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十三章 拿命去赌的想法(求收藏,求推荐)
    一道道璀璨如星光的复杂纹路,自几块看上去幽青椭圆,巴掌大小的奇异石头上散发而出,一经投入水中,登时就令得藏在水底的游鱼虾蟹似同遇见天敌,发疯似的朝湖中心深处逃窜而去。

    随着一圈圈涟漪由小到大逐渐的在湖面上绽开,天空之上,一个状若玫瑰花蕾形状的橙红色光影阵法幽幽凝成。占地直径丈余,如一只光罩缓缓旋转。

    凭借薄弱的灵识去感应,从中,袁晓峰感受到了一丝内敛但却蕴含不弱威力的危险气息。

    这阵法布置起来极快,那二女几乎没用多长时间便已处置妥当。

    兴许是袁晓峰掩藏行迹的本事高明,又或者是此地平时压根没人来,令的这些女修放松了警惕,袁晓峰这边才心里细细做好了最后一次垂死抗争的筹谋,再一抬头,刚刚还人语细密的地界,便只剩下了他孤零零一人。

    这个计划有点冒险。

    说是拿命在赌也毫不为过。

    具体想法是这样的。

    听这两个女弟子说,她们师姐如今的境界应该是在凝气七层,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在这玄虚宗内,自然算得上是一颗宗门明珠,据此判断,心性不会低到哪里去,说的大白话一点,那就是高傲冷艳,不容亵渎。

    而憋了三个月苦修,一出关便要来这片人迹罕至的湖泊中洗澡,说明此女极重卫生,偏爱干净,或许还有精神洁癖。

    至于要别人替她洗澡时布置好防御阵法,将湖中的原住民全都驱散,则更是说明此女喜好清净,不愿被任何事物打扰清沐。

    结合以上三点。

    若料想不错,这女的应该是个带刺的玫瑰不假了。

    女的一向对自己的名声清白极为看重,试想一下,若是洗澡之时被一个陌生人闯入,届时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番场景?

    想必这朵带刺的玫瑰定然会针芒全开,针针夺命!

    偷不偷看的先另说。

    单是这种破坏她兴致的事情一旦发生了,就足以令得她陷入无休无止的暴怒中,如一头被踩了尾巴的母狮子,逮着那人直到就地格杀!

    又或者是,碍于此人实力的震慑,她硬拼以为拼之不过,只得隐忍委屈,去将此事告知执法堂,而后再去找高层伸冤,以求清白!

    要是第二种情形发生了还好,袁晓峰等的就是这个。

    可要是第一种情形,那他也就只能自求多福,拔腿跑路了,他只能赌这女子身体藏在水中,不便出水追杀他,从而能让他有一丝逃命喘息的机会了。

    想完这个计划,不知不觉间,他的脑门上冷汗哗哗流了下来,呼吸都变得有点不受调控。

    “对不住了,为了我最后获得自由的一点点可能性,我只能这样做了。蔡师姐,希望你别怪我,你放心,到时候只要你不出水追杀我,我是不会乱看的……”

    当一个人的心中充满不确定,面临重重选择困境时,时间的流逝对他来说,自然是难以察觉到的。

    也就是一会的时间。

    袁晓峰这边才劝说自己放下心理包袱,暗暗告诉自己“咱是柳下惠,不做糊涂事,一会蒙住眼睛,用声音让她错误以为自己是在偷看,营造好假象就行”。却再一瞪大眼睛去看。

    百丈之外。

    一道穿着宽松红色云纹锦衣,手揽蓝色宽松藕荷袍的靓丽身影,便飒飒而来,宛若一只轻巧灵动的云雀,一个腾跃,便令香风降落到了这片自成一体的世界。

    此时天色尚早,这女子的形容虽然被两侧乌黑长发遮掩,但那被阳光打在地上的影子却还能显示出凹凸有致的图样。

    “这香气如此浓郁,此女一旦放开,怕不是对衬合传说中的如狼似虎,坐地吸土?”

    见此幕,袁晓峰心中顿觉一丝不寻常的情绪,狠狠朝自己大腿根部扭了一下,一咧嘴,方才把那恼人的旖旎念头死死按压了下去。

    心意微动。

    却见一道模糊的雪白身影,自袍服中飙射而出,旋转一下,一股暗劲极尽柔和之势,将周遭由她带来沁鼻芬芳的玫瑰花瓣洒在水中。

    一时间。

    花瓣妖娆舞落当空。

    魅惑身姿落水嬉愉。

    此刻看到那幕挡住光线,自成空间的法阵,袁晓峰倒有些不甚感觉讨厌,而是变得颇为感激了。

    至少,有此物在,自己内心不必在坐怀不乱和禽兽不如之间做决断,而这位蔡师姐,也能在保持自身清白和操守不受泄露玷污下,而成功助袁晓峰一臂之力,摆脱被操纵的命运了。

    两全其美。

    何乐而不为?

    哗啦啦。

    哗啦啦。

    久久未被清水洗涤,蔡师姐已经快忘掉这种逍遥自由的感觉了。

    蓝色的天空,红艳的水面,洁白的柔云,袅袅的和风。

    身处大自然怀抱,果然是要比自己孤身一人憋在那无趣而又苦闷的洞府中苦修,要舒服的多呢。

    许久未出来。

    连草都变得又高又绿了。

    恩?

    为何那块一人多高的山石,此时看起来也有点别样的风光,那石头的顶部轮廓,像极了传说中的袁师弟的那张脸呢。

    羞羞羞。

    要是被人知道了自己这般思春,那自己可真就糗大了。

    唉,或许真是应了那句老话。

    许久不见男人了,连一块石头在自己眼里都都这么眉清目秀。

    捧了一捧清水,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滴下,浑身毛孔都在畅快的打着颤,也不知是出于什么缘故,她居然鬼使神差一般,往那块表面长着苔藓,中间空洞,被风侵蚀不少的石头,看了好几眼。

    直到她那随意的眼光又一次收回,袁晓峰这才将提在嗓子眼的心脏落回了肚子里。

    “擦,我袁某人啥时候怂成这样了,我是来偷看别人洗澡的,为什么要整的这么被动呢?

    现在是我要偷看她,而不是被她剥光了扫描我,这么大个大男人,怕个毛啊!”

    想到自己都杵在这里这么久了。

    一直都还有点良知过度,迟迟迈不过心里那一关,去营造自己偷看别人洗澡的假象,反倒被人家逼得头头冷汗。

    袁晓峰突然心头一发狠,故意把一只左脚从石缝中钻了出去。

    与此同时,闭着眼睛,他嘴里故壮声势一样,底气不足的低声装作喃昵:“真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