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二十七章 突破失败之谜!
    “你究竟是什么来历?”

    袁晓峰不是什么莽人,既然此刻那古怪镜子已然表现出示好之意,他自然不会为了刚刚的一点不愉快去继续彼此之间的闹剧。

    生而为人,这点雅量他自认还是有的,更何况,之前自己快要嗝屁时,的的确确是这镜子救了他。

    但性格好,不代表他愚蠢,该问的事情还是尽早弄清楚比较好。

    毕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完成自我进化,而且还无声无息丝毫没有引起动静,这镜子也未免有点太神通广大了。

    刚刚袁晓峰粗犷的一面,以及骂人不吐脏字的喷人功底,显然已是获得了这镜子极大的认同。此刻被他握住镜柄,镜子不再做丝毫的动弹,语气善意了好多,虽有油腔滑调,但给人感受,却是踏实了不少。

    “嘿嘿,本仙的来历?”

    “既然我是你这一世的主人,有些事,我想我也的确有知道的权利吧……”

    袁晓峰眼皮微动,心平气和的问道。

    下一秒。

    迎接的他的是浑不似方才的沧桑冷漠语调。

    “很抱歉,有些事,现在不能告诉你……”

    靠!

    这镜子搞什么?

    突然像个浪荡之人,突然又没个正经,现在,又拿出一种老成持重的样子?

    你特么是有人格分裂吧?

    听着这话,袁晓峰心头不免一惊。

    却在此时,镜子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轻叹一口气,语气有些寂寥。

    “你也莫要责怪本仙将此事瞒你。现在的你,实力的确是太弱了,凝气三层的实力,放在外面,大能之辈一个喷嚏都能打死你……

    有些事,过早告知你,对你无益,相反还会为你带来杀身之祸。

    等到你什么时候遁入辟丹境,有了些许自保之力,本仙自然是会将身世来历完完全全告知你。但现在,却是不行……”

    说完,似乎感应到袁晓峰疑窦心越来越重,继而再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吧小家伙,本仙在你身边待了已不下五年,若有心思想要害你,此刻你坟头草长得也有你高了。

    况且,凭本仙能在此空间之内将你起死回生的本事,本仙若想害你,你认为,你会有一点还手的能力么?”

    的确。

    凭这镜子的本事,要杀自己早就杀了,根本没有必要花费老大的气力来把自己救活,还牙尖嘴利的跟自己斗好大一会嘴。

    毕竟实力在那里放着,既能扛下碎凡巅峰的威压,要秒杀他,根本是信手拈来。

    可不是想害自己,还能有什么图谋呢?

    想到这,他沉声再问:“不是害我,那你为什么一直留在我身边……”

    这小子也太鸡贼了。

    这算是自食恶果么?

    挑了这么一个小子做主人……

    镜子说话语气明显顿了一顿。

    讪讪一笑后,继而才有些不好意思说道:“这些年,为什么你每一次突破凝气九层都会失败,难道你就真的没有认真去想过么?”

    似被一只大锤敲在头顶,袁晓峰如醍醐灌顶,瞬间明悟了一切!

    为什么凝气九层突破会失败?

    我套你个猴子!

    敢情,这一切都是你这个王八蛋搞的鬼!

    我丢啊!

    五年啊!

    五年时间,我突破了三次,每一次都必然会失败!

    就说为什么每次最后关头都会有一种难以持久,疲惫的不能继续令灵力澎湃的虚弱感,原来,一切都是被你吸收了!

    咬牙切齿的声音从他口中一字一句说出。

    “原!来!是!你!”

    本着心虚理亏在先,这一次,镜子十分反常的选择了干咳一笑掩去尴尬,态度十分良好的继续开口。

    “嘿嘿,此事……此事本仙的确有难言之隐……”

    “有难言之隐就可以吞噬我的灵气作为己用?就可以差一点摧毁我的道心?”

    袁晓峰不肯退让,怒声而道。

    “五年啊,你知道我这五年怎么过的么?每一次失败,我都会产生深度怀疑,那种焦虑,那种躁狂,要不是老子性格好,早就得了抑郁症了!

    修道之人,道心一旦崩溃,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可你不是扛过来了么?

    若非你能扛过来,你又有什么资格做本仙这一世的主人呢?”

    镜子不再一味的低声下气,而是颇为认真的反问。

    “再者说,你的灵气被吞噬,莫非你就单纯以为是一种损失,而非一种收获么?”

    信了你的鬼了!

    我都快被吸成人干了,还不是吃亏?

    袁晓峰脸上呈现怒色,皱起了眉头。

    “那这么说来,我还得要谢谢你了?”

    “哼,你小子如果仅仅是看到这么一点眼前的利益,那说明你根本不配成为强者!本仙问你,在这一次次煎熬中,你是否感受到自己的道心,在打磨历练下越发坚固,越发坚不可摧?

    本仙是吸了你五年的灵气不假,但为防你道心沉沦,不也是送了你三场惊天动地的异象么?”

    唇枪舌剑中,袁晓峰顿住了。

    “你的确令本仙挺满意的。换做常人,便是不被失败打败,在那种俗世给予的恶臭吹捧下,自然也会迷失自我。

    但你没有,你一直都在努力,一直都没有放弃。

    所以,你因此收获了相比突破而言,更有价值的东西。”

    “更有价值的东西?”

    袁晓峰心中不解,急声问道。

    相比那种一无所知的恐惧,此时,随着一个疑团露出谜底,他内心突然产生出极为通畅的踏实感。

    “小家伙,别装了。莫非,你没有发现,此次的硬抗威压,在获救之后,你的身体,仿佛被置身火炉中锻打,去除了不少杂质,连力量,也变得非比寻常了么?”

    镜子似乎在说一件极为了不起之事,说着,又将刚刚那股温度渗透在袁晓峰掌心。

    “你是说,若非我道心不被沉沦,压根得不到你的施救?也得不到这场造化?”

    自己的身体的确比之前要轻盈,有力了好多!

    心脏砰砰直跳下,袁晓峰舔着发干的嘴唇,语气变好了很多问道。

    “废话!你以为,谁也能被本仙这样的苍穹霸主淬炼体魄啊?

    你是牺牲了五年的时间和修为,但本仙保证,这一次的淬炼体魄,你将会受用终生!”

    说完,似乎颇为感慨,那镜子又以一种自己才能听清的声音喃喃自语。

    “唉,只是这躯体承受度实在太过有限,原以为能至少容纳三倍灵力,此刻,只是扩充了一倍……失败,真是失败……”

    “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袁晓峰再问。

    “这个你别管,至少,在那大唐皇宫之外,还没有人有资格入得了本仙法眼……”

    “那是元婴境?”

    熟悉的询问再度传来。

    “别废话了,这些疑惑,日后你自会一点点解开。而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

    镜子不知为何,突然极为不耐。

    “更重要的事?”

    袁晓峰咋舌。

    “对,更重要的事。方才为你淬炼体魄,五年来吸收你的灵气已经严重透支。本仙撑不了多久了,即将会陷入沉睡。

    接下来的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了。”

    声音未落。

    一声似先前进入宝鉴时听到的凶猛咆哮,再一次出现在这茫茫虚空之中!

    阵阵罡风如同刀锋一样划在脸上,火辣辣的疼。

    不消片刻。

    一只气息雄浑,充满煞气的巨大黑影,宛若天魔降世,瞬间落在袁晓峰面前。

    “小子,你很不错,居然能扛得住爷爷如此厉害的威压。

    不过,你的好运也仅限于此了,接下来,爷爷会让你明白什么是来自灵魂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