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四十一章 出乎意外的补偿
    “噗嗤……”

    心窍玲珑的禇三儿一听这话,当即就忍不住捂嘴轻笑起来。

    自己不过是提醒了一下这个家伙要记得找韩老头敲竹杠,哪想到他这么上道,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给韩老头下了绊子。

    平日里韩老头凶神恶煞不给自己好脸子看,如今有人能替他禇三儿出口恶气,真叫他浑身轻飘飘的舒服的紧啊。

    甭管一百块灵石的事情是真是假,是多是少,只要能让这老家伙吃瘪,他禇三儿心里就高兴。

    看向袁晓峰的眼神里,此时比先前的认可,又多了一点难以名状的同辈之间的欣赏。

    果然,下一瞬。

    韩千山脸绿了,面皮瞬间一抖。

    “什……什么青冥剑,什么一百块灵石?”

    别看他成天售卖药草,数灵石的时候很爽快,但要他往外掏腰包的时候,那可就跟要他老命一样艰难了。

    照看着这么大一片药谷,除去药童打理的普通品种,剩下的上品灵草全靠他一人打理,为追求品质和尺寸,他有的时候会偷偷把灵石研碎,混入土壤中,以期起到极大滋补效用。

    试想一下,此片山谷,内里所种灵草,恐怕不下数十万种,便是上品灵草不多,起码也有几千上万种,每一种就算一个月用一块灵石,一年下来,他所消耗的数量也将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更何况有些极品草药,虽未变异,但所需灵气能源极为庞大,一天消耗百块灵石也不是没有可能。这种情况下,便是他有心想大方也大方不起来啊。

    为求细水长流,他只好把灵石的支出都控制在一个极为苛刻的范围内。

    此刻一听一百块灵石,牙都有些疼的歪了。

    “韩老头,你耳朵里是塞鸡毛了么?袁晓峰说,当初为了入门,将你师兄留给他的遗物抵押灵石,这才走后门进来的。

    身为长辈,你师侄有难,你难道不愿意帮忙?更何况,那可是你师兄的东西。刚刚泪流的跟真的一样,怎么的,现在一谈到钱,就有些不愿意搭茬了?

    一百块灵石,对你来说,很难拿出么?”

    禇三儿早就想为袁晓峰打助攻了。

    现在一看这老家伙一副肉痛模样,哪还有不仗义出手之理?

    当下就是一顿毫不留情面的批判。

    听的袁晓峰不免心惊肉跳,对这个面皮白净的小娃娃身世来历,更为好奇起来。

    这家伙未免也有些太牛叉了吧?

    一个看门童子也敢跟韩千山这般说话?

    他究竟是什么来历?

    看韩千山被他数落后一脸吃瘪,虽然气愤,但分明不敢过分责罚的样子,这小娃娃的来头,似乎是很大啊。

    不过,好奇归好奇,眼下自己的当务之急是搞灵石,这么大老远都跑来了,如今局势对自己这般有利,如小娃娃所说,不敲点竹杠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韩千山的话语言犹在耳,也就是愣了那么一下,紧接着,袁晓峰就摇摇头,做自嘲自叹状,继续加大了敲竹杠力度。

    “是啊,没有一百块灵石,我这种人也不配拥有青冥剑。自己做的孽,凭什么要求别人去替我偿还呢?

    罢了,罢了,我自己慢慢攒吧,一百块攒个十几年也攒到了,师父,劣徒对不住您老啊……”

    使劲眨巴了眨巴眼睛,两颗雨点大小的泪珠,吧嗒一下滑落下来。

    其真情实感流露,真叫人看了肝肠寸断。

    由于演得像,连禇三儿看了都一阵揪心,忍不住暗自嘀咕:“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开玩笑,怎么听着这么像真的呢……”

    只是韩千山就惨了。

    造孽啊!

    造孽啊!

    早知此子如此难缠,有如此悲惨的过往故事,自己就不该说是他失散多年的师叔啊,说个他师父的旧识也行啊!

    嘴贱,我太嘴贱了!

