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请让我低调修仙 > 第六十二章 陆你妈!
    玉渊宫中。

    一只由灵木根底雕刻而成的古朴茶桌前,掌门何洛阳与黑袍中年人相对而坐。每人手边各放置一杯香茗,雾气袅袅升腾,氤氲出沁人心脾的清香,令这间空旷的有些可怕的大殿中,陡然增添了人间不少香火气。

    高高的宫灯上,散射出柔和的光亮,将黑袍之人的脸庞照亮,露出那份棱角分明,不动如松的沧桑面容。

    是执法堂堂主严松。

    一口茶水入腹,淡淡的甘甜在舌尖蔓延,严松轻吁一口气道:“掌门,今日袁晓峰琉璃洞被砸一事在宗门内闹得沸沸扬扬,为何,你得知之后,却没有像往常一样,选择去主持公道呢?

    寻常弟子你都倍加关爱,为何到了袁晓峰身上,你却表现得这般冷漠?”

    何洛阳将杯盖盖在茶杯之上,轻微的触动声响起,感慨而言:“因为他是袁晓峰……”

    “因为他是袁晓峰?这话我不大清楚……”

    严松眉眼不着痕迹的抬了抬,疑惑问道。

    “师弟,你还是喜欢明知故问。”

    何洛阳轻笑,双掌从茶桌上撤去,而后隐入宽大袖袍中。

    “天骄?何谓天骄?天骄必须能从微末中崛起,能受得了赞美,更能禁得住诋毁。晓峰此子,太过不争,太过淡泊名利,人人皆以为他仁善可欺,故而导致今日之事的发生。

    身为执法堂堂主,师弟你应该比本座要清楚得多,一个人若是只一味的仁心仁德,没有些雷霆手段,那么,他终将会被其所累。

    今日之事,本座不去管,就是为了让此子经受磨难,从而识别人心叵测,必要之时露出锋芒。

    我未去管,他也未来告状,那就说明,此事他已经想好了万全的处理方式。

    一个只会飞翔而不懂亮出利爪的雄鹰,是不可能在弱肉强食的修真世界存活下来的……

    不过,若他肯主动开口,本座还是愿意为他倾尽全力。毕竟,这玄虚宗中,能让本座欣赏的人不多……”

    严松默然不语,嘴角弥漫淡淡苦笑。

    “袁晓峰,希望你吉人天相吧……”

    ……

    月黑风高夜。

    报仇进行时。

    自从陆羽升知道袁晓峰琉璃洞被砸之后,他就火急火燎的从从极之渊那里网玄虚宗赶。终究是碎凡境的修为,更遑论他还有一件贴身法宝,其用来行路速度极快,乃是昔年他喜好与人打斗之时用作保命的王牌,于今日天黑之时,他赶了回来。

    这段时间。

    其实他一直都在默默关注袁晓峰,虽说他这人喜欢炫耀,喜欢装比,喜欢把袁晓峰这个得意弟子挂在嘴上,但在关心徒弟这件事上,他却一点都没含糊过。

    多年的培养,袁晓峰早已相当于他的亲子。

    故而,弟子的每一次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的极大关注。

    从玄虚宝鉴中出来,他能想到自己这个弟子的失落,也能感同身受,明白他的无助和落魄,故而,为了最大程度的保住他的自尊心,这将近一个月的时光,他都没有主动去打扰过他,说过一句安慰的话。

    可不安慰,不代表不记挂。为了能尽快帮助袁晓峰重新崛起,他不惜跑出宗门去寻找灵丹妙药,探查一切有可能帮助其恢复实力的方式。

    疲于奔命,加上自己在玄虚宗外无信息来源,故而,跑了一个月,他只得到了一个召开空间交易会的消息。

    原本出了宗门,他打算的是,能帮袁晓峰多弄一些灵石,哪怕自己苦点累点,甚至帮别人当打手,他也愿意,那样的话,空间交易会中搞到宝贝的把握自然也会大一点。

    却未曾想,今日,却是发生了这件令他怒发冲冠,气的差点要吐血的恶事!

    琉璃峰洞门被毁!

    袁晓峰孤身面对凝气七层修士的欺凌!

    如此恶行,足以叫他血脉贲张,想要杀人!

    最最令他伤心欲绝,心急如焚的是,在他回来之后,居然在琉璃峰未曾找到自己心爱的弟子!

    在苦苦寻找没有结果之下,他压制了多年的暴躁情绪死灰复燃,既然寻不到,索性也就起了帮弟子狠狠出气的心思!

    此刻,凌空虚行,祭出那只飞梭法宝支撑自己在玄虚宗上空穿梭,他目光冷的似可冻死一头牛,细细扫视每一处外门弟子修行的山峰,同时右拳握的紧紧,丹田中修为灵力活跃如浪,时刻准备出手展开血腥报复!

    苦陀峰。

    彩蝶峰。

    宝斓山。

    一处处山峰在他瞪圆了的怒目中扫视而过。

    直至来到云龙峰。

    他感受到了一股与袁晓峰琉璃洞中破损后遗留下来气味高度相同的信息。

    咻。

    如一道天降煞神平稳落下。

    此时。

    正碰上那一群结伴同行,心有不甘正欲呼朋引伴,重新返回袁晓峰洞府中再行不义威逼之事的低阶弟子!

    “我跟你们说,刚刚,我已邀请了苦陀峰的表哥,他修为高深,对这袁晓峰招蜂引蝶也早有看不惯,如今正急速赶来,相信用不了多久,便会与咱们会合……”

    损失了两块灵石的包子脸持剑修士,正恶狠狠的说道。

    “我也叫了人,是牛角峰的一位师兄,我对他称,袁晓峰随身携带多种法宝,若是他肯出手,定然能够不虚此行。他修为是凝气五层,相信只要他出手,袁晓峰就算反抗也会顷刻被拿下……”

    一个穿着黄褐袍服,长相瘦高的家伙如是而道。

    正与后面同行十几位师兄弟说着这句话呢,突然之间,在他视线尽头十余丈外,一阵冷冽阴风迎面吹来。

    受此风刺激,他皮肤外层忍不住打起一阵鸡皮疙瘩。

    正欲对这夜半挡在面前的不长眼家伙开骂,仗着人多势众也逞一逞威风,却就在抬眼的一瞬间,他如遭雷击,整个人支支吾吾,再也说不出话了。

    “喂……喂!竹竿儿,你倒是走啊,怎么突然不走了……”

    后面之人被挡住,行动受阻,忍不住伸出手去推了推他。

    但下一刻。

    立刻也被吓得面无人色。

    “陆……陆长老……”

    陆羽升黑的如同锅底的脸蛋上,泛起一团青色的暴躁灵雾。

    “陆你妈!今天,就是你们这群杂碎砸了我峰儿的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