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五十二章 无名狗贼,原来你藏在这里
    “什么动静?”

    处于时刻警惕状态的袁晓峰,隐约似耳边听到了一股怒气冲冲的骂声。但这骂声毕竟太远,以他目前的实力无法探知真假。

    心头略一思索,极有可能是自己神经太敏感听错了,所以也就没把这东西当一回事,任其去了。

    但虽是有这种错觉,他脚下赶路的速度却是不慢。

    噔噔十几步迈出,不大会就要消失在这片生满乔木的树林,进入那有着潺潺流水发出脆鸣的灌木丛之中。

    也是同一时间,他的削瘦身影被两种林木叠加之时,自某处方向快马加鞭而来的田构,眼里火星噌噌直冒,脚下步伐速度更胜之前,电光石火间,身体如同一抹窜射出去的长虹,手中握着棍棒,立刻就瞄准目标即将就要到达的那颗树上,狠狠一甩将之用力穿了出去!

    嗵!

    嗵!

    嗵!

    经历了这二十余日的苦修,他凝气四层的实力已经跃入五层,那黝黑的棍棒一经扔出,裹挟的力道何止数百斤,一经接触到树木,立刻便是接天不断的轰炸声,贯通声连绵而起!

    三颗五人合抱的大树,树腰部位立刻露出人头大小的空洞!

    一时间。

    树皮炸飞!

    木屑如雨!

    树木所在地面被余力震得裂开一道寸余宽窄的裂缝,植被较少处干脆被掀翻,沙沙的泥土流泻声不绝于耳,更有埋在地下的石屑被漫天扬起,将葱绿树叶撞成光秃秃的枝杈!

    袁晓峰脑瓜子嗡嗡的。

    感知力犹如撞在什么屏障上一样,直接就被震得弹回到身体里!

    此时此刻,他压根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道是自己遇到了修为高深的妖兽,满心都是毛骨悚然的强烈惊恐!

    直至他瞥过脑袋,用眼神余光瞟见自己身后所站之人,清俊的身姿上包裹着一层要杀人的煞气。

    他的双目这才不受控制的眨巴起来。

    这家伙有点眼熟。

    在哪里见过呢?

    咦……

    好像是执法堂见过。

    这是……那天夜里当值的田构!

    田构?

    他来这里干嘛?

    自己好像和他并无过节啊……

    为何这家伙出手这般狠辣?难不成是认错了人?

    正这般好奇着。

    没等他开口说话,对方鬼魅的身影再度推进,只觉面前一股疾风飞快袭来,却再一定睛,那人便已站在距他不足三尺的地方。

    与此同时。

    衣角飞舞,衫袍如铁!

    面含冷笑,玩味十足!

    “无名狗贼,原来,你是躲在这里!怪不得,你田爷爷在宗门里找了个底朝天,也没把你这个满口胡话,污人清白的狗贼找到!”

    污人清白?

    莫不是……

    袁晓峰的心脏如被一只无形大手猛然攥住!

    此声刚落。

    他的脑中猛然想起了那日自己测试失败后,玉鼎大殿上,那众弟子们义愤填膺的模样!

    来龙去脉立时明晰。

    一时间,如被冰水浇中,他通体透寒!

    立刻就变得六神无主。

    愣着眼神问道:“无名狗贼?你……你说我是无名狗贼?”

    “废话!你不是无名狗贼,还有谁是无名狗贼!

    你不必表现得如此惊恐。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既然有诬陷别人,造谣生事的胆量,自然也要有接受制裁,被绳之以法的觉悟!

    现在怕了?

    田爷爷告诉你,晚了!”

    说罢,那根插在树洞里,沾满了木屑的黑棍,叫他手掌中散出一股吸力登时抽来,棍点将袁晓峰愣在半空,无处安放的双手瞄准,右肩一抖,一股来势汹汹的气浪便裹在棍身上如同蛟龙出海,直接轰击出去!

    “吃你田爷爷一棍!”

    那只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黑棍在袁晓峰面前空气中炸出一条螺旋形气流,百十条棍影层层叠叠,叫人目不暇接,眼看就要撞在袁晓峰胸脯处,将之击打出血,封闭灵气运行!

    直至这时。

    袁晓峰感受到强烈危机,这才匆忙间回神!

    “我靠,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先别打啊!我有事要跟你说!”

