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三十一章 可我原来也不是碎凡境啊(感谢飞上云霄吧再次出手打赏!)
    魂玉的威力,这个存在了上千年的器灵哪里会不知道?

    配合着道誓,融入一点本源魂力作为质押,一旦违背,寄魂者届时将会受到冥冥中天道之力极为严重的惩罚!

    说的轻了,修行受阻,道心崩溃,说的重了,一生沦落为废物,抑或身死魂消!

    当初老祖带着玄虚宝鉴建山立派之时,就曾有一名魔宗长老在开宗大典上寻衅滋事,被老祖直接镇压囚禁天牢之中。本着初立门派,当以和为贵的原则,老祖在收到魔门宗主的亲笔致歉信后,心思一转,准备将此人放掉。

    但放掉之时,却留了个心思,逼其发下道誓,日后不准踏入玄虚宗方圆千里。

    只是,后来那魔宗长老太不把道誓当一回事,又一次坏了规矩。

    也是那一次,花豹见到了在老祖催动下,这魂玉所引发的天道之力究竟有多恐怖。

    堂堂辟丹境的实力,体内已凝聚出杂丹,活生生受了一十二道天雷,被劈的灰飞烟灭!

    当时惨烈的景象,至今想起来都令它毛骨悚然,一阵后怕。

    对于修真界的修士而言,这东西可比一颗毒药可怕的太多!

    中了毒起码有自己去寻找解药医治痊愈的自由,但一旦发下道誓,那可就等于将自己的性命,交在别人的手中了!

    几乎是听到袁晓峰说起魂玉立誓的一刹那,豹子一颗心脏直接揪紧了起来。

    方才那小子的暴揍手段,它只以为是年少热血,可如今的这番心计,却叫它有一种发自灵魂的畏寒!

    “道……道誓?”

    “恩……”

    袁晓峰料定对方会这样惊讶,气定神闲的说道。

    “可这道誓一旦立下,本豹的生死,就完全不属于自己掌控了呀……

    峰……峰……峰哥,咱俩不是拜了把子的好兄弟么,如此算计,不合规矩吧……”

    豹子几乎是用诌媚讨好的语气在哀求。

    “恩?你是怕我这个好大哥对你暗下毒手?”

    袁晓峰剑眉倒立,脸上浮现怒容。

    “不……不是……只是,小弟我在这宝鉴中待了也不下千年,一时之间被控制,实在不习惯……”

    豹子愁眉苦脸,胡须都要耷拉在地上了。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此刻先将我稳住,待你恢复了实力,破开空间封禁,而后好对我报仇雪恨,是也不是?”

    豹子浑身血液都仿佛被冻结!

    “你也不用把我当三岁小孩,你的话,在我这里算不得数,唯有立下道誓,方才能具备一点可信程度。

    另外,我袁某人可跟你这只死豹子不一样,只要你日后能老老实实待在宝鉴内,不去找我报仇,这魂玉,我断然不会主动催发……”

    袁晓峰十分不屑的瞄了豹子一眼,储物袋中,一只暗红色,如同凝结了一丝血浆的拇指玉块悠悠飘荡而出。

    “能不能不发誓……”

    “不能!除非,你想让我用这镜子把你炸个粉身碎骨!现在死,还是以后表现的好一点,继续活着,你自己选!

    顺便提醒你一句,我的耐心可是很有限的,还请你不要一再去挑战它。我数十个数,若你还在犹豫,那到时候,可就别怪我这当大哥的不讲情面了……”

    “峰哥!”

    豹子眼前一阵眩晕,脑袋都不是自己的了。

    迎接他的是不容反抗的铁血!

    “十!”

    “大哥……”

    “八!”

    嫌豹子啰嗦,袁晓峰直接跳着开始倒计时,与此同时,手里的镜子也直接拿起来,看样子就要翻过镜面,照在豹子身上!

    “哥!”

    “五!”

    “我求你不要这样……”

    “二!”

    “……”

    “一!”

    “好,我发!”

    狠狠咬了咬牙,在生死之间快速做了抉择,豹子心如死灰。

    接下来,在袁晓峰罗里吧嗦的前提条件,和种种不平等约束下,豹子颤着声音,委曲求全的将魂力渗入了魂玉当中。

    ……

    半柱香后。

    当得外界之人等的极为不耐烦,甚至有人看着什么都显示不出的流光镜暗暗替袁晓峰捏冷汗的时候。

    随着一声如同鸡蛋破壳的咔嚓声响起。

    不知究竟是黑还是白的玄虚宝鉴,突然仿佛失去了生命力,直接从半空中急速坠下,如同一颗流星。

    片刻后。

    一团混沌云雾散开。

    一道“破衣烂衫”,浑身狼狈的少年身影,捂着嘴巴咳嗽着慢步行来。

    一看这态势。

    众人心头忍不住升起一团不妙。

    “袁师弟……你可算是出来了,害我们大家担心死了。测试的如何了?通过没有?”

    “晓峰,你终于出来了……”

    “小疯子,你没事吧?”

    饶是袁晓峰已经做好了被别人问东问西的准备,但一时之间面对如此多的关心和询问,还是令得他悬丹般的鼻子不由得一阵发酸。

    唉。

    真的不告诉他们实情么?

    好像有点不道德啊。

    可告诉他们又怎么样,自己终究是修为太低,离他们脑补的境界还差好大一截啊!

    虽说收了个器灵当小弟,但,毕竟不是凭真本事得来。

    算了。

    还不如做个普通人,好好修炼,难得清静。

    自己本就是个水货天骄,至于那真天骄的名头,还是让给有才之士吧。

    打定了主意,袁晓峰这才慢吞吞的表现出一副失望透顶的模样。

    “唉,别提了……我……我给宗门丢脸了……”

    嗡!

