉。

    我也知道我长得帅,你尊重事实去画也是没办法歪曲,但很抱歉,为了我的自由,这一次,你只能受委屈了。

    心中轻叹。

    袁晓峰继而露出颇为惆怅的情绪。

    “袁某有自知之明的,论我的皮囊长相,论我的颜值,在这宗门中,确实也排的上一号人物,但,真的没有你画的那般俊逸。

    钱兄,我知道你们明面上对我还算亲近,但暗地里,却时常因我天骄的名头而过分美化我。

    咱们修道,要尊重大道本真,若做不到守卫内心净土,坚持诚实底线,是决计不可能悟出无上道法的,你懂吗?”

    可我真的没有脑补啊。

    你就长这样,难不成叫我真的在你脸上画个叼(diao三声),你才甘心?

    钱程更气了。

    “袁师弟,身为画师,我有我需要坚持的底线,但,你长成这样,请恕我真的无法将你画的丑陋……”

    这一次,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恩。

    这小子上道。

    看来在我的作死疯狂试探下,他已经开始有了生气的趋势了。

    心中窃喜一下,袁晓峰说话更加语重心长。

    “钱兄,你再稍微改一改,若是如此俊朗,可真的不像我了,就稍微改丑一点,就一点就行。”

    “抱歉,墨已定形,钱某没办法违背自己良心,去丑化我画画的对象。”

    “莫非真的没有办法?”

    袁晓峰咽了口口水,忍着炽热的鼻息道。

    “没有!”

    钱程斩钉截铁道,话中不留一丝退让的机会。

    “好,既然这样,那这幅画,袁某就只能不让钱兄拿去换取灵石了。钱兄,请将此画还我……”

    袁晓峰猛然将步子向前迈过一步,脸上也出现了佯装的愠怒!

    “凭什么?刚刚作画也是经得你同意的,为何在我辛辛苦苦画完之后,你却偏要鸡蛋里挑骨头?

    就算你是天骄,也不可以出尔反尔吧?”

    钱程终于不肯再让步,一把将画卷搂入怀中,咬牙太甚之后,激的额头一阵青筋大幅度蠕动,远远一观,就如同有什么力量要破皮而出,显得颇为狰狞!

    “好!我是天骄,你也知道我还是天骄?

    掌门马上就要将我提拔为内门登堂弟子了,既入内门,我说的话,你就必须遵从,这是礼数,也是规矩!

    此画是你不肯遵守事实在先,并非袁某要刻意为难,而今,还请速速将画卷交还,如若不然,休怪袁某不讲情面!”

    剑眉倒竖,袁晓峰心呼一声你小子终于上道了,狠狠一震荡衣袖,找不出一丝瑕疵的脸上也少有的出现了铁血之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