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三十章 我可是器灵!
    袁晓峰简直要乐疯了!

    原来,这镜子真的是一件不折不扣的法宝!

    大凡宝物,都是藏巧于拙!

    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了这句话的真实韵意!

    表面上看,这镜子破破烂烂,白给恐怕也没人要,但实际上,这家伙有直接将物体放大之功效,有堪堪逆天改命之大能!

    刚刚那豹子,客观的来评判,就凭袁晓峰现在的本事,就算冲上前去将之擂上千拳万拳,把自己手腕打折了,它都不一定有事。毕竟,原来真实实力停留在碎凡巅峰,肉体坚韧程度再差,也不可能被一个凝气期的小辈打倒。

    可现在。

    不一样了。

    凭着这镜子,袁晓峰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在镜子保存镜像的基础上,直接照了一下……

    而后,那豹子暗含恐怖肉身之力的右爪,竟直接被炸得崩溃爆炸开来!

    其间差距,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给袁晓峰造成的感觉,这镜子的威力,似乎比刚刚归于寂静的那位大能还要牛叉!

    此时。

    豹子已再没有丁点反抗之力。

    如果说刚刚在镜中镜灵的突然发难下,它被打得跌落了十分七八的实力,尚还有一点自保之力的话,那么现在,它是彻彻底底的心如死灰。

    它想不到面前这个毛头小子,为何年纪轻轻,竟然拥有如此令人恐惧的底牌!

    刚刚镜中那股存在,虽说气息充满古朴洪荒,但真实对自己造成的威胁尚还不致于致命。但现在不同,从这只映照自己模样的镜子上,它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一股随时都可以将自己灭杀在此的危机!

    那是灵魂深处摧枯拉朽般的碾压!

    它的修为,彻底跌在了凝气三层,并且短时间内运转灵气都困难,更别说恢复痊愈。

    面对这个人畜无害的小子,它第一次心里打起了哆嗦。

    它不再像刚才那样,还敢扯着嗓子表露自己肉体带来的锥心疼痛,而是用发红的眼睛盯着袁晓峰,将嗜血光芒压在了心底,对于那破损炸裂的爪子,它用舌头一遍遍舔舐着,实在不行,就用牙齿咬在伤口处!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方才此子对我动手想必也不是有着十成的把握,如今我虽重伤,但不可叫他瞧出端倪。

    一旦他离身出去,叫我休养个十月八月,届时,便是破开这群老乌龟的封印,我也要亲手将之灭杀!”

    心中这般安慰着自己,它不再对袁晓峰流露出浓烈的敌意,而是苟延残喘的趴卧在地上,像一只丧家之犬。

    但它终究还是小瞧袁晓峰了。

    两世为人,他善良,他敦厚,可不代表他愚蠢,他烂好人。

    之前测试之时,察觉不妙,他本来欲认输逃跑,但偏偏是这玩意,吸收了他一半的灵气不知见好就收,硬是把他拉进来,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

    对于这种“要命”仇人,这才刚刚打得它不敢伸爪子咬人,正是好好将之报复一番的时候,为何,自己要装什么圣母,放虎归山呢?

    盯着这只豹子,他手握铜镜,嘴角的玩味越来越浓。

    “你别过来哈,我可是这玄虚宝鉴的器灵,你敢对我下狠手,你会后悔的……”

    “啊打!”

    一声重重的擂鼓一样的声音砸在花豹身上,为了增加疼痛,袁晓峰把镜柄朝下!

    “嗷!疼!好疼啊!我是器灵!我特么是器灵!”

    豹爪无力的伸起,那豹子瑟瑟发抖朝袁晓峰示威般怒吼道。

    “器灵?贫僧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一声闷响从它身上绽放!

    “我可是器灵!”

    “雕虫小技竟敢班门弄斧,大威天龙!”

    “我是器灵……”

    “大罗法咒!”

    “我是器……”

    “般若诸佛!”

    闷声连连的拳打脚踢!

    灵气如同灰尘,每砸一下就会泛起一圈涟漪。

    “我是……”

    “般若巴嘛空!”

    直接揪住豹尾,狠狠在地上乱抽起来!

    “我……”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巴嘛空!”

    ……

    “也不知道小疯子现在怎么样了?为何这流光空间镜上,连玄虚宝鉴内里的情况,一丁点都显示不出来了?”

    袁晓峰并不知道,在他感受到自己宛若重生一样,整具身躯焕然一新之时,外界的一切窥视和光影呈现,都被直接屏蔽掉了。

    流光空间镜,早已变成了一片模糊,上面的流畅弧面叫打磨的沙涩不堪。

    许久看不到自己门下的独苗,陆羽升一改之前臭屁得瑟的风范,整个人心神不宁,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原地不停开始踱步。

    与他一样心思的人,还有不少。

    看着这不肯显示画面的光镜,执法堂堂主严松的脸色也隐隐有些阴郁。

    钱程。

    小六子。

    诸多内心早已将袁晓峰视为从苦陀峰走出的第一人,第一天骄,精神领袖,此刻也为他暗暗捏了一把汗。

    “六儿,你说袁师弟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按照他的实力,碎凡境肯定也奈何不了他吧?”

