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二十八章 那头豹子
    一只纹络斑斓,蹄足宛若大鼎,下有灵气漩涡,眼神残忍,瞳孔幽蓝,周身环绕着三色云彩、口吐人言的巨型花豹!

    长约三丈,高约两米!

    脚踏虚空,缓步而来,它的眼中满满的都是高高在上的漠视,似自己在这片空间中掌握了决断生死,控制一切的绝对霸权!

    袁晓峰目瞪口呆中。

    这花豹已经探起暗含恐怖力量的趾爪,如同拍苍蝇一样,瞄准他所在的位置,一爪轻轻拍动了下去!

    空间塌陷,音爆如雷!

    一切,都是那么的举重若轻,一切,都是那么的轻描淡写!

    但一经发出。

    却又是那般的惊天动地,那般的惊世骇俗!

    一股强烈的危机,瞬间笼罩在袁晓峰心头!

    “凌空虚度,这特么是碎凡境才会有的本领!这,这头死豹子居然是碎凡境的妖兽!以蛮力崩灭空间,这至少是辟丹境才有的实力,怎么可能!”

    “这玩意是从哪来的,之前,我明明没有招惹过这般恐怖的存在啊……”

    “哼,你是没有,但,人家想要弄死你,似乎是人家的自由吧……

    本仙不信,你小子如此聪慧,会想不到这家伙是从何而来?”

    镜子躺在袁晓峰手中,有些虚弱,但仍然不免嘲讽的说道。

    “它为什么要弄死我,我跟它无冤无仇……”

    袁晓峰心急的快要从嘴里蹦出来,大脑似同一团浆糊,哪里还有半点正常思维?

    猛然间。

    当得看到豹子口中旋转凝聚的那口森然白雾,这才似乎想起了什么来!

    “这……这是……”

    “这是刚刚在我认输之后,将我扯进来的那股神秘力量!”

    “总算你小子不笨!咳咳……”

    镜子颇为欣慰的赞赏一句,而后,似有些撑之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二人的交谈,丝毫不影响此时局面的渐渐严峻。

    电光石火间!

    豹子獠牙在血口中划出令人惊心动魄的寒芒,眨眼之间,趾爪便接触到了袁晓峰的发丝!

    “嘿嘿,死吧……既然你敢主动挑衅宝鉴,就应该做好被灭杀,被崩溃修为,消散一切的准备!”

    盯着这该死的豹子。

    一股怒气从袁晓峰心头不由自主的喷涌而起!

    他不会忘记,就是这玩意,刚刚差一点把他弄死,差一点就叫他再也没有了重新崛起的机会!

    纵使自己已经认输,纵使自己已经不准备去逞强,但,它心肠歹毒,压根没准备让自己活着离开这里!

    饶是镜子里面的高人救了自己,此时,它却还不依不饶,与自己不死不休!

    自己有什么错?

    不就是想要洗刷天骄的名头,做回一个普通人么?

    以威压压我也就算了,现在,还来把我当软柿子捏?

    马勒戈壁的!

    如同被引线点燃了的火药,瞬间呈现崩灭一切之势,噌的爆发开来!

    “他吗的,刚刚,就是你这个死豹子,把老子扯进来的?”

    这一刻。

    尽管那趾爪已经划到了他额头上的汗毛。

    但不知为何。

    在这怒气的支配下。

    他内心先前浓郁的宛若实质,足够叫他被镇压的屁滚尿流的恐惧,全部消散一空!

    取而代之的。

    是一股子想要将其杀之而后快。

    一股子与其正面硬撼,纵使老子去死,你也落不了好的强烈报复情绪!

    因此刻手头没有趁手的兵器。

    那镜子被握在手心,本能之下,叫他当做了砖头一类型的打架工具,狠狠地砸击了出去!

    “死豹子!老子干你老母!”

    没有丝毫意外。

    那将镜子反扣,使之形成称手武器,狠狠抽出去的手掌,与那只轻轻压下的豹爪,重重地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

    一股滔天的气浪掀起!

    一阵恐怖的音波炸开!

