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四十六章 咋就不信呢
    其他三人也跟二愣子似的,有一种被镐把抡晕了的感觉。

    什么叫自家兄弟拿我东西也能叫抢。

    什么叫我们把你看成什么人了。

    这……这还是那个传说中风度翩翩,器宇轩昂,品格和心智都是上上之选的天骄袁晓峰?

    为何看起来这么不对劲呢。

    在这四人所料想的情况中,身为天骄,自然是有着自己的脾气和性格,高高在上了那么久,突然间摔到底层,几乎沦为废人,这种强烈的心理落差,足够将一个人折腾的浑身戾气。

    凭他当初修炼的本事,还有身怀的法宝,一旦发起疯来,定然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不说暴走拼命,斗个不死不休,怎么的他也得遍体鳞伤,才会停下。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在自己四人手里激斗了,被打的头破血流,肯定也不会认怂,不会轻易将自己储物袋里藏着的宝贝主动交出。

    这个时候,就需要自己四人发挥一点对付刚入门菜鸟小师弟们的残酷手法,逼他就范了。

    又或者说。

    这小子很快被自己四人拿下,但心智如狐的他,可能会祭出什么传音入密的法宝,向自己的师父,或者是掌门等人求救。

    为防这种情况发生,他们也都随时做好出手制止的准备了。

    但,无论做何种准备。

    万万想不到。

    袁晓峰竟会如此的就主动就范。

    堂堂天骄啊,就算是跌下神坛的,也是心高气傲,不容欺凌之辈啊!

    故而,他们脑子一阵阵发蒙。

    想不通,他们实在想不通。

    领头师兄的话言犹在耳,脑中凌乱之时,他们选择将目光放在袁晓峰脸上。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他的表情是骗不了人的。

    此事既然不可能朝顺利一方面去想,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那就是袁晓峰故意拖延,而准备趁机使出法宝,暗中求救!

    一旦他表现出一丁点不自然,又或者是犹犹豫豫,那自己三人立刻就将他生擒手下!

    四人火一般的聚焦下。

    只见袁晓峰一脸自然。

    面对这四个心怀不轨的家伙,他仿佛浑不在意,说话极度自然,口气里满满的都是心系万物,博爱无疆!

    “我说什么?我说,我的就是你们的啊!

    我袁某人,生性洒脱,这辈子最喜欢交朋友,朋友有困难,难道我不应该慷慨解囊,而应该冷眼旁观?

    唉,四位师兄,你们也不必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其实你们不说我也知道,一个人如果不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他是万万不会做这种拦道抢劫的事情了。

    修行苦啊,所以,我完全能理解你们想要急速崛起的心情。”

    三人完全处于懵逼状态。

    便是领头人,也有点理不清思绪。

    为防袁晓峰口若悬河吸引自己注意力,而后作出出其不意之举逃遁,他立刻出声打断。

    “袁师弟,你用不着这样假仁假义!今日抢你珍宝,的确是事实,你也不用把我们兄弟四人想的有多好,我们天生就是干的巧取豪夺,欺压良善的买卖。

    不怕告诉你,我们是信义行的,今天来这里不止要抢你,而且还要逼你签下高额贷款契约。

    你知道,你是天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能让你背负还不完的债务,那便是我兄弟们吃香的喝辣的的财富!”

    袁晓峰的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垂在袖筒里的手指微不可查的抖了抖。

    似乎根本不为所动。

    听罢,根本没有领头人料想的气急败坏状态,反而是摇了摇头,颇为痛心的感慨而言。

    “唉,看来,你们还是不相信我的诚意。我说过,我袁晓峰最喜欢交朋友,我的就是朋友的,为什么,你们就是不肯相信呢?

    天骄如何?不是天骄又如何?

    难道你们认为,天骄就必须高冷,必须睥睨万物么?

    你们错了!

    天骄有很多限制,他会受到很多道义束缚!

    身为天骄,人人都以为他高贵,都会对他敬而远之,压根不会跟他交朋友。跟你们说实话吧,做天骄,其实是我人生最黑暗,也最最不快乐的一段时光。

    如今被玄虚宝鉴吸了修为,我反倒是觉得一切都焕然一新了。”

    说到这里,眼里泛起被人不解后伤感的泪花,随手一摸,赶紧坚强起来。

    “靠!我跟你们说这些干嘛,反正说了也不会有人理解我,说了等于白说。既然你们不信,那我证明给你们看就是了!

    喏,这是我身上的储物袋,里面共计四十二块灵石,除却这些,只有一只陆长老赠送的玉笛,还有一把梳子,一柄破铜镜,一沓上厕所所用的草纸。

    要是不信,你们随便来搜!”

    说着,还情绪激动的将自己身上所有东西一股脑儿掏出来。

    吓得那三个精神高度紧绷的家伙,还以为他要发出求救信号,差一点就挥动武器出手。

    片刻后。

    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及铜镜灵石,出现在四人眼前。

    望着这一幕,领头之人就算再不信,也没办法了。

    镜子是破烂。梳子凡品没价值。

    草纸除了能上厕所,还能干嘛?

    如袁晓峰所言,在他修为感知下,袁晓峰身上的确是不存在任何灵力波动的东西了。他本是凝气六层实力,今日未起到出其不意之效,故而才选择压制修为。

    如今经他细查,自然知道袁晓峰所言是真是假。

    “唉……你堂堂天骄,身上只有这些东西,未免也有些太说不过去了吧?袁晓峰,我劝你别耍花样,就算你今日带的东西不多,我们也不会就此放任你离去!

    你要是够胆子,真的大仁大义,那你就把这块血符签了!

    你不是说我不相信你的话么,只要你敢签这东西,我立刻放你离开!”

    一只通体红色,宛若跳动的心脏,形状不很规则,似乎椭圆,鹌鹑蛋大小的物什被领头之人从储物袋里拿出。

    一经出现,立刻一道强烈的法则之力,弄得这五人所在这片空间,发出阵阵风吼一般的怪音。更是因为能量奇异,直接引发怪妖林更深之处一声声虎叫狼嚎!

    一片鲜红如血的篆文字体幽幽飘荡而出。

    “弟子袁晓峰,于太元甲子年间六月初九借走信义行马奎五百块灵石,其利日结,每日一块灵石利率,约定七日内还清,逾期利率由该行自行处置。

    若违此誓,当受灵魂崩灭,日日煎熬之苦……”

    “怎么样,敢签么?”

    领头之人刘奎,冷笑俯视之姿看向袁晓峰。

    “唉,咋就是不相信我袁某人呢。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就真的这么难得到吗?别说五百块,只要你需要,我打欠条能帮你过得好一点,一千块我也不在话下……”

    说着。

    就在刘奎来不及变化的表情中。

    大马金刀走到红色文字光幕被散发的血印旁,咬破自己手指,直接利用灵魂之力,在其最下方签了一个潇洒放浪的“袁晓峰”三字。

    “怎么样,我的诚意你看到了吧?说了我这人喜好结交朋友,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你们怎么就不信呢!拿着,快拿着!

    现在你总能回去交差了吧?”

    刘奎带着那四人,风也似的走了。

    由于走得极快,甚至连袁晓峰扔在地上,那四十几块灵石,都忘了捡走。其离开之匆忙,仿佛被强行立下契约的是他们一样。

    直到他们走后一百息。

    袁晓峰察觉到再无四人气息存在于周边环境,这才放开强忍的心神,脸上蓦地涌起一团灵魂被法则之力影响的苍白之色。

    “噗嗤!”

    一口法则反噬的创痛,令得他胸口处大为憋涨,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