    “应该吧。毕竟袁师弟的修为可不是盖的……”

    更是在人山人海之中,有着一道紧张担忧的美目,露出淡淡的不安,那是彩蝶峰人群簇拥的蔡师姐。

    “袁师弟,你乃人中之龙。此次测试,你一定要扛过去啊……”

    掌门倒是看起来颇显淡定,任由头上金丝束发带随风飘舞,巍然不动。只是,谁也不知道,他的掌心,已经是有一滴滴细汗了。

    “大家莫要担心,凭晓峰的本事,即便不能扛过测试,但想要全身而退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

    此刻距他进去已过去三个时辰,若再有半个时辰他还未能安然走出。到时,本座自会亲自出手将这幻境破除……”

    听到这句话,窃窃私语的众人,方才像吃下了一颗定心丸,慢慢安静下来。

    “小疯子(袁师弟),你可不要让大伙失望啊……”

    ……

    从空间之内的动静来看。

    外面众人的担忧,明显是有些多虑了。

    此刻,在袁晓峰的暴力收拾下,那豹子本就奄奄一息的气息,直接变得气若游丝。

    睁的铜铃大的蓝色幽瞳,干脆也眯成一条线。

    由先前的根根须发乍立,到如今袁晓峰的双手任意揉捏在上面,没有反应发出,不用想也知道,这豹子,究竟遭遇了何种折磨。

    若不是胸口处的几缕银色毛发还闪烁着星光,叫人看见,当做它死了都不是没有可能。

    这玩意的手感就是好啊。

    怪不得古代这么多王侯大臣,都喜欢将狩猎之后的兽皮做成毛毯呢。

    啧啧。

    如果可以的话,将这玩意的毛扒下来做个屁垫,那么冬天上茅房,也就不用担心着凉了。

    抚摸着如水一样顺滑的豹皮,袁晓峰颇为惬意的捏了捏豹子耷拉下来的胡须。

    “刚刚,你跟我说,你是什么来着?”

    “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豹子眼皮抖了一下,牙齿都在战栗。

    “器灵是吧?”

    袁晓峰试探的问了问。

    “是……哦,不是!不是!你听错了……”

    豹子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生怕袁晓峰一个喜怒无常,再对它来一顿暴风骤雨。

    “那,你不是器灵?”

    “不……我不是……”

    花豹有气无力的回应,牙齿紧紧咬着下颚,生怕自己肚子里翻滚的热血喷涌上来。

    “既然不是,那你刚刚是在诳我了?”

    袁晓峰冷笑。

    豹子一听这话,浑身疙瘩都起来了,通体遍寒!

    “没……没有!我的确是器灵!”

    “哦?前言不搭后语,先前是,现在又不是,难不成,你认为我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指鹿为马,逼良为昌?”

    袁晓峰说话声音更冷,如同冰水兜头扣下。

    “没,没有!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嘿嘿,像你这种老实人,我已经有几百年没有见到了。瞧瞧,你这风度,你这做派,你这行事,一看就是正人君子……

    本豹最喜欢和老实人交朋友了……”

    豹子虚伪的声音说的自己都快吐了,努力忍着眼里的酸涩不让它挥发出来。

    “哦?”

    袁晓峰抬起了眼皮,似突然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你……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哈……”

    “别怕,我不会乱来的……就是听你说,你想跟我交朋友?”

    听到交朋友这三个字,豹子这才暗暗吐了一口气。

    饶是如此,说话还是不大顺溜。

    “是……是呀……”

    “好!既然你堂堂器灵要跟我交朋友,那我这个凡人一再端着架子,未免显得也有点太不是抬举了。

    这样吧,咱俩以朋友相交,我年纪比你小,但长得比你帅,你就勉为其难叫我一声峰哥,如何?”

    屈辱啊!

    屈辱啊!

    小子你等着!

    总有一天,我要把你脑袋扭下来!

    豹子内心无声嘶吼道。

    “怎么,不愿意?那我再教你一套大威天龙拳法如何?”

    袁晓峰似调侃又似玩笑的话语传来。

    “不……不……哪里不愿,本豹受宠若惊。不就是峰……峰哥么,我……我叫!我叫就是了!”

    “你的诚意不够啊……”

    袁晓峰拿起拳头,随意抠了抠指甲,发出咔咔的声音。

    “哪里不够了……”

    豹子甚至出现了哭腔。

    “要想让我觉得你诚意足够,我希望,你能当着我这个大哥的面,以这魂玉做证,发下道誓如何?

    魂玉所载,若你有一日违背今日结拜誓言,那必受天雷轰击,万火烹杀之煎熬,如何?”

    袁晓峰话语里出现一股斩钉截铁,不容反驳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