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蛰龙赘婿 > 第680章 或许有一个人,最有可能!
    琉璃市区,一栋价值上千万的豪华别墅里,显得有些诡异,明明还是大白天,但别墅的窗帘却是被拉上了。

    偶尔有人路过别墅,都会暗暗摇头,无不感慨上一句:“年轻人的生活,就是充满活力,也不怕累死!”

    住在附近的人都知道,别墅内的主人,夜夜笙歌,不分白天黑夜。

    其中女子嘿嘿时发出的声音,太过撩人,仿佛不知道节制为何物。

    这不,太阳才刚刚偏西,别墅的窗帘就已经拉上了,当然,也有可能是一整天都没有拉开过。

    但这是别人的生活,附近的人根本没有权利去管,就算有权利去管,也没人敢去招惹别墅的主人。

    据说里面的人,有钱有势,招惹过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而此时,在别墅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位赤裸着上半身,正喘着粗气的青年男子。

    从此人的肤色上看,倒不像是炎黄族,皮肤白的吓人,看上去毫无血色,像极了西方的吸血鬼。

    但从容貌上看,又并非西方面孔,是位货真价实的东方人。

    此刻,这名男子正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位,不着片缕的女子。不用想都知道,这两女定是与他酣战的伴侣。

    若不仔细看,还会以为这两位女子,是因为疲劳过度而昏死了过去。

    但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她们躺在地上,一直保持着原有的姿势,已经很久了,纹丝不动!

    连呼吸所产生的胸腔活动,都未曾出现过。

    显然早已死透了!

    但坐在沙发上的男子,却是恍若未觉一般,那双充满阴鸷的眸子,一直死死的盯着地上的两具女尸,仿佛在欣赏某件艺术品。

    “少爷,既然完事了,那就该休息了!”

    这时,一道略显清冷的声音,在男子身后悄然响起。

    男子闻言,眉头微皱,没有回头,语气冰冷道:

    “妙妙,本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我练功的时候,不要来打扰我!”

    悄然出现在沙发后面的女子,名叫

    (本章未完,请翻页)

    玄妙妙,这名字是男子为她起的称谓,至于女子的真名叫什么,无人知晓。

    而她似乎也没有身为婢女的觉悟,听到青年男子的话后,直言反驳道:

    “少爷,我也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每日的练功时间,不得超过九个小时,你自己说说,你有哪次听过我的话了?”

    青年男子应该是极为了解,这位婢女的脾气,因此听到她的话后,不但没有丝毫怒意,就连微皱的眉头也跟着舒展了开来。

    淡然一笑道:“妙妙,有些时候,我都有点怀疑,到底你是主人,还是我是主人?”

    “当然你是主人了!”玄妙妙回答干脆。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每次都是你在训我?我怎么感觉自己这个主人,当的有点窝囊呢?”青年男子摸了摸鼻子,颇有些无奈道。

    身后的玄妙妙闻言,冷哼一声,轻啐道:“哼!还你窝囊?你还有脸说?

    也不知道是谁,每次在练完功后,非要在我身上检验一下练功成果?

    每次都搞的我腰酸背痛,你自己说说,这到底是你窝囊,还是我委屈?”

    “哈哈哈……”

    青年男子闻言,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随即半真半假,半开玩笑道:“妙妙,我发现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你说,万一我爱上你了,怎么办?”

    闻听此言,玄妙妙微微侧头,认真的想了想,这才开口道:“那我就杀了你!”

    她的语气中,不含一丝感情,毋庸置疑。

    “哈哈哈……”

    青年男子闻言,先是愣了愣,随即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只不过他这双满是笑意的眼眸深处,隐藏着一抹浓浓的悲伤,身后的女子并未察觉。

    大笑良久之后,男子止住笑声,忽然神色一凛,对身后的玄妙妙道:“师尊布下的那座血煞大阵,被人给破了!”

    玄妙妙微微点头,神色如常,回应了一句:“这我知道,所以我才过来看看少爷。”

    青年男子闻言,往沙发上一躺,很是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气无力摆了摆手,对玄妙妙道:“去吧!”

    于是,在这天下午五点左右,豪华别墅附近的居民,看到两位体态婀娜,容貌绝美的女子,自那栋别墅里走了出来。

    她们媚眼如丝,勾人心魄……

    ------

    郑婉蓉追上郑少歌的时候,郑少歌正在计算,刚刚收获的阴煞之气有多少,全部炼化后,能否让自己的修为更进一步。

    之前随手招上来的那团血水球,之所以眨眼间就变得清澈透明,是因为郑少歌在其中动了手脚。

    否则,以他的能力,挥手间就能解决此地的问题,又何需这般麻烦?

    那团水球,看上去虽只有拳头大小,但却是内藏乾坤。在落入郑少歌掌心的时候,他就在其中加持了数道法阵。

    其中有聚灵阵、傅灵阵、噬灵阵……种种阵法组合而成,形成了一个小型黑洞。

    在射入那血水中之后,追根溯源,把这片区域的阴煞之气,尽数吸收殆尽。

    在进入工地之前,郑少歌就对此地的阴煞之气,做了一番预估,其总量之大,连他都没有把握在短时间内,将其全部炼化。

    于是他想到了利用阵法,将这些阴煞之气先保存起来,待日后再进行炼化。

    还有一点,是要在刘仲根等工人面前露上一手,好让他们信服后复工。如此一来,正是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有了这些阴煞之气,说不定能助我的修为,突破到‘天境初期中段’。”郑少歌心中暗道:

    “倘若真如预期这般,突破到‘天境初期中段’修为,那别说武神分身,就算是其本尊来了,也能揍他个七荤八素不带汤!”

    “小歌,你之前问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这个问题,我刚刚又仔细的想了想,或许有一个人,最有可能!”

    郑婉蓉跑到郑少歌身旁,有些气喘吁吁道。

    由于血煞大阵被破,此地恢复了正常气温,郑婉蓉小跑而来,鼻尖上已是布满了汗珠,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晶莹剔透……

    【本章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