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五十五章 据传,有先天灵宝
    兴许是二人天生投缘,才初次相识,便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袁晓峰来自未知世界,所学所知,简直不亚于一本奇闻异录内里所藏,上至才子佳人缠绵悱恻的趣事,下至贩夫走卒行走江湖的秘辛。对着田构讲起,不时引得对方啧啧称奇。

    恰巧田构此人又憨厚耿直,是袁晓峰欣赏的类型。

    于是乎。

    两个大男人的情谊,就在这般谈天说月中,渐渐得到升华。

    不知不觉中。

    三日便过。

    这一日。

    二人一前一后搭伴同行,直到能从山路上隐约看到琉璃峰那歪歪扭扭的影子,田构这才抱拳离去,选择继续刻苦锤炼。

    而面对这个能被良知折磨的涕泗横流的家伙,袁晓峰也是暗暗发誓,只要自己修道有成,定然也要助其一臂之力,毕竟,人生在世难遇良朋,遇到这种真挚之人,说什么也得惜缘不是?

    “还是得好好修炼,就算不做那天骄,起码也得有自保和保护别人的本事。现在的我,太弱了点……”

    少年独有的信念,随风荡入山涧,落在一只凌空盘旋而起的山鹰脊背上,冲入云霄……

    ……

    今日的琉璃峰前,已然不是袁晓峰离开时门可罗雀的情景,不知为何,隐隐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迹象缓缓凝聚。

    百余弟子,身着各峰服饰,如蚂蚁搬家一样齐聚在他紧闭的山门旁边,蓄势待发,乌泱泱一片,直叫那本就不甚起眼,有些营养不良的山体,看起来显得岌岌可危。

    耀日当空。

    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眉心有黑痣的家伙,正对着山门不住的用拳敲打,发出咚咚的闷响。在他手腕上佩戴一枚红线裹着的铜钱,随他发出的动作,在阳光照射下下,晃出黄澄澄的颜色。

    “袁师弟,袁师弟你在吗?”

    没有反应。

    “袁师弟,我知道你在洞中。还请现身一见……”

    加大了嗓音去喊。

    还是静音。

    于是乎,他选择将耳朵贴在山门上,将灵识从耳孔探出。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耳朵都快压到石头里去,但还是没有收获任何动静。

    他放弃了继续喊话询问的行为。

    一扭头,朝向众人的脸庞上浮现一团蓄谋已久的狂喜。

    “诸位师兄弟,方才经过我吴全的测试,得知此刻这琉璃洞中的确无人。想来袁师弟神仙一般的人物,受到这种要命的打击,可能外出散心去了。

    天骄洞府,内有乾坤。据传,袁师弟能够修行进展那般神速,其实是因为他这琉璃洞中有着某些不为人知的先天灵宝……”

    说到这里,飘忽的眼神明显往自己对面右手边那个最靠前的弟子身上瞟去。

    被目光扫中。

    那弟子立刻会心一笑,旋即发出十分惊奇的声音:“先天灵宝?这位师兄,你是说袁师弟洞中是有先天灵宝?”

    吴全对此表现得十分受用,用力点了点头:“据传是这样,要不然,袁师弟为何每次突破都能产生惊天动地的异象呢?”

    那些闻风而动,听闻袁师弟洞府中有异宝会在今日出世,忍不住到此一观的弟子们,眼珠子瞪得极圆,口中发出艳羡不已的惊叹声。

    “先天灵宝?怪不得袁师弟能在小小年纪就成为绝世天骄,敢情,是他洞中藏着重宝……”

    “原来这貌不惊人的山体内,竟然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我就说为何袁师弟放着好好的其他洞府不去修炼,偏偏要选择此处破烂地方,原来,他是为了掩人耳目……”

    见群情激奋,自己的话语明显是已经将大部分人的心绪调动。

    吴全喉咙里忍不住激动的发痒。

    “说一千,道一万。我辈修士,修的就是夺取天地造化,成就无上道尊之路。这天骄,既然他袁晓峰做得,为何我们就做不得?

    他之前是何等骄阳之姿,想必大家不会比我陌生。既然此刻得知这洞中有宝,大家何不趁势而上,各凭运气,代其取之呢?”

