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五十四章 磨砺自己……(感谢尾号10706兄弟再次打赏)
    “去你的,你才是阴阳人呢!我不过是……”

    耿直的心性,造就了田构说话直来直去的习惯。

    被袁晓峰出言一激,他立刻就收敛了悲伤形态,笑骂回去一句。

    话已出口,这才意识到袁晓峰这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于是,满脸难为情的嘿嘿一笑。

    “不过是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什么事都有解决办法,何必如此小女儿情态,叫别人看了笑话。”

    袁晓峰捂着隐隐作痛的小腹,有些气弱的道。

    随着愧疚的情绪在玩笑中消解于无形,他与袁晓峰之间谈话的气氛比起之前,也随意自在了很多。

    唉。

    主动说了吧。

    就算袁师弟再怎么大度,可有些话该坦白也得坦白啊。

    田构心里略作盘算,无奈叹道:“可我真的对不住你啊……”

    袁晓峰被这话一带,忍不住想到其他,顿感一阵恶寒,有些鸡皮疙瘩在身上激起,忙劝慰道:“别别别,你可没对不住我哈,男人不可以说对不住,如果对不住,那就努力将之对住。

    再者说了,要对你也你别对我,如果实在要对,那就对女孩子好了,吃不消,我真吃不消……”

    什么对这对那的。

    听得田构一头雾水。

    聊天打趣了好几句,二人逐渐也算熟络了。

    田构和盘托出,自然少去了几分尴尬和晦涩。

    念及此处,抬头间双眼涌上一抹果敢与坚决:“之前人人都道袁晓峰是一个道高德隆之人,不止皮囊生的祸国殃民,连他的品格与德行也是万里挑一。

    之前我不信,但现在,我田构信了。

    不止信了,而且,我还大信特信。

    如今,我总算知道,那夜堂主与队长在对我夜审之时,为何会表现得那么失望,那么痛心疾首了。

    如他们所言,在这宗门内,再也不可能找出你袁晓峰第二个德色双绝的天骄。以你的定力,就算一个美女光留留的躺在你面前,你肯定看也都不屑的看一眼。

    既然是这样,那你又怎么会迷尖女弟子呢?

    再者说,以你之前的本事,这宗门内,若有人叫你看上,无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幼,又有谁能逃脱得了你的魔掌呢?”

    卧槽!

    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我那方面取向很正常好不好,你别光打嘴炮啊,有本事叫一个美女来我面前试一试不就知道了,真的是!

    对此,袁晓峰报以一个白眼。

    咳嗽了两声,对于褒奖之词厚脸皮收下,而后感觉有点心虚,于是推辞道:“我没你想的那么好……”

    岂料这一句,更引得田构情绪激动了。

    “是!你没那么好,你这人比我田构口中所说,要好上千倍万倍。可你越是对我这么好,我田构就越是良心难安。

    你多好的人啊,为何那日我就在那狗贼的花言巧语之下接案了呢。

    要不是我接下了案子,堂主他们为表你清白,也不会上报宗门,若不上报宗门,也就不会害得你被玄虚宝鉴测试,若不被测试,你也肯定不会被吞掉修为……

    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啊……”

    田构说的极为自惭形秽,话语中带上了微微颤音。

    听的袁晓峰后背冷汗一阵冒得比一阵猛。

    哪里是你的错啊。

    都怪我演戏演得太像了。

    你不用自责,压根就不用自责啊!

    没有你的报案,我这辈子也别想洗脱天骄这个名头,若是洗脱不了这个名头,那我就还得继续生活得那么累啊!

    铁子!

    你是功臣,可不是罪人啊!

    心中正义感澎湃而起,正要主动向其说出,突然又觉得,此事还是自己烂在肚子里最好,于是,只得将这种冲动化作对田构其他方面的补偿和劝导他放弃自责的心思。

    “你……你别自责了,这事不怪你,要怪,也只能怪那个半夜去森罗峰找你告状的宵小之辈……”

    话一出口。

    袁晓峰立马意识到不妙。

    卧槽,这么说,老子岂不是把自己也给骂了?

    我丢!

    他的异色,田构并未在意。

    田构在意的,是另一桩,那张散落在地上,早已沾了不少草灰的假皮面具。

    一手将面具从地上捡起,田构如梦初醒,立刻疑惑着眼神出声问道:“差一点忘记问袁师弟了,这面具你从何而来,为何,今日在这怪妖林中,要戴上这个面具呢?”

    我这张贱嘴啊!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袁晓峰恨不得抽上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眼下被田构直勾勾的眼神盯着,他浑身不自在,犹如犯案嫌疑人叫法官盯着,那叫一个百爪挠心。

    “咳咳……此事……此事……”

    他一时语塞,说话磕巴起来。

    只能将大脑运转到极致,苦思对应之策。

    “哦?莫非有不方便说的难言之隐?”

