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五十八章 交出身上灵石,滚!
    那一只乌丝储物袋,在一阵混乱之中,飞向半空,迅速被欺身上前的袁晓峰用手掌接中,旋即,一声酣爽笑声,从他喉间肆意纷飞!

    “哈哈哈!区区凝气七层,连这袋子上的禁制都破不了,也敢来我这琉璃洞中撒野?”

    处于呆滞状态的众人,被这爽朗笑声扯回现实,浑身都在颤抖!

    凝气七层!

    那是货真价实的凝气七层!

    已经达到了可以利用自身放出的灵气,短暂掠空的境界,做到提物千斤,举重若轻!

    他们这群人中,修为最高者不过凝气二层,由于根基浮躁,这种修为,袁晓峰出手都能将之镇压。

    更别说遇到吴全,在他面前看都不够看的,出手之下几乎一招就可定胜负!

    就是这样一个在场最强者。

    他……他居然,连袁晓峰的袋子上的禁制都破不了!

    连里面,袁晓峰口口声声所说,装着的两只布靴都挨不到边!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袁晓峰之前实力处于巅峰时刻,简简单单一个灵识烙印,都足够叫寻常修士望而生畏,一个不慎,便是倒飞吐血的下场!

    连一个袋子上都有如此可怕的禁制,若他再抛出一件法宝催动,那自己这些人,岂有完好无损从这山洞走出之理?

    刚刚对于袁晓峰的轻视小看,转眼就变成一道道忌惮畏惧的怯懦目光!

    “怎么可能……这家伙可是凝气七层,这样轻易的就败了?”

    “太快了!这家伙飞出去的太快了,该死的,那袋子上究竟是有什么!”

    看的刚刚还气愤的满目通红的魏岩,激动的手舞足蹈。

    “袁……袁师兄果真神人,不用出手也能叫这家伙自食恶果……”

    “是啊是啊,袁师弟果然神威过人,今日是我等被猪油蒙了心,还请袁师弟大人有大量,放我们一马吧……”

    “袁师弟,进你洞中抢劫,可都是这个家伙带的头啊,我当初也是不情愿的,迫于他的威压,只好妥协,看在我什么都没抢到的份上,还求你高抬贵手,不要与我计较了……”

    “袁师弟,我还有事,今日是个误会,改日我亲自上门赔罪……”

    有几个机灵弟子,见洞中形势已经不复之前对自己有利,赶忙低三下四就要讨好。

    “我看谁敢走!”

    袁晓峰对此无视,一声震怒发出,一把散出磅礴灵气将地上碎裂的人头大小的石块抓在手中,环视一圈,星目如雷!

    更是为了助长声势,他直接将从怪妖林猎捕而来的下品妖丹吞入腹中,一时气息更为雄浑恢弘,隐隐有直接进入凝气四层的迹象!

    吓得这群人没人再敢吱声。

    这才手握储物袋,踩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向被砸的倒飞出去的吴全。

    此刻的吴全。

    因反震之力太强,直接胸口塌陷了一圈,淙淙的血水从他口中流淌洒下,随呼吸频率发出咕咕的吐血声音。

    甚至连惨叫都没机会发出,就变成了瘫软在地上废人模样。

    至于先前为他充当马仔,当马前卒的那个手下,见势不妙,此刻早已溜之大吉,匆忙跑去山下报信去了。

    见袁晓峰走来,沾了血污的手指不停地指指点点,披散的头发垂至肩膀,恶毒的双眼不住的发射着刀刃一样阴森的目光。

    直至从怀中掏出一颗药丸吞下,吴全这才勉强可以说话。

    “袁晓峰,你居然敢阴我!”

    “阴你?这还算得上阴?明明是自己技不如人,没办法打开这袋子好吧?你叫吴全?这名字我感觉不太配你,今日过后,干脆改名叫吴能吧……”

    袁晓峰打趣道。

    同时右手扣在左手上,发出阵阵抱拳之时的嘎巴嘎巴骨节脆响。

    “你……”

    “你什么你?如今失去了行动之力,你还是少动弹比较好,要不然,我一个不小心把你的胸口再弄断几根肋骨,那可就不好了……”

    众人心头一寒。

    吴全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你……你敢!”

    “我不敢?在这玄虚宗,还真没我不敢的!”

    袁晓峰双拳之上早已被透体而出的灵气缓缓覆盖而上,此刻一听,立刻发动雷霆一击,他本就经受了淬炼,而今又是暴怒之下,瞄准那塌陷的肋骨就是狠狠两拳!

    凝气七层修士体格虽然不复羸弱,但受伤之后,苦无防御之法,只能硬生生接受。

    两拳之后!

    又是清脆的骨节断裂声响起!

    痛的吴全眼珠子都快瞪出来!

    “啊!好痛!袁晓峰!我要杀了你!”

    “杀我是吧?”

    砰砰!

    又是实打实,拳拳到肉的轰击!

    叫声之惨烈,一阵胜过一阵。

    落在这不甚大的山洞里,犹如顷刻将这里变成了人间炼狱。

    一直到打得吴全快要昏迷过去。

    袁晓峰这才似乎发泄了一点怒气。

    开始选择性忽视他那半死不活,惨白的吓人的脸色,而后,双手在他身上摸索,查探起他的储物袋来。

    刺溜一下。

    吴全的储物袋叫他一把从腰间扯下。

    “你说得对,身为弱者,就该有被抢的心理准备!”

    灵识快速抹去灵魂印记。

    作为赔偿,袁晓峰毫不介意的将之收入了自己的腰包。

    看的吴全又是口鼻中涌出一团鲜血。

    在场众人见如此血腥手段,内心早已后悔不跌,此刻见吴全被抢,直怕自己成为其后。

    虽说有百余弟子。

    但早已被袁晓峰的本事吓破了胆,哪里还有齐心协力的斗志,都生怕自己被袁晓峰挑中作为出气筒。

    于是乎。

    就在袁晓峰眼神再度扫视到他们身上之时。

    吓得抖若筛糠的低阶弟子直接扑通一声跌在地上,直接告饶,高声忏悔起来。

    “袁师兄,我错了!我不该在此滋事,还请你饶了我吧……”

    听得袁晓峰一阵糟心。

    今日之事首恶已被自己设计伏诛,他深谙法不责众之理,念及剩下的都是些虾兵蟹将,只是一时脑热,被人带进了阴沟,不算什么大奸大恶,故而,一挥手,磅礴威压如决堤洪水直接铺泄。

    击中之人,立刻喉头一甜,忍不住嘴角泣出粒粒血珠。

    “哼,今日破我洞府之事,看在诸峰掌座的面子上,暂且就放你们一马。但,活罪可免,罚罪难逃!

    交出身上所带灵石算作赔偿,然后都滚吧!

    别再让我看见你们,再有下次,就算拼的被宗门通缉,我袁晓峰也要出手将你们灭杀!”

    叮叮咚咚。

    地上响起一片狼藉之声。

    片刻后。

    灰尘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