    现在好了,木已成舟,看样子,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了。

    正当他愁眉苦脸时,望着那离自己近在咫尺的灵芝草,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咦?

    这事情我可以这么办啊。

    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为安抚他,我可以多掏一百灵石,但购买灵芝时候,我可以砍砍价啊,自己都是他师叔了,难不成,他还连这点面子都不给?

    这么一想,当下心头的阴郁一扫而空了,立即做出义薄云天,责无旁贷的敦厚长者模样!

    “瞧瞧晓峰你把话说哪里去了!

    我是你师叔,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当初你师父撒手人寰时,我这个做师弟的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已经足够叫我抱憾终身。如今,既然寻到了他的弟子,那我说什么也要帮你赎回他的遗物!

    一百灵石,比起我师兄弟二人的情谊算的了什么?

    喏,此袋中有一百块灵石,一会你只管拿去管事处换回宝剑!”

    说着,手中就提溜出一袋子沉甸甸的灵石,随之交给了袁晓峰。

    “多谢师叔……”

    敲竹杠的快感荡漾在袁晓峰心间。

    有了这些灵石,那么他接下来对于宝镜功能的探索,就可以更加深入一步了。

    心念至此,他不由得破涕为笑。

    但,还没等他高兴劲儿过去。

    早有预谋的韩千山,就开始主动谈及清心地灵芝一事。

    “晓峰啊,如今咱们叔侄冰释前嫌,接下来,是该谈谈这灵芝草的出售价格了吧。

    说句实话,师叔纵横杏林多年,不是没见过比你这株药草更好的,只是,这株药草却是最特殊的。

    不怕你笑话,穷尽师叔我毕生之力,到现在也没有育养出一盆变异植株,每每想起此事,都叫师叔我憾恨难当啊……

    这东西,师叔我稀罕的紧,既是自家人,那咱们也就别啰嗦了,你直接开个价吧。只要师叔能拿的出来,必然不会吝啬。

    毕竟,你是我的好师侄,我相信,你肯定能体谅师叔求宝若渴之心的……”

    最后的体谅二字,说的很是情深意重,仿佛袁晓峰真是他亲侄儿一般。

    终于到谈价环节了。

    袁晓峰吁了一口气。

    老家伙明显是想打感情牌啊。

    又想把宝贝留下,还又不想出贵的价格。

    老奸巨猾,真是老奸巨猾。

    事情有点难办了啊。

    就眼前自己二人演戏已经演到的这个程度来说,如果不给他点优惠,还真是说不过去。

    可真给他优惠,对自己这里又难以交代。

    罢了罢了。

    还是依我吧。

    谁叫你要道德绑架呢,既然这样,可就别怪我没有道德了。

    想到这里,袁晓峰一改犹犹豫豫之态,转而搓搓手,面露忍痛割爱神色。

    “今日若是其他人买,我自然是一步都不会让。可现在,是师叔相准了这东西,那,那我也只好吃点亏卖给你了。

    师叔你也老了,多留点灵石买点补品多吃一吃,不需要多给,只给这个数就行。”

    说着。

    右手食指翘起,打了个弯钩。

    “九百灵石?”

    韩千山装出十分惊讶的样子,内心虽然肉痛,但尚在自己的预估范围内。

    九百灵石!

    原来这玩意这么值钱!

    他心惊肉跳的咽了一口涎水。

    袁晓峰原来还说只要九十灵石就可售卖呢!

    毕竟,这玩意虽说是变异了,但它的本体却是十分普通,十分常见的东西啊,就算再变异,又能变异到哪里去?

    就好比一根黄瓜,平常的吃起来脆,变异了也无非是更清爽,更脆一点,除了这些吃的功能,还能干嘛?

    所以,他寻思着,这玩意卖太高了,恐怕这老家伙会不答应自己。

    哪成想,居然能卖出九百灵石?

    天啊!

    终究是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啊!

    好不容易按下自己狂喜的心情,正要开口说话。

    却在这时。

    禇三儿抢先一步。

    “九百灵石?老家伙,你也是真抠啊!这么低的价格你都好意思开出来?变异了的东西,我想你自然知道它真实的价值吧?