    这番话说的极具煽动性。

    一经出口,登时就点燃了不少人眼中的贪婪之光。

    是啊。

    袁晓峰当日尚还是天骄之时,宗门上下无不礼敬有加,便是掌门都得纡尊降贵到此一观,其地位之尊崇,不需多言。

    自己等人,终日苦修,修来了什么?还不是平庸无为,仰人鼻息,还不是得终日为如何获取灵石和修行资源而发愁?

    若是能够借此良机,一举得到宝物,那恐怕立刻就得鲤鱼化龙,一飞冲天,自此之后,看谁还敢给自己脸色看!

    人们面面相觑,窃窃私语中,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百余人中,绝大部分都在私下惦记洞中宝贝,唯有一人显得不为所动,反而义愤填膺,书生一样单薄的身子气的发抖,大惊失色之中,忍不住出声斥骂带头之人。

    “袁师兄多好的人,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趁他不在,你们居然想要染指他洞中的宝物?

    都是同门师兄弟,他如今不过遭难,你们难道真的忍心这般落井下石吗?

    他之前待人接物的谦逊有礼,他之前帮人突破的善良仁义,你们真的都忘记了吗?

    拿他的东西,你们内心不会受到谴责吗?”

    自当日在玉鼎峰目睹了袁晓峰的丰神俊朗后,他便立志要成为袁晓峰第二,年少热血的时期,他认定袁晓峰就是自己心中完美无缺的偶像。

    如今看到有人不顾廉耻,几乎要趁袁晓峰不备对其洞中之物洗劫一空,立刻不顾自身力量是否足够阻挡,当即就双腿跑动,一把扒拉开正站在洞门前不怀好意的吴全,张开双臂,做出死死护卫,不容人们亵渎之姿!

    这句话明显是起到了一点敲警钟的作用。

    但这作用也仅限于三五息,此刻早已被宝物冲昏心智的弟子,哪里管什么礼义廉耻,满心都是自己得道突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法宝与美女揽入怀中的幻想,见有人阻挡在门前,立刻齐齐发声,表露厌恶之态!

    吴全将众人已经煽动到了这个程度,要他收手万不可能,此刻见这家伙就要坏事,当即咬牙切齿之下,对其破口大骂!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袁晓峰好日子到头了,为何不允许我等也跟着沾沾光?他是品德高尚不假,但,那关老子什么事?老子又没有受过他的恩惠!”

    先前与他对视配合那人,也狐假虎威,向前猛然欺近一步,一把就将其衣领死死扣在了手中!

    “识相的速速滚开!袁晓峰又不是你爹,你特么装什么出头鸟!”

    “你……你们要是敢胡作非为,袁师兄得知之后,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被勒的脖子青一块紫一块,那仗义执言之人离开地面的身体不住扑腾,像一只失去自由的囚鸟。

    “不会放过我们?莫说他袁晓峰如今丧失了修为,再没有报复之力,就算他有,又能拿我们这些人如何?

    在修真界混,自然要有被人抢夺资源的心理准备,再者说,一百多号人抢他,他难道还会一个个上门报仇?

    哈哈哈,说你是个傻瓜,你还真是傻得可怜。法不责众,你听过没有?小混蛋……”

    猖狂的声音击破此地淡雾,震得山门嗡嗡作鸣。

    一把将手中之人大力甩飞,下一刻,吴全双手捏出一条土灰色劲气,犹如破囚而出的蟒蛇一般,朝着面前无人可挡的山门便重重轰了上去!

    轰隆!

    两扇山门在如此重击之下,自然没有阻拦之力,就这般,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坠落在地。

    与此同时。

    洞中那只袁晓峰放置着石桌的地方。

    跃入众人眼中。

    “快看,那石桌上似有宝物在摆放……”

    袁晓峰踏上上山小道,走完最后一节台阶,见到的便是这一幕众人争先恐后,飞身入内的场景。

    一声痛心疾首的呼喊首先入耳。

    紧接着。

    一个摔得鼻青脸肿的书生气弟子,指着他那破开的洞口,气的泪光闪烁,一瘸一拐朝他慢跑过来。

    “袁……袁师兄……你快,你快阻止他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