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十九章 堂前夜审
    原以为自己已经够一根筋了。

    可袁晓峰终究还是眼界浅了。

    跟田构比起来,他压根被甩的连人家的脚后跟都看不到。

    接下来的五分钟内,他不止一遍的解释了此事仅是偷看,至于后续情形如何,他不知道。但,结局注定是徒劳。

    他越解释,田构越不搭理他。

    到后来,看着田构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样子,他只能惺惺作罢,内心无奈喊出一句“随他吧”,继而,有些怅然的向森罗峰下山路上走去。

    而在他走后不到三十息。

    三个身着青黑,深蓝,赤红长袍,面色冷峻,胸口处分别纹绣着山川,长剑,火焰图纹的身影,自茫茫虚空中踏步而来。

    目光如鹰,来势汹汹。

    下一瞬。

    看准铜锣发出的声音,乃是自此处地上传来,一把兜起田构,如同老鹰抓小鸡一样,将之提到了高空云海之中,再也不见了踪影。

    ……

    执法堂内堂。

    寻常只有堂主与各大队长议事,亦或者是有内门长老前来座谈,才会出现此间。

    青钢淬炼而成,连做一体,厚达十寸的墙壁,幽光大放,置身其中,冰寒之意不由而生,浑身灵气运转速度都在大幅降低。

    地板光滑,纹络刻有法纹,完美包裹堂中所有动静气息,随光一照,正好将堂顶兽瞳怒睁,四蹄腾火,浑身鳞甲覆满祥云,口吐岩浆的火麒麟清晰的倒映在堂中四处。

    此刻。

    堂前三人成“品”字排列,将一人嶙峋身影包裹而进,三双眼睛各有神采,怒,静,哀,无声无息间,散出一股浩瀚恐怖的威压,令的那人头顶汗如雨下,忍不住身体弯弓。

    这种情况持续了整整百息。

    当得三人目光撤去,在堂中夜明珠的照耀下,呈现出各自的形容体貌,如同被围困的那人,这才如释重负,扑通一声趴在地上,而后呼哧呼哧开始大声喘动粗气。

    此人,乃是田构。

    “这便是碎凡境强者的灵魂碾压么?他们对付别人,不需动用术法,只要他们想,真的是可以做到一记眼神就镇压低阶修士魄散魂飞……

    执法堂堂主严松,身形高大,不动如松,身似铁塔,一双虎目不怒自威,身着黑色玄衣,上缀山岳之形,头顶束发飞翼冠,双手背在身后,隐隐从指间释放出淡淡雷光银芒。

    至于那太极阴阳图道袍上绣有火焰焰朵纹路,颜色是赤红之色者,却是千丹坊王春,此人不喜说话,热衷丹道,看上去颇具仙风道骨。

    深蓝缎袍,内裹一身劲装,头发随意披洒,胸口处缀着长剑图案的,正是田构的队长,葛昭。

    默然之间。

    葛昭率先开口。

    冷漠的声音,浑不似平日打招呼一般熟络,明显有一种生分。

    “田构,你知错了么?”

    田构一惊!

    心中回想起方才所做伸冤之举,渐渐明悟。

    好一个袁晓峰!

    竟如此的神通广大!

    我不过才禀告了情况,没想到队长与堂主竟同时来找我兴师问罪……

    事已至此,他已明白这三人抓自己来此的用意。

    明显是为了袒护袁晓峰,堵住自己这张嘴。

    唉,自己还是低估了执法堂对这家伙能量的忌惮啊。

    “知错?属下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

    “当真不知么?”

    葛昭又抛来一记似看透人心的眼神。

    “当真不知……”

    “好,既然你不知,那本座便提点你一下,此事袁晓峰有关……”

    “是因为今日状告天骄袁晓峰之事吧……”

    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

    田构心中如同掀起万丈狂澜,再也无法继续装傻充愣下去。

    “算你识相。田构啊田构,你要本座说你什么好呢?”