    “闭嘴!”

    回应他的是铁面无情的高亢声浪!

    “我擦啊!!”

    见杀机凌冽,袁晓峰不敢再只顾着解释,头皮发麻之际,腰眼用力向后一顶,整个人便形似半空借力的陀螺,歪扭着身子在空中飘摇,闯入另外一处与其错过的方位之中!

    砰!

    又是一声开山裂石般的轰炸声响起!

    一块重达千斤的怪石,叫那长棍敲住,立时飞溅起团团石粉,四分五裂滚落,震得地面轰隆摇荡之余,连那棵棵不甚粗壮的小树也被空气音爆死死压在地上,枝摇叶落,再难动弹半分!

    可想而知,若袁晓峰不是情急之下被激发出潜能,堪堪错过这棍子的攻势,只要一下,就能让他筋断骨折,血雾当空!

    更是因为田构这家伙不知是修行了什么攻击功法,那棍势之中融合了一股所向披靡的凌冽之意,似可轰开一切阻挡,碎灭一切阻力,不需挨上,仅凭灵识感知就足以叫人汗毛倒立,无比忌惮!

    袁晓峰瞳孔剧烈收缩,更加确定,眼前这个比,是个凶神,万万是不能力敌!

    于是乎,下一刻,就在刚刚站稳脚后跟,他立时发声。

    “兄台!兄台!莫要如此鲁莽!此事真有误会,请不要苦苦相逼!”

    哪知这田构积攒了许久的怒火,如今刚刚开始发泄,压根就不会停下,一击不成,浑身强悍的灵气越发澎湃!

    “苦苦相逼?若你当日不对你田爷爷苦苦相逼,你田爷爷哪里会沦落到如此地步?我是想离开执法堂,但我想要的是那种堂堂正正的卸任,可不是被你害的叫堂主把我惩戒开除!”

    咻!

    说着,又是一记恶棍劈砍而来!

    吓得袁晓峰抱头鼠窜!

    “我不是,我没有,你认错人了!兄台,兄台,且慢发怒啊!你仔细看看,我从未去过执法堂,你可不要冤枉好人啊!”

    “冤枉好人?我去你的!你是好人,这世上就没好人了吧!

    袁师弟多好的人啊,品行高洁,为人磊落,本来人家马上就要晋升内门登堂弟子,偏偏你个狗贼从中作梗,害得他还得被玄虚宝鉴测试。

    这下好了,直接害他被宝鉴吞掉了修为,跌回三层凡境,你满意了?

    害我冤枉好人,背上终生心里愧疚,你满意了?”

    又一击未中,田构气得声音都变了,下手更加迅捷!

    袁晓峰更是心焦。

    “我满意,我满意个鬼啊!你先停手,我肯定不是你要找的人,你知道我是谁么……”

    事情演变到这个程度。

    袁晓峰不敢再拿生命开玩笑,继续纠缠不休下去了。

    哪怕是拼着丢脸,他也要把事情说清楚。

    喊过这一声,他急着就要抽个对方暂歇的空挡将脸上蒙着的面具扒下来。

    “老子管你是谁!”

    一道棍影继续劈来!

    吓得他刚刚抬起的手掌立刻又放回原地。

    “卧槽!我是……”

    咻咻咻!

    破风之声扑面而来。

    “卧槽!我是袁……”

    风声继续刮动如刀。

    “卧槽!我是袁晓峰啊!”

    “哈哈哈哈!”

    棍影停了一下,旋即更为如大河之水自天上奔流而来,其势头摧金裂石,极其凶猛!

    “你要是袁晓峰,那我就是你爹!”

    袁晓峰脸黑了。

    “卧槽!老子真是袁晓峰啊!”

    “我是你爹,我是你爷爷!”

    “我,袁晓峰……”

    “我,你爹,你爷爷,你太爷爷!”

    棍影交织出一片灰色天空。

    下一刻。

    气急败坏的袁晓峰终于牙根一咬,发狠了。

    也是在他刺啦一声将脸上的假面具扒下来的同时。

    隐藏在众多棍影中的那条真棍,如游龙腾空,直接落在他的小腹之上。

    扑通。

    袁晓峰一脸痛苦掉在了地上。

    白皙的面容,蓦地涌上一团血色。

    “卧槽你大爷的,老子……真是……袁……晓……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