    七嘴八舌的人们仿佛挨了一闷锤,脑子发闷,统统错愕不堪。

    只见钱程他们满眼难以置信,双手都被捏的泛起惨白。

    “不……不能吧?真的失败了么……你可是宗门第一天骄啊……”

    纵使之前已经稍微往那方面想了想,算是有了一点心理准备。

    但一听到这个消息,还是难免有一种窒息感。

    “唉……”

    解释的太多还不如不解释。

    既然决定了走这一步,自己还是要铁下心肠才行。

    袁晓峰摇头晃脑,轻叹一声,不做其他回答。

    “晓峰……你……你这是……”

    陆羽升眼里泛起了泪花,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心疼与憾恨。

    就在他动用灵力对衣衫褴褛的弟子,进行简易的测试下。

    他猛然发现。

    袁晓峰身上那股凝气境的气息变得真实无比,不再像以前那样,一旦有人去感知,便会自动散出一种类似于防护的抵御力量。

    自己这个徒弟,这一次,似乎真的是退回原来的凝气境了!

    “唉,师父,我已经配不上天骄这个名头了,让您老和众多前辈失望了……”

    袁晓峰内心窃喜,表面上微微闭合双眼,显出一点薄凉。

    “凝气三层!我的宝贝徒儿,如何会变成凝气三层!不就测试了一次么,扛不过威压,受伤了我还能理解,可修为跌退,这怎么可能发生在他身上啊!”

    陆羽升的心都要碎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一听这话,所有之前对袁晓峰进行过实力探测的长老,还有一两位掌座,此刻都用一种见了鬼的眼神盯在他身上。

    一道道五颜六色的轻柔匹练宛若灵蛇,嘶嘶在他周身环绕。

    片刻后。

    一阵阵哀叹惋惜之音此起彼伏!

    “果然,此子实力大跌,再不复之前碎凡境的实力了!”

    “这该死的玄虚宝鉴究竟做了什么!之前虽说会施加威压给应试者,但吞噬灵气之事,从未做的像今日这般过分啊!怎么回事!一切究竟怎么回事!”

    连长老都尚且面露戚色,更别提那些早已把袁晓峰供在心里神位上的弟子们了。

    他们一个个如遭雷击,双肩有颤抖的,有捂嘴说不出话的,还有双目发红的。

    种种情态,不一而足。

    “袁师弟……原来真的……真的失败了……”

    “像他这种好人,为何也会失败……”

    一时间,这座宽阔辽广的大殿,被一片悲伤难过的气氛所充斥。

    看到这一幕,袁晓峰心里也升起阵阵不忍。

    唉。

    这群人对自己期望太高了。

    早些让他们认清现实也好。

    可话是这样说,但真要他硬着心肠去听人们为自己的失败而惆怅,他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思来想去。

    经过好一番思想斗争。

    他决定,将之前众人误会他修为一事,四四六六的说个清楚。

    不大会。

    一阵清理嗓子后的磁性低音响起。

    “大伙为我难过,这一点的确让我十分感动。但,也正是这样,让我充满谎言的内心,感到十分的惭愧。

    今天,当着这么多兄弟姐妹和宗门高层的面,我觉得,是时候把以前的事情都交代个清楚了!

    什么面子不面子的,我摊牌了!

    在你们面前站着的这个少年,虽说他长得比一般人要好一点,但他骨子里,确实是个废柴无疑。

    五年时间,我突破了三次,也失败了三次,说出来大伙不信,每一次我失败,都会从凝气九层跌回凝气一层。

    今日在进去宝鉴之前,我才刚刚突破了凝气二层不久。大家都以为我是进去之后被那器灵吞噬了灵气,可你们压根不知道,原来我也没有达到碎凡境界啊!”

    如连珠炮弹一样把心里话说了个清楚,袁晓峰心里舒服多了。

    “好了,我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大家可以开骂了……”

    将身子站的十分板正,袁晓峰做好了迎接一切唾弃谩骂的准备。

    这些年,自己被人脑补的够多了。

    既然今天露馅了,索性也就一下子解决掉吧。

    如同慷慨赴义的勇士一样,他脸上写满了从容就义的悍不畏死。

    人群突然安静下来,用一种看着怪兽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骂吧,骂吧,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但愿今日骂完之后,大家能够不再为我这个废柴而难过!

    袁晓峰心头一狠,眼睛也随之闭合。

    一息。

    两息。

    三十息。

    五十息。

    时间在指缝中不觉流走。

    想象中的声音却迟迟未曾发生。

    直到第一百息。

    这才有了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

    不过,这声音明显不是袁晓峰不愿听到而又不得不去接受的那一种。

    只见,钱程从人群中跳脚大骂起来。

    “都是那个天杀的狗贼害的!要不是他半夜去森罗峰诬告,袁师弟用得着凭借这玄虚宝鉴来正名么?

    如果不去玄虚宝鉴里,他能实力跌的这么厉害么?

    为了不让大家难过,他连这种贬低自己的谎话都说出来了!

    瞧瞧,多好的人啊!被这狗贼都逼成啥样了!”

    这一刻。

    在场之人,包括宗门高层,所有怨愤不满的情绪,都似乎找见了最好的宣泄口。

    只见他们眼前一亮。

    随着一团灵气光幕的形成,那日,袁晓峰乔装打扮那人的面容,缓缓浮现而来。

    袁晓峰忍不住激起一身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