    田构更是表现得疑惑了,眉毛都深深挤作一团,连成一字。

    “不……不是……”

    袁晓峰急的满头大汗。

    “总不能说你是在体验生活,想装成他的样子被人唾弃,遭人追讨缉拿吧?”

    田构猛地来了一句!

    袁晓峰无处可寻的思路,至此直接爆发出一阵光亮!

    卧槽!

    有了!

    脑中灵光乍现之时,只见他面色装出惆怅,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难以启齿,还有一份绝境求生的毅然。

    “唉,不瞒田师兄,今日将这面具戴上,的确是有难以言说的苦衷……”

    “哦?愿闻其详……”

    田构凑近脑袋,一副渴望知道的样子,就差搬个小板凳了。

    与田构对视一眼,感受到对方急于得知的焦灼,袁晓峰缓缓开口而道:“其实,装成这个狗贼的样子,我是为了磨砺自己。”

    “磨砺自己?”

    田构讶然出声。

    “是的。磨砺自己。我心知,之前自己在这宗门内太过惊采绝艳,故而惹来了众人极大的注目,故而,我在失败之后,人们每当提及我,还是会把我当成是天骄对待,一时之间,印象无法转变。

    更是我听说有一些对袁某颇为追崇者,自得知我是被陷害之后,整日在这宗门中找寻那狗贼的身影。

    我如今修为跌回三层,若想突破,就得对自己狠一点。修炼一途,若想一日千里,那就必须付诸比别人辛苦百倍的努力。故而,我选择了苦修之后,寻人对战,灵活运转,重拾感悟。

    我心知,若以我现在的身份和相貌出现,人们都怜悯同情我,断然是不肯与我对战。苦思无法之下,故而,我只好剑走偏锋,选择这个不甚光彩的办法……”

    袁晓峰说起这事,脸上表情极为丰富和到位,比之专业演员都不遑多让,直把田构都看的痴了。

    “因为,你知道,这狗贼早已在你出事之后,在这宗门内如同过街老鼠,若人遇之,必然喊打喊杀,都想着将其绳之以法?”

    田构心神一颤,好不容易按下的悲怆惭愧情绪死灰复燎。

    说到最后几个字,直接出现了哭音。

    “恩……”

    袁晓峰厚着脸皮点了点头。

    下一刻。

    田构再度涕泪滂沱!

    “瞧瞧我把袁师弟害成什么样子了!我田构真是枉生为人,万死难辞其咎!袁师弟,你罚我吧,你罚我吧!

    你说怎么罚我,田构都认罪,绝不反抗狡辩!”

    由于情绪一度失控,袁晓峰被他抓着胳膊摇了几下,摇的头晕眼花。

    “田师兄,田师兄请理智!此事不怪你,真不怪你啊!”

    “袁师弟,你必须罚我,必须罚我,若你今日不罚我,我田构就跪在你面前不起来了!”

    说着,田构扑通一声真的跪下。

    满面忏悔之色,泪珠吧嗒吧嗒在袁晓峰面前流淌下来。

    “卧槽!真不是你的错啊!你要这样,那我也跪!”

    袁晓峰哪里经得起这一跪,吓得他立即也有样学样,跪在了田构面前。

    四目对视。

    袁晓峰心虚与困窘溢于言表。

    至于田构,则是满脸疯狂,面色悲戚。

    就这般跪着。

    两人也不说话。

    直至头顶有清风吹过,刮下树上缀着的几颗梨形小果子,骨碌碌滚落在二人面前。

    这一刻。

    田构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炽热!

    “袁师弟,既然你我今日有缘在此相遇,而你的一切都又是我这个做师兄的害的。你不责怪,你不发难,我寝食难安。

    要不然,你我就此立誓,从此以后,你我二人结为异性兄弟,有福你享,有难我这个哥哥来扛。

    也好给个机会让我把欠你的孽债还清,你看如何?”

    行行行!

    你说怎么就怎么!

    只要能让咱哥俩别跪着就行。

    袁晓峰心里早就叫苦不迭。

    听到这一声,犹如听到了皇帝下诏大赦,再加上他对田构也有亏欠和欺瞒,立刻也觉得主意不错,赶忙应合起来。

    “好!今日既然有缘,那咱们兄弟二人便就此结拜!”

    二人立即双臂互相扣在对方肩膀上。

    就这般。

    以面前这三颗落果为供,以天地为证,面色虔诚结拜起来。

    “我田构……”

    “我袁晓峰……”

    “今日结为异性兄弟,从此之后,有福他(同)享,有难我(同)当……”

    “滚滚滚,必须同享同当,要不然,这把子你自己去拜!”

    “哈哈哈,好,就听你的,能与峰弟结拜,我田构也算没白活一回……”

    紧接着。

    两个人嬉笑怒骂的声音荡涤在林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