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十八章 忽悠过头了……
    暗恋。

    怪不得。

    怪不得此人今天像是受了天大的凌辱一般,来到执法堂,悍不畏死的要状告袁晓峰!

    原来。

    是有着这番内情存在。

    身为男人,尤其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面前此人当时经历的苦楚,田构不必用心去想,自然也能感同身受。

    当着自己的面,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的男人下药偷看,而且一点反抗之力都还没有,这种痛苦,比切肤之痛都要痛上百倍吧?

    可恨对方还是天骄,还是高高在上,与他在两个阶层,身份浑然不同,被视为宗门最有可能百岁之前达到元婴境的天骄!

    他渐渐懂了面前这个男儿饱受折磨的心。

    与此同时,可能是他二者之间命运的对照反差太过明显,感慨之余,他的脑中也不由得闪过一丝对于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向往。

    身处执法堂,这里没有人情味,没有真情流露,终日只有铁律厉法,习得是攻击人的擒拿技法,练的是绝情欲的奉命行事。

    自己才二十一岁,正是花样的年龄。

    没有可以促膝长谈,交心酣饮的知己。

    至于那能在自己心智受到打击,给他安慰和温柔的另一半,更是成为了可望不可即的梦。

    哪个少年不怀春?

    凭什么。

    别人享受的一切,他田构都不能如愿享受。

    眼前这人,看上去可怜,但人家至少有暗恋别人的权利,不像自己这样,为缉拿正法而活,只懂得把情感藏在心里,不敢表达流露,成天像个行尸走肉一般。

    身处这执法堂,难道真的是要把他爱人和被爱的权利都剥夺的干干净净么?

    闭上眼睛去想。

    在别人成双入对,操办婚宴的时候,自己还是形单影只,茕茕孑立,孤身一人,当别人受了伤之后有佳人做坚实后盾,给予温柔治疗,重新恢复斗志,而自己却只能咬牙一遍遍扛过所有难关,默默在心中黯然失落。

    这种生活,着实也太可怕了点。

    不!

    不能!

    眼前这个卑微如草芥的少年,尚还敢朝着身份地位凌驾于他头顶的天之骄子发出抗议,那自己,又有什么理由,不去为自由和理想争取一番呢?

    若说刚刚酒醒之后,放浪形骸与抗争心理被现实又打压的缩水了不少,那么现在,在少年据理力争,不畏强权的激励下,他田构,隐藏在羸弱躯体之下的那颗热血之心,彻底澎湃了起来!

    至于那些明眼人一看就很容易看出来的破绽,此刻,在这番心境使然下,却被他自动屏蔽掉了。

    “兄弟,谢谢你……”

    “谢谢我?”

    听得对面之人冷不丁的从嘴里吐出奇怪字样,袁晓峰颇为郁闷的挠了挠头。

    “是啊,谢谢你,让我明白了,一个人,该有捍卫自己人生幸福的权利……”

    捍卫人生幸福的权利?

    啥意思啊?

    怎么说的这么玄奥高深?

    大哥,拜托啊,好不容易找见你这么一个刚正不阿的好人,你可不能让我再失望了啊。

    先不说别的人生幸福还是什么的,明儿个我就要倒霉了,求求你,抓紧时间现在帮我把举报自己的这件事情办了吧。

    心里发着无声的牢骚,袁晓峰盯着身前不远处的田构,急不可耐的舔着嘴唇,双手交叠在胸前,一阵抓挠。

    “那……那个,师兄,求您帮我伸张正义,万万不能让这个浪得虚名的家伙逍遥法外……”

    话还没说完。

    却就在此时。

    只见先前脸上露出灿烂笑容的田构,突然脸色变得阴沉,冷哼一声后,整个人的气势就如同突然解除了封禁,立刻就变得崛起!

    “刚才只顾着问你事情的详细情况,却还未知晓你的姓名。不知,这位兄弟的名讳是……”

    “额……师兄……我……我不敢说……我怕有人打击报复……”

    袁晓峰怯生生的说道,装出一副弱小懦弱的样子。

    实则,他是准备的不充分,把面容和服饰换做了另一个人,而名字,却是被他忘在了脑后。

    此刻猝不及防被人问起,思来想去,也只好用这等蹩脚的理由来搪塞了。

    可他却是没料到。

    他越是表现得这般唯唯诺诺,田构那早已冲破束缚的正义感,瞬间就变得爆棚!