    听到田构主动说出此事,葛昭冷着的脸色忽而缓和了一下,暗暗松了一口气,劲装上绷着的幽芒随之消散。

    “你可知,那袁晓峰是什么身份?”

    身份?

    呵呵。

    就凭他的身份?

    如若猜想不错,此案,你们是畏惧他的背景,不敢查办吧?

    盯着眼前这个执法严明的上司,他生平第一次产生了失望情绪。

    “他是天骄,被誉为百年之前最可能进入元婴境界的天骄。明日之后,他或将成为内门登堂弟子……”

    他甚至听到了自己紧咬牙齿的声音。

    “我再问你,既是天骄,那你可知,站在他身后庇佑他的,不是他师父陆羽升,而是整个宗门,是掌门!”

    葛昭有些动容,说话间多了些恨铁不成钢。

    “这些,我知道……”

    田构拍拍身上的土,似对队长的话不再在意。

    这细小的动作,自是瞒不过堂前三人。见他起身,葛昭深吸一口气,语气再度冰冷。

    “既是知道,那你为何还要意气用事?状告天骄,你好大的胆子!”

    好大的胆子!

    如果说,刚刚被队长和堂主以威压镇压令的他有些迷茫错愕,那么现在,当揣测到这两人心意之后,以及听到那无情斥责话语,田构的内心对这执法堂仅存的一点希望,刹那就灰飞烟灭!

    他自额头流下的冷汗,汇入眼中,扎的他一阵刺痛。

    是啊。

    我的胆子的确不小。

    我敢为了正义公理,跟所谓的天骄叫板。

    可你们呢?

    你们平日里对这下属作威作福,为何遇到这种事,却怂的连谈都不敢谈了?

    这便是你们执法堂的外强中干么?

    这便是你们执法堂的欺善怕恶么?

    满心失望中,他不再保持低姿态,渐渐地,那杆腰杆开始绷成原来笔直模样。

    “天骄又如何?

    天骄就可以为所欲为?天骄就可以只手遮天?天骄就可以做任何事都不用付出代价?

    说我大胆也好,说我不听话也罢,我只知道,做人做事要对得起良心,身在执法堂,若我不能为他人证法理,不能除恶扬善,我想不到,在这里待着还有什么意义!”

    “大胆!你居然敢跟本座这样说话!”

    一记剑影奔出,砸在田构身上,瞬间将他击飞一丈之远。

    浑身剧痛,一口热血从双唇间飙射,骨骼咔吧咔吧似同断裂,田构再度跌回地面!

    却在此间。

    葛昭痛心疾首的声音响彻大堂。

    “田构,我对你很失望……

    自八年前堂主带你进入执法队,你纯良敦厚,本座自认未曾缺少过对你调教。但今日,你的表现,的的确确让我感到很失望……

    你口口声声说,今日袁晓峰迷尖了女子,那我问你,此女子姓甚名谁?

    办案拿人讲究证据,既然女方被侮辱,你何不见到此女,问清楚来龙去脉,收集了证据而后再来决策?

    袁晓峰这段时间的轶闻你也听了不少,非是亲眼所见,你怎知人家是对那女子下了药?万一是为其打通玄脉,又或者是在做其他推宫过血,疏导壁障之事,你岂不是冤枉了好人!

    你只知道做人做事要讲求公平法正,那你又知不知道,热血上头,也会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他是唯一一个不足二十岁便迈入辟丹境的天骄。

    你一个追查不好,甚至都有可能让我们执法堂为此而付出惨痛代价!

    你知道一个辟丹境修士报复起来,后果有多严重吗?

    今日,袁晓峰之事,明眼人一眼便能看出是有人刻意栽赃嫁祸,但为何你却看不出?

    一个连名字都不敢吐露的家伙,当真就值得你那么相信吗?!”

    愣神之间。

    堂主严松眼中也闪过一丝极为复杂的失望之色。

    “田构,你走吧。你不适合留在执法堂了。

    今日之事,本座希望你能就此收手,不要再继续执迷不悟,不然,出了事,我也保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