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四十二章 不为人知的往事
    “谢谢你啊……”

    顿了片刻,终于是从暴富狂喜中冷静下来的袁晓峰,忽而想起刚刚禇三儿似乎跟自己是在说话,猛然回神,脸上涌起一团酡红,不好意思的回道。

    “不必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手里的灵芝草吧,如果不是产生了变异,我就算再怎么替你说话,也于事无补。

    话说回来,你小子还真有本事啊,能够培育出变异药草来。”

    禇三儿说话快人快语,直爽得很,看袁晓峰客套,扇扇手示意大可不必。

    “唉,侥幸侥幸……你过奖了……”

    袁晓峰略显心虚,想到宝镜的秘密断然不能泄露,言简意赅回应道。

    “我叫禇三儿,家里排行老三,咱俩也属于不打不相识,以后,你就叫我三儿吧……”

    禇三儿脆滴滴的声音十分好听,给人一种清心舒然之感。

    “恩,我叫袁晓峰……你应该也知道了……”

    袁晓峰也礼貌性报出自己名号。

    “知道,刚刚我不都帮你跟那老家伙讨价还价了么,怎么还会不知道你的名号。你叫我三儿,那我就叫你疯子吧。看你刚刚一副拼命三郎的样子,跟个疯子也差不太多……”

    禇三儿调侃道。

    “嘿嘿,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呗。今日的拼命,说起来也要算你禇三儿一份功劳呢,你要是早点告诉我今日不可售卖药草,今天,我怕是也不用经历那么惊险的场面了……”

    两人熟络了很多,袁晓峰想起这家伙之前对自己的重重行为,由不得打趣道。

    一说这,禇三儿当即明白他话有所指,小脸一红,混世魔王姿态收敛于无形。

    “谁叫你那会咋咋呼呼说自己宝贝这好那好的,偏偏还要揣着宝贝不给我看,我一生气,可不就不想告诉你今天不适合卖东西了么?

    哎呀,说起来,我褚三爷可还跟你打着赌呢,坏了坏了,刚刚只顾着对那老家伙报仇雪恨了,忘记你卖得多就等于我输了这件事了。亏大发了,我堂堂的褚三爷亏大发了!”

    那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呼天抢地,既有小魔头的顽劣,还有孩童的纯真,叫袁晓峰看了,真是觉得又好笑又好玩。

    似留意到袁晓峰在紧盯着他,他立刻放弃了撒泼抱怨的行为。

    “不过你也放心,我禇三儿虽然今年才十岁,但绝对是个言而有信的男人。打赌输了就是输了,日后,这奇宝阁只要我当值,你爱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绝对不对你设限……”

    “谢了。”

    此子未来必成大器啊,就凭这份一言九鼎的气概,就有许多成年人也难以将之比上了。

    袁晓峰不无感慨的道。

    与此同时,心中也定下了一定要与这家伙结交一番的念头。

    寒暄好一会。

    脑中闪过之前就准备询问的疑惑,袁晓峰忍不住发问。

    “三儿,那韩长老,为何会立下这么古怪的条例啊,什么单日不可卖,双日不可买,他是不是之前受过什么刺激?”

    禇三儿用手一扯右脸上方的角髻,在袁晓峰面前清了清嗓子,闲庭信步的同时,显出几分老江湖的做派来。

    “这你可问对人了。对于这老家伙,没人比我禇三儿更清楚了。其实,在三年前是没有这条规矩的。之所以搞得这么变态,分什么单双日,全是因为一场意外害的。

    这老家伙当年托人从赵国皇室那里带回来一只三瓣火蕊莲,平日里,他是不会主动去搀和药草分类归纳之事的,那一日不知是鬼上身了还是怎么的。

    在带回这株火蕊莲后,突然火急火燎督促药童,要将那火属性药草重新分类,非得把那只琉璃炎火罩给腾出来。

    腾归腾,可宗门由来已久的收售灵药之事还得做啊,要不然,那些弟子如何挣钱,如何用灵石换取资源?

    这不,童儿刚刚腾出火罩来,忙的头昏眼花之时,却正好赶上一位掌座差人来调取草药。

    一时大意之下,结果顺手把那株火莲给搁在了水晶雾叶花所在的药柜。

    水火两种属性不相容,想必,你也能猜到后果了吧?”

    “结果,那株火莲被损坏了?”

    袁晓峰吐吐舌头,表情惊讶道。

    “恩,不止是损坏了,直接凭空蒸发了。等韩老头回来再找童儿要的时候,那柜子里就只剩下了被炙烤的蔫儿了吧唧的水晶雾叶花的杆儿,还有那一团红颜色的粉末……

    老家伙一怒之下,把当时当值的童儿全部废除了修为,赶出此谷,连带着那些杂乱无序摆放的药柜也都被销毁一空。

    自那以后,这个古怪的规矩就被制造出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

    袁晓峰总算是知道韩老头为什么要订下这种规矩了。

    原来是有着这样一件不为人知的往事啊。

    也能理解。

    对于一个视药草如命,将其作为终生事业的偏执狂来说,一株珍贵的药草被毁,足以叫他彻底癫狂。

    从赵国皇室中带回来,不用想也知道,这东西有多贵重了……

    他二人从草木园出来,其实时间已经就不早了。

    日薄西山,倦鸟归林。

    加上出来后又相谈甚欢,唠嗑了一个多时辰。

    直接就聊到了明月高悬,光辉灿然的晚上。

    到最后,实在是看天色不早,两个人意兴阑珊,这才不得不分头离开。

    月光映照下。

    一个削瘦少年身影,从宝斓山下山之路曲折隐没,化作轻微闷响的道道脚步声。

    一个头顶牛角,蹦蹦跳跳,四尺小孩哼着歌调,化为紫光斑点散荡向神秘空间。

    浑然不知。

    在云龙峰上,却有一处偏僻山洞中,正有火油星点噼啪作响,照亮三五成群之人脸上阴狠的面容,兀自将那窃窃私语的密谈,一点一点在地面平铺的地图上,徐徐点划而来。

    “徐师兄,你确定,袁晓峰的修为真的跌落在了凝气三层?”

    一位脸上有着刀疤,一直蔓延在眼角,颧骨高突的褐袍弟子疑声询问。

    “这还有假?据咱们信义行的眼线回报,这家伙今日下午还去了一趟奇珍阁,如若我猜想的不错,定然是去兑换灵丹妙药去了……

    凭他的修为,你说如果不是修为低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他会看得起那些只对凝气境起作用的丸子?”

    被环在正中,面皮白净,眉毛极淡,打扮得颇为华贵,腰间缠着红玛瑙玉带的鹰钩鼻男子,笃定无疑的回答道。

    “可……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凭咱们这四五个人,能拦下他么?虽说我们三个是凝气五层的修为,但那家伙万一有什么趁手的法宝,一旦释放,我们也招架不住啊……”

    “哼!没用的东西!你怕什么?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是不假,可你不也听过,落难的凤凰还不如鸡么?

    他行事向来独来独往,他一个人,不过凝气三层修为,可你们是四个!三个凝气五层,还有刘元江凝气六层掠阵。如此阵容本师兄不信擒不下他来!

    便是他有法宝又能如何?

    咱们又不是跟他非得决一死战,届时,你们只需要将他暂时控制,抢了他身上宝物,逼他在血符上刻下魂印就可。

    如此收藏丰富的天骄,逼他签下巨额欠款契约,日后,咱们修行的路上,还会缺资源?

    逼那些小鱼小虾一样的菜鸟弟子贷灵石没什么意思,只要能吃死他,足够咱们吃个盆满钵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