    哼!

    天骄很强么?

    天骄就可以为非作歹而不付出代价么?

    你以为,是个人就会惧怕你半步元婴的修为和本事么?

    反正也要离开执法堂了,临走之前,就让我最后再为那些底层师兄弟主持一次公道吧!

    今日,若是别人接待此事,也就罢了,但叫我田构恰巧碰到,即便你是天骄,我也定禀不饶!

    一把揽住袁晓峰的肩膀,只见田构双目直视苍穹,身上流淌出的正气凛然之意挡都挡不住,随着右手袖袍的挥荡而下,在他身前,一道无形的劲气,立即就发出一声刺耳欲聋的音爆!

    “打击报复?就凭他也配?

    不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么?

    宗门长老奉他为天骄,我看纯粹是被猪油蒙了心!

    兄弟,既然你如此惧怕他的银威,那,就将此事交给我好了……”

    说罢,再不管袁晓峰作何表情。

    下一瞬。

    竟是自顾自的从胸前那只小巧储物袋中,一掌捞出了一只黄铜色的圆锣!

    不由分说。

    一道禀告的冰冷声音传入其中。

    “禀队长,今夜田构当值,有特殊情况发生。

    据查,琉璃峰之主袁晓峰,罔顾天骄之名,于赤桃坞中用药迷尖女子一名,手段凶残,令人发指,是否需要禀告堂主做进一步准备,还请队长指示……”

    迷尖?

    我套你个猴子!

    老子啥时候承认自己迷尖别人了?

    通传归通传,禀告归禀告,你可不能胡乱加自己的想想进去啊,我是正人君子,说我偷看别人洗澡已经够过分了,迷尖,这特么简直是在玷污我的人格!

    刚刚袁晓峰由于急着告知实情,故而对田构所说的话,并未字斟句酌,声声在意。

    可现在不同。

    现在他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去看田构如何向上级禀告。

    这一看一听,顿时激出一身冷汗,当即就察觉了不对!

    “喂,这位师兄,我似乎没跟你说过袁晓峰玷污了那女的的清白吧,他只是偷看对方洗澡啊……”

    呵。

    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

    听到这句话,田构嘴角勾起一团冷笑。

    从执法堂走之前,我也做不了什么了。

    但愿,能以这微不足道的力量,帮助你去为心爱之人讨个公道吧!

    袁晓峰是天骄不假,他也的确地位尊崇,只凭此事想叫他栽跟头的确不可能,但,让他吃点苦头,却还是做得到的!

    信不信我由你。

    我田构做人做事讲究无愧于心。

    我主意已定,你便是出言试探我,我也断然不会中了你的招数!

    心里这般想着。

    对于袁晓峰略显急促的语气,他充耳未闻。

    声音传入铜锣已过十息,尚未得到回应之后,他额头暴起几根青筋,紧接着,便催动滚滚灵气再度禀告起来!

    “队长队长,我是田构,今夜有大事发生。袁晓峰仗势欺人,玷污女修,手段凶残,有损天骄威名,更有负掌门圣恩,如此恶事,如此丧心病狂之人,还请队长尽早决断,允许我向堂主通禀!”

    这一次。

    袁晓峰是真慌了。

    靠!

    这家伙不会真这么直吧?

    该死的。

    早知道结局会是这样,老子当初就不该装的那么凄惨!

    完了完了!

    现在可如何是好?

    忽悠来忽悠去,这家伙被我忽悠过头了,这可怎么办?

    我是想脱离这个沉重的名头不假,但我在这宗门之内,却还是要靠这张帅脸做人啊……

    念及此处。

    袁晓峰完全不复刚才来时那般精神抖擞,而是刹那就跟被霜打过的柿子一样,蔫了下来。

    也是同一时间。

    居住在彩蝶峰的蔡师姐,刚刚才修炼完道法,此时正坐在柔软的蒲团上屏气吐息。

    一圈圈淡红色的灵气涟漪绕体盘旋,将她包裹其中,那双灵动的美眸中,正有精纯之意缓缓凝聚。

    忽然之间,从她那小巧的琼鼻上,却是不受控制的传来一阵痒意。

    “阿嚏……”

    一道打喷嚏声音,回荡在宽敞明亮,有芬芳香味袅袅升腾的洞府之中。

    “该死,怎么会突然之间打喷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