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 > 第2章:妾身是清白的
    “是!”

    立即有侍卫上前,就要押起跪在地上的乔如星。

    乔如星不等他们出手便站了起来,神色如常,只是胸腔剧烈的起伏泄露了她的身子其实很难受。

    拖着断腿,慢慢前行,每走出一步,脚下便蜿蜒出暗红的血迹,就这么一步一步走到了荣王的面前。

    侍卫看着她这渗人的模样,一时间倒是忘了去拉她。

    她的腿是前日被打断的,因为不小心踩到了乔思思的新裙子。

    伤口已经凝固了,只是这么一动,便渗出了暗红的血。

    荣王看着如残花败柳般的她,蹙紧眉头,沉声问,“你干什么?”

    乔如星抬起了眸。

    红莲花灼烧了半边脸颊,剩下的半边脸颊同样通红得如春日的桃花,一双星眸清澈如水洗的黑曜石,倒影出他阴鸷的俊脸。

    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她终于能纵容自己一次,放肆的看着他,看着这个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

    他是她的骄傲,她的天,她的未婚夫君。

    而她……她什么都不是了,只是一条无足轻重的,只配给他心爱的女人试药的贱命。

    哪怕是试药的贱命,今日之前,她还是庆幸的,庆幸自己对王爷还有用处。

    她试过太多的药,那些药的作用千奇百怪。

    有时候像被架在火上烤,有时候又像被扔进了千年冰窖,有时候像被万蚁啃噬,有时候又像个死人一般动弹不得。

    有时候是呕血不止,有时候是七孔流血……

    她的脸,她的身体,早已坑坑洼洼,满是伤痕,破败不堪。

    她都习惯了。

    不过是一条命而已,只要对王爷还有一丝用处,只要她还能远远的看着他,那就足够了。

    七岁那年的杏花微雨,他救了她,她这条命早就是他的了,帮他心爱的女人试试药又有什么关系呢。

    没关系的。

    可是,这次不一样了,她服下了红莲花毒,药王说了,红莲花毒带催情作用,需发作之时与男人圆房,怀上孩子之后,脐带血可解妹妹身上的寒毒。

    妹妹是他心爱的女子,既是脐带血能解妹妹身上的寒毒,她也是愿意的。

    只是没想到,王爷要将她送给别的男人。

    哪怕她爱得再卑微,她也不能当着他的面被别的男人碰啊!

    “王爷,广华君是妾身阿哥,妾身与阿哥从头到尾都是清清白白的,阿哥没有碰过妾身,妾身是完璧之身。”

    荣王眉眼间染上了一层寒霜,冷然道,“清白?乔如星,大佛寺里我亲眼看见你们滚在一起,你当本王瞎的吗!

    广华君不是你阿哥,他是你乔府捡来的野种!”

    荣王最后一句几近咆哮!

    他堂堂王爷,他的未婚妻竟然背叛了他,在寺庙里跟个臭和尚搞在一起,弄得京城人尽皆知,他颜面尽失!

    乔如星唇边勾起了一丝苦笑。

    王爷不相信她,她解释再多遍都没有用。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罢了,也无需解释了。

    “妾身祝郎君千岁,这一生,平安喜乐,所求皆能实现,余生无病无灾。”

    她的目光温柔,语气平静,“愿郎君年年添福禄,事事都吉祥。”

    荣王冷冷的睥睨着她。

    她平时对着他总会紧张,说话磕磕绊绊,现在竟然是难得的流畅。

    乔如星对他柔柔一笑,忽然朝他靠了过来,低声道,“妾身先行一步了,王爷珍重。”

    她转身,冲着墙壁撞了过去。

    ……

    柴房只有一扇很小的窗户,惨淡的月色照进来,无声的洒在地上。

    阿星头疼欲裂的睁眼,发现自己五脏欲焚般躺在了这个破地方。

    很热,热得想死!

    她是顶流美妆博主,粉丝千万级别那种,正在跟她的粉丝们直播换头美容大法的……

    只记得一道闪电划过,轰雷响起……

    醒来后她就在这里了。

    妈呀,她不会被雷劈了吧,渡劫呢!

    撑着脑袋坐了起来,不属于她的记忆汹涌而来,一下子撞入了她的脑子里。

    心腔骤然剧烈的绞痛了起来。

    乔如星想要骂娘,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女人啊,竟然为了一个臭男人寻死!

    妹妹为了救荣王身中寒毒是假的,荣王其实是姐姐救的,姐姐与广华君的事情也是妹妹一手策划的,这个傻大姐被人耍得团团转!

    她上辈子除了爱美,啥也不爱,不偷不抢,还做慈善,还抓过小偷打过流氓,怎么会这么衰,穿到一个傻大姐身上!

    断脚,毁容,中毒……

    特别是这毁容,简直叫她不能忍,她可是美容教主,怎么可能容许自己毁容。

    乔如星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还不如被雷劈死算了!

    丑一刻都不能忍,当务之急是要找个男人解毒。

    红莲花毒是情毒,必须与男人圆房才能解,不然会七孔流血而死。

    所以原主这个妹妹真是狠啊,半点没有给她这个姐姐活路。

    毒解吧,非贞洁之身,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嫁给荣王,不解吧,等死!

    草!

    乔如星忍着身上噬心的灼热,起身打开了门。

    不想就这当儿,一个黑袍男子一闪身闯了进来,一个反手便将门栓死了。

    乔如星倚在门边,就着月色看他,男子蒙着半张脸,只看见了一双漆黑深邃如寒潭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