    空间虽然茫茫无边,虚拟不似真实,一切物什皆是幻化而出,但饶是如此,此时在这接连不断的撞击轰炸下,还是直接塌陷了一般,露出星空一样漆黑的颜色!

    更是在这股可怕的威势下,地面能够站人的地方,干脆被砸出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连同袁晓峰之前踏上的双腿,此刻也彻底被深深掩埋了进去!

    光线昏暗。

    一切如同回到了混沌初开之时。

    “我是死了吗?这里就是地狱么?”

    袁晓峰摇一摇闷得发昏的脑袋,心里荡起一团苦笑。

    是啊。

    以自己不入流的实力,去与一个或许修为在辟丹境的怪兽去硬刚,可不就是灰飞烟灭了么?

    唉。

    可惜啊可惜。

    可惜了自己这副帅气逼人的身体,再也不能造福广大异性了。

    可惜了刚刚才弄清楚突破为什么会失败,体魄才被淬炼过的宝贵造化啊。

    一股浓郁的憾恨,让他五内俱焚,肝肠寸断。

    却就在他万念俱灰,真的以为自己置身阴曹地府的时候,一声鬼哭狼嚎般,重伤撞地的哀嚎,似平地炸响一声雷,直接将他从暗自感伤的状态里惊了出来!

    剧烈的光线将此地重新恢复光明。

    缓缓张开合拢的手指,一点点睁眼慢看。

    只见一只爪子折断,连同骨骼都露在皮肉外面的花豹,正如一座小山丘一样,满面悲戚,浑身颤抖,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此刻的它,浑不似之前那么嚣张跋扈,而是气息微弱了至少一半,由于过分疼痛,它的幽蓝瞳子里流出了点点泪光,更是在呼吸的口鼻间,那原来油光水亮的胡须都变得黯淡了颜色!

    再看自己,浑身上下,除了袖口处被震碎了几片布条,胳膊上有一点反震所带来的血线淤青,其他地方,完好无损!

    孰强孰弱,谁高谁低,谁胜谁败,一看便知!

    一股劫后余生的狂喜,出现在袁晓峰心头!

    “我……我打败了这头死豹子?

    不对,应该是这镜子里的高人打败的……”

    略显疲态的声音回荡在这片空间内。

    只是,再没有了刚刚镜子的那股阴阳怪调。

    镜面之上,再度变回了之前的锈迹斑斑,似乎,之前的一切光滑耀眼,色泽清透,都是一场大梦,并非真实存在。

    刚刚出现的喜悦,此时消失得干干净净。

    因为袁晓峰清楚的可以知晓,那镜子里面的强者,再度的陷入了沉睡。

    直至自己达到辟丹境界,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时间,他五味杂陈。

    论难过,是镜子叫他一连失败了五年,此刻它倒了霉,自己只能是释然,如何会有难过?

    但,为何,自己会有一种深深的不舍和惆怅呢?

    或许是因为它在自己面临绝境时,对自己施以援手,救了自己一命,而且把一切都告诉自己了吧?

    没有它。

    自己不可能在这头凶豹的凌辱下,存活下来。

    又或许是。

    自己才刚刚得到高人指点,还未崛起,还未变得强大,便再也没有了靠山。

    是啊。

    它的确像是害自己倒霉的灾星,但,某种程度上来说,却更像是一个舍生取义,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的恩人!

    抱着这镜子,他第一次由衷的将脸贴了上去,一股真情感动的情绪,缓缓流淌在心间。

    “日后,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了。”

    镜子临走之前那句话,如电影回放一样,一遍遍回荡在他脑海。

    品味着这句话。

    他闭目了好久。

    脸上的表情,也不断发生着巧妙的变化。

    一个时辰之后。

    当得外界所有人都为此刻宝鉴内的具体情形不知出于何故,而被自动屏蔽了的时候。

    袁晓峰那狭长的眸子,如一只酝酿着凶威的兽瞳,渐渐睁开了来。

    不远处,正是那不复碎凡期威压,如一只病猫躺在地上的花豹。

    “嘿嘿,刚刚就是你要弄死我的,对吧?”

    听到这一声。

    那豹子虚弱无力的身躯,不受控制的抖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