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十章 拼了!(求收藏,求推荐)
    走火入魔!

    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那些刚才还责怪钱程不懂变通,太过有棱角的人们,统统不受控制的眼瞳剧烈收缩一下!

    他们的呼吸频率在逐渐变乱,他们的心脏像被一把无形大手握住,直接从胸腔提到了嗓子眼!

    这意味着什么,这群人再清楚不过!

    修行路上,最最可怕的就是道心不稳,修炼之时邪气入体,致使经脉大乱危急根基乃至生命!

    而走火入魔,更是这种情形中最最严重也最最要命的一种!

    “什么!他居然吐血了!在袁师弟的刺激下被气得吐血了?完了!一旦走火入魔,届时等待他的就是所有努力化为乌有,一切修为之力彻底消散!若无长老及时出现来救,只怕,轻则断裂经脉,重则,身死魂灭!”

    “大家别愣着了,谁有清除心火的丹药带在身上,快点给钱程服下,此时动手制止他,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另外,哪位师兄弟擅长点穴封经,赶紧将他丹田处的八个大穴封住!”

    “袁师弟,袁师弟,你念在钱师兄他与你份属同门,赶紧出手救救他吧,要不然,他真的要出事了!”

    看着周身毛孔不断有血液和灵气流失散逸出来,有胆小者已经无法遏制心头的恐惧,用双手捂住眼睛,但更多的是此起彼伏的呼救声以及言辞恳切的劝说声!

    袁晓峰的内心更是极度后悔起来!

    糟了!

    今日自己只顾着挑毛病了,忘记考察一下作画者的心理素质了,该死的,一个人若是心里敏感到极点,这样一再刺激,肯定是会心态崩溃炸裂的!

    平常人,这样寥寥几句话断然是不可能变得这么惨,但是,对于一个有着极高心性,对自己作品有着强烈自信的人来说,却是不能再按常理推断!

    心中一惊,袁晓峰一个箭步便冲着钱程窜了过去。什么继续装冷酷无情,什么还按照原计划行事,他此时统统顾不得了,人命关天,这可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迟一刻去救都会令他后悔终身!

    而再看钱程,明显的气息凌乱,嘴角抽搐,眼神开始飘忽,一看便是大凶将来的兆头!

    一入手,一股湿漉漉的血气便从钱程衣袖处渗透而来,袁晓峰浑身汗毛被震惊的全数倒立,见情况这般严峻,他一把狠狠握住对方手腕处的脉门,便要将自己早已退回凝气一层的灵力全数输送进去,锁住他的要害穴窍!

    一输送,这才发现,特么的,自己早就不再是凝气九层了,他悔的差点要抽自己一个耳光!

    “钱兄,你要挺住啊……”

    早知道如此,自己说什么也不会这般作死啊!

    老天爷啊老天爷,我袁某人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向你乞求过什么,如今,我破例了,此次若是钱兄能够获救,我以后再也不咒骂你了!

    只要能救他,哪怕让老子去思过崖待一辈子,老子也没有一句怨言!

    “啊……嘶……”

    被痛苦折磨出来的低吼,加上与体内破损伤势的对抗,使得钱程看上去颇为狰狞,也将袁晓峰本就遮盖阴霾的心灵彻底变成灰色!

    不好,要坏事!

    情急之下,他手指触及到师父送他的那只玉笛,一把抓在手心就要吹响救命音律!

    此物通体寒白,乃是采用上等琥珀灵晶打造而成,以灵力催动,能够穿破虚空,瞬息之中将求救信号传送给陆羽升。

    这是他修为当初晋入凝气四层之时,陆羽升表示自己对这个得意门生的嘉奖与鼓励,特意亲手送给他的!

    送他的时候,陆羽升特意吩咐,此物只可用一次,非凝气三层实力不可催动,一旦低阶修士使用,必定遭到反噬!平常不管多么危险的情况都不要轻易将之动用,唯有生命遭受巨大危机时再拿出来使用!

    不顾一切准备要动用此物求救。

    可想而知,此时的袁晓峰究竟是被逼到了何种地步!

    嘴唇覆上冰冷的触感,袁晓峰眼眸不复之前的灵动清澈,而是浮现出一条条刺目的血丝!

    “拼了!”

    体内为数不多的灵力不断的被唤醒,不断地被透支,不如之前得心应手的感应之力也被他全数提炼,他的气息突然极度紊乱,他那覆在宽大长袍下的手臂以及皮肤,都发出嗞嗞的轻响,似乎大地被炎阳炙烤过度,而出现淡淡的龟裂之状!

    “啊……”

    灵力的反噬,剧痛的突袭,令他额头冷汗如同雨下,顷刻就将领口打湿了通透!

    而从他薄唇之中吐出的灵源,远没有他想象的那般耐用,一经流淌过玉笛柱壁,登时如同水流垂落在海绵上,被吸收的渣都不剩!

    饶是他拼尽全力,但玉笛上寒白的颜色丝毫没有发生变化,更没有一丝丝音响发出,换句话说,此次拼命吹笛,并无办法奏效,但换来的是,却袁晓峰身体内穴的一处处暗伤!

    他的双目瞪得像发狂的野兽,眼底,浓烈的不甘与悔憾,连同一滴滴清亮的液体,缓缓凝聚着。

    却就在这时。

    一幕令谁都意想不到的场景发生了!

    只见气息虚弱到极致的钱程,此刻再被袁晓峰的灵力灌入身体之后,突然如同枯木逢春,整个脑袋先是以一个夸张幅度狠狠后仰,紧接着,他那喷洒着血雾的毛孔,飞快开始了紧缩,一层层血痂覆盖其上。

    而他气息紊乱的丹田中,也似乎发生着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若是有人可以透视,定然会发现,此时他那先前断裂崩开的骨骼裂缝,此时正以一个极为恐怖的速度飞速的复原着。

    至于那拥堵的水泄不通的血脉,也正被一股难以言喻的柔和之力悄然打通,继而沟通着全身百穴,从而促使心脏发出更为有力的砰砰直跳声!

    眼前的这一幕变化的实在太快,当得人们注意到钱程先后给人的感觉发生变化时。

    他那紧紧被道簪束缚着的稀疏头发,已然是漫天散舞开来!

    一股属于凝气四层中期的修为之力,至此,全数扩荡开来!

    他那紧闭的双眼,一点点被外界昏暗的光线照进,使得一个嘴角残留着血点,眼中满是关怀神色的俊朗少年能够无声的呈现。

    他的脑中,闪过一段之前他去诊治旧伤时丹师莫虎对他说的话。

    “钱程啊,日后修炼,你切莫不可再照以往那样急于求成,透支心力去进行了……

    你心性极高,又太过要强,此二者,若放在寻常人身上,的确是好事。但若换了你,却得另作他说,你也知道,你资质普通,天赋太过一般,故而,执念太深,过于强求,你的道心,肯定是会出现颠乱的。

    不知你感受到没有,尽管你体内因为吐纳,吸收了太多的灵气,但这部分灵气,却因为你错误的运转,从而封在你气穴之间,使得你修为卡在瓶颈,再难精进。

    若不采取极端方式将灵气淤血清除出来,日后,只怕你……唉,总归你好自为之吧……”

    淡淡的光影如同流水一样淌过脑际。

    突然间,一股猛然明悟,与之前愤恨恼怒完全相反的情绪,在他心头爆涌开来!

    原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