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九章 瞅我来气不?(求收藏,求推荐)
    说句实话,这般作死去为难钱程的时候,袁晓峰内心真的是慌得一比,乃至于手心都沁出了一团冷汗!

    别看这个钱程看上去玩笔玩得好,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子书生气,但他的真实修为,可是凝气三层啊!

    这也就是如今在大庭广众之下能约束的了他,再加上他误以为袁晓峰修为高深才不敢动手,一旦叫他知道袁晓峰的真实修为水平,明白了此刻是在拿他开涮故意刁难,只怕顷刻间就会进入暴走模式!

    袁晓峰说这话的时候,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赌博,他赌这小子只会生很大气,而不敢真正对自己出手。

    而听到袁晓峰语气态度前后来了一百八十度变化,连同脸色也不再温煦,此刻在这广场上的人,心头不约而同地齐齐咯噔一下,暗暗替这正欲发飙的钱程叫一声不好!

    你这小子,惹谁不好,偏偏要惹这个天骄!

    看上去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不知道变通呢,墨干了怎么了,反正凭你非同寻常的记性,在画画过程中也早就将他的样子记在了心里,这张纸化废了,你重新画一张不就好了么!

    画得让人家不满意你就重新画呗,顶什么嘴,显什么个性啊!

    万一一个说不好,袁师弟对你出手,不对,都不用出手,只怕一记眼神都能让你灰飞烟灭!

    鲁莽!

    太鲁莽了啊!

    但话又说回来了,这画画得大毛病是没有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钱程肯定是用心去画了,这种画,就算不能让你本人太满意,但总也不至于这么质疑人家吧?

    袁师弟这种天骄,此时的做法未免也太有损身份,有借势压人之嫌了!

    有不少人心中对袁晓峰已经开始有了些许意见,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已。

    “钱师兄……”

    一个平日里跟钱程私交不错,经常搭伴儿在后山锤炼体魄的弟子,忍不住好声提示,不着痕迹的用手指揪了揪他的衣服。

    而对此动作,钱程似乎全然没有感受到,只是眼神死死盯着欺人太甚的袁晓峰,目光中跳动出两道宛若实质的火星!

    “你也还知道我是天骄?既入内门,我说的话,你就必须遵从,这是礼数,也是规矩!”

    这两句话宛若魔音,在他脑中盘旋不断,扎的他神经刺痛,令得他心脏都憋得快要炸开!

    “你是天骄便可以这般仗势压人么?我画的画我心中有数,便是因为没有画的你满意,你便要没收我的劳动成果,是也不是?

    怪不得你之前答应让我替你作画答应的那般干脆,原来,你口是心非,明面上答应,实则记恨我,想要暗中报复,早已内心准备好了在这人多广众面前羞辱我,是也不是!

    可惜我还被你的光彩的外在和你的假话蒙住了双眼,原来,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伪君子!”

    现在的情形,钱程已经看清了。

    这个袁晓峰摆明了实在挑自己的刺,而且,在自己顶嘴之后,更是拿出了一个天大的名号来镇压自己!

    与他相比,自己是外门弟子,无足轻重,无论在外人谁人看来,他都是只有错没有对。

    但,他真的应该低头吗?

    不!

    手艺人有手艺人的操守,画师也有画师该坚守的底线!

    天骄又如何?

    天骄就能这样欺负人吗?

    打从自己一开始就陷入了被他算计的圈套中,画完画之后嫌画得不好,还要夺走自己的杰作,这不是赤果果的践踏自尊是什么!

    此处自己被他气势压一头,我就不信这偌大的玄虚宗,赵国境内鼎鼎大名的门派,找不着一处伸冤的地方!

    此刻,他已满心做好准备,一旦袁晓峰要是继续强势镇压自己,他就准备前去乾光殿,去玉虚宫,找掌门告状,告他袁晓峰一个恃强凌弱,可以欺辱弱小的罪状!

    就在他心里打着这样的算盘的时候,袁晓峰却是乐的快要开花了!

    娘的,瞧瞧,什么叫做有脾气,这就叫有脾气!

    上道啊!

    你小子真上道!

    生气好哇,生气了不与我打斗,那铁定是会找宗门高层去反映我做出的种种劣迹,那到时候,掌门一个生气,直接取消掉我预备内门登堂弟子的名头,那岂不是爽歪歪?

    再不济,让我走一遍流程,以实力去被玄虚宝鉴测试……

    啧啧啧……

    想想都很哇塞啊!

    老子终于不用背着这破天骄的名头,到处被人脑补,时刻提心吊胆,提防着宗门会把我派出去执行任务了!

    差一点就要笑出来。

    但是,袁晓峰知道,眼下这节骨眼可万万不能露馅,一旦露馅,自己之前做的努力可就都白费了!

    仗势欺人?

    好,既然你说我仗势欺人,那我就是仗势欺人!

    瞅我来气不?

    我就是要你瞅我来气!

    去告哇!

    去掌门那里告我,告失败别怪我鄙视你,告成功了,兄弟我定会备着好酒好菜去找你促膝长谈,给你道歉,然后好好去感谢你!

    告成功了,你可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呐!

    心念至此。

    他继续装的盛气凌人。

    “此刻既然你已认为我是仗势压人,那便是袁某再解释百遍你也肯定是不会听的了。画得不像,画得不尊重事实,为何就不肯接受别人建议呢?

    钱兄,别说袁某不给你机会,此时,将画交出来,或者重新改动变丑,二选一。如若不然,今日这画,我会亲手毁去!”

    毁画!

    毁画!

    自己苦心绘制了一炷香时间,将这二十多年以来的笔法技艺都统统用上了,结果,换来是一个被威胁毁画的结局?

    “天骄?呵呵,狗屁的天骄!我要去告你!我要去找掌门和太上长老团告你,我要告你德不配位!我的画心不容置疑,我的道心,更不容你这般羞辱!

    任你强势若天威,我也断然不会向你这种恶势力低头……”

    噗嗤!

    一怒之下!

    话才说完。

    他当场喷出一口鲜血!

    只觉胸腔中翻江倒海,本就憋着愤怒的心脏,如今像是被刀豁了一道裂缝,刹那就鲜血淋漓!

    他体内之前修炼因太过刻苦,淤积了不少拥堵的灵气本源,此刻叫这情绪激化,奇经八脉火辣辣的像被撕开,骨骼都咔咔直响,似乎要被崩断!

    嘎!

    嘎!

    刺啦!

    肉眼可见的,他那本就宽大的袍服鼓胀的如同充满气体的皮袋子,被体内乱窜的灵气顶在皮肤,一道道刺目的红线,开始自手腕处滴答蔓延,落在地面,诞生一团血腥气息!

    第一时间发现此状。

    距他最近的,先前好意提醒他的修士弟子赶忙扶住他,同时一脸大骇的慌忙惊叫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

    钱师兄被气的吐血,好像是要走火入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