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三十九章 不敲他点竹杠,你良心不痛吗?
    看袁晓峰被震惊的如同泥塑木雕,手上凝聚的灵法攻击消散了不少,浑身暴躁的气息逐渐平复下来,刚刚声情并茂演讲一番,就差流泪与其相认的韩长老,一颗飘在半空中的心,总才算是有了依托。

    脸上恢复了镇定神色,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终于是把这个小煞星暂时稳住了。

    不容易啊。

    平日里,以他堂堂草木园主人的身份去示人,恐怕人们忙着去与之结交,巴结他都来不及,便是有事相求,恐怕也没有谁敢不卖他面子。

    但今日,老天似乎不怎么开眼,竟是派了这么一个宁折不弯的愣头青来与他作对。

    若这家伙寻常普通倒也罢了,偏偏他手里培育出了令自己朝思暮想,几近勾的人神魂颠倒的变异药草,这就让事情变得有些棘手了。

    也幸亏是他急中生智,如若不然,就算这小子现在毁灭不了灵芝草,也得与自己彻底反目成仇,甚至血光相见了吧?

    万一一个不小心,招惹这小子以死相逼,那到时候,便是他再不愿意将灵芝仙草交出,恐怕也由不得他说不了。

    我是你韩师叔……

    想到这六个字,他那被灵药滋补极好,红光满面,额头“三”形深纹印刻的脸庞,蓦地忍不住涌上一团自嘲。

    这几十年来不曾拉下来的老脸,终究还是在这株灵芝草面前低下了头啊。

    只是。

    如此情形,逗留在周遭的十数位弟子却是不知。

    韩长老此人崖岸高峻,不苟言笑,宗门内从来就没有流传过关于他的任何轶闻趣事,所以,在所有弟子心里,这家伙除了不好惹,还是一个属于先天失笑的人物。

    既是这种一本正经,不会谈笑的家伙,又怎么会信口胡来呢?

    更何况,之前他对于袁晓峰的表现,完全是要将之绳之以法的冷酷姿态啊!

    此时的热情熟络,和颜悦色,欣喜若狂,与刚才完全是冰火两重天,若说他俩没有亲密关系,不是老早就相识,那才是真见了鬼呢!

    结合种种迹象来看。

    袁晓峰这家伙是韩千山的师侄一事,铁证无疑了!

    此刻念叨的袁晓峰这三个字多了,突然,他们脑海中不禁闪现出一团笔线恍惚的水墨画卷来。

    “袁……晓……峰……袁晓峰……袁晓峰!嘶!难道说,这家伙就是前段时间被人传的沸沸扬扬,突破时连续带来三场异象的第一天骄,袁晓峰?”

    “喂王兄,你有没有觉得这家伙跟之前咱们在异录人推销的范本上见过的那位袁师弟,长相颇为神似啊……”

    “你不说我不觉得,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像啊,的确是很像。你的意思是……”

    “不错,这家伙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天骄袁晓峰了。你想想,如果不是惊采绝艳之辈,敢底气这么足,不看日子就来这草木园卖药,无视韩长老威压率性而为?

    如果不是身份尊贵之人,他能培育出如此骇人听闻的灵株来?”

    最先回神的俩人,嘴里念叨着袁晓峰的名字,突然,两人面面相觑,一齐露出狂热的倾慕情绪来!

    被他俩这么一说,其他人也当即浮想联翩。

    片刻后。

    涌现出一阵阵激动的声音来。

    “此人,此人就是袁师弟?怪不得看上去那般俊朗。听师兄弟们说,这家伙的天赋恐怖得很,若非被玄虚宝鉴奇灵吸了灵韵,恐怕此时,韩长老的修为与他相比恐怕都望尘莫及!”

    “照这么说来,袁师弟此次前来,应该是真的来换取灵石了?想来也是,像他这种天骄,手里肯定有着被宗门赐下的无数灵丹妙药,灵株仙草,只要他想,随便拿一株出来换钱,不是很简单的事么?”

    “可你们没发现么,他的气息真的是在凝气三层。既然他来此处售卖草药,那就说明,他已经是走到了山穷水尽的路途了。要不是这样,你说说哪个天骄愿意放下身段来这里迈出自己的收藏?而且这株灵芝草,一看就是绝品宝物……”

    “唉,可惜,可惜……凝气三层再要回到之前那种状态,恐怕难于登天了……”

    悉悉索索的讨论声一阵高过一阵。

    讨论他那辉煌璀璨的过往者有之。

    叹息他沦为常人者有之。

    也是在此间。

    袁晓峰才算是控制住了自己险些失去清智的情绪。

    此时,他已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望着韩长老,他不知该是气愤还是好笑。

    这灵芝草的吸引力就这么大?

    他可是堂堂一谷之主,掌控全宗所有药脉资源啊。

    刚刚还倨傲冷血,现在就这般极力讨好了?

    还我是你袁师叔,师叔你妹啊!

    说的跟真的一样。

    嘿。

    要不是老子是穿越过来的,你这一副深情演绎,我就还真信了!

    玄武湖畔的糖葫芦。

    小时候抱你的中年道人。

    老东西,挺花里胡哨的啊。

    咋不说你是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呢?

    其实这些。

    还都是小事。

    袁晓峰至少能够理解,这老家伙是为了让自己震惊,从而产生一种似是而非之感,产生一种韩千山真的与自己有渊源的错觉。

    最令他无语的是这个老东西。

    居然不知羞耻。

    说出记得自己屁股下面有一块拳头大小的胎记。

    我丢。

    这已经不能再算是老谋深算了吧?

    这应该是腹黑的无以复加了吧?

    前两个事情自己倒是好应对,大可以说不记得,但是这件事,应该怎么应对啊,谁能告诉他,除了真的默认,他还能怎么应对?

    总不能意气用事说,我屁股上没有印记吧?

    既然敢胡诌,这老家伙肯定有了万全之策了。

    想想也会是这样一幅图景。

    自己:“韩长老,你别胡说八道了,我与你素未相识,你不必胡说八道蛊惑人心……”

    韩千山:“蛊惑人心?可老夫真是你师叔啊,如若不然,我怎会知道你屁股下面有一块胎记?

    我知道你是在害羞,但事实胜于雄辩,你若一再不承认也可以,只要你敢脱下裤子来让我看看有没有胎记,届时,一切真相水落石出!”

    绝对是个老阴比了。

    默然无言中。

    韩长老似乎瞧出了袁晓峰不会再跟自己负隅顽抗,下一刻,就在袁晓峰犹豫该怎么应答时,他伸出手掌,直接朝袁晓峰肩膀上搭了过来。

    “晓峰啊,今日之事都是误会,你看,既然此时你我叔侄二人已经相认,不如,此事就此翻篇,你我好好坐下来叙一叙旧,如何?”

    也是在韩千山厚着脸皮用慈眉善目软化袁晓峰决心之时。

    一道红彤彤,略显小巧精致的道袍凭空显化而出,化作了一个瓷娃娃般,唇红齿白,梳着两只冲天髻发型的小童模样。

    正是一路跟着袁晓峰进入这草木园的看门道童!

    感受着老家伙的不怀好意,他看不惯一般冷哼一声,莲藕粗细般的小臂抓住袁晓峰的手掌,很快就把一声提示传送过来。

    “哼,袁晓峰,没想到你挺拽的嘛!我褚三儿居然看走了眼,没认出你这般有种。

    他既然认出你这个师侄,你还愣着干嘛?不敲他一点竹杠,你良心不痛吗?”

    话语中。

    师侄两个字,特意加重了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