    这玩意随便拿出去外面找个药师一卖,恐怕最低不会少于万块灵石,九百灵石,亏你腆着个老脸好意思说!

    人家说的是九千灵石,谁告诉你是九百了!”

    袁晓峰感觉自己要炸了!

    九千灵石!

    卧槽!

    你真敢说!

    你这是要把老家伙的裤衩子都给扒下来啊!

    韩千山脸色变得铁青,拳头立马就攥了起来。

    “放屁!禇三儿,老夫看你是时间太久没被家族惩戒了,故而才敢来老夫这里撒野!九千灵石?你知道九千灵石能买什么品阶的药草吗?这,这药草虽然说十分罕见,价值也奇高,但撑死了不过三千灵石,哪里来的一万?

    后续的培育不要钱吗?让它诞生灵智,不需要用仙露琼浆灌溉么?

    你……你一再在老夫与晓峰谈事情时候出言捣乱,莫非,你真以为老夫治不了你么?”

    “哇偶!三千灵石啊,那你为什么说九百灵石?

    看来你这老家伙还是不老实啊,三千灵石硬生生被你给到九百,你的脸皮还真是厚的没法说啊。”

    铁青的脸色瞬间瓦解,一抹难以言喻的羞红转而涌上。

    “哪……哪里是我舍不得出价,明明是我这个师侄有孝心,只要九百灵石……你……你这个死小子再敢胡说八道,老夫就是拼着不当这个谷主,也要把你收拾一顿,扔回你那鬼地方去!”

    “你敢,不怕我把你这谷里面的好东西当柴火给烧了?不怕我把你凝神还阳草给偷吃了?你用不着拿这些有的没的吓唬我,我禇三儿既然敢经常来光顾你,心里压根就不怵!

    今天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把话撂这儿,袁晓峰卖灵芝这事,我管定了,你要是不给个公道价格,我以后每天来你这要院子里摘花玩,看看谁先顶不住……”

    禇三儿混世魔王的本相暴露无遗。

    人家小娃娃都这样帮自己了。

    再一味保持沉默,那自己也未免太不是个东西了。

    袁晓峰眼神一凛,挠挠脑袋,嘿嘿一笑,终于出声。

    “嘿嘿,师叔,你是误会了,其实侄儿意思是,师叔只需要按市场价格的九折给我算价钱就行。不是九百灵石的……”

    韩千山再次脸色疾变。

    “九……九折?”

    “算了,看师叔再去培育这灵芝草也还要钱,八折好了,八折好了……”

    袁晓峰被那眼里快要喷火的眼神盯着,心里发毛,声音妥协了不少。

    “……”

    韩千山身上开始出现暴躁气息,宛若一座沉寂多日的火山,突然躁动狂烈,声势之强,以至于整个山谷里叶浪翻滚,撞声如潮!

    连同那谷口处两座不知种植了什么奇珍异草的山脉,都剧烈的摇动晃颤起来。

    下一刻。

    就在袁晓峰满心彷徨之时,一声雄浑沉闷的声音宛若天雷,挟裹着一只丝料奇异,闪着光纹的储物袋,豁然来到他面前。

    “这是一千八百块灵石,已是老夫能拿得出的极限!加上这天蚕乌丝储物袋,比两千之数只多不少。

    老夫今日有事,改日在与晓峰促膝长谈。而今,你两人可以出去了……”

    不由得袁晓峰说些什么辞别之言。

    只觉身形一凛,被一股强大推力排斥而出。

    一睁眼。

    眼前的世界,便变成了奇珍阁外面的那片宽阔广场。

    与小童对视一眼。

    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出现在各自脸上。

    “一千八百块灵石,的确是老家伙的极限了。你小子运气不错,大概是第一个能从铁公鸡身上拔毛的弟子了。”

    禇三儿是一副心愿得偿的快意。

    至于袁逍。

    尚还沉浸在一千八百块,以及那只用料奇异的储物袋中,久久难以回神。

    “我……我这就发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