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我靠红包群发家致富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许知善上楼的时候,小环环眼巴巴的看着门口的方向,表情很是委屈。

    许知善进门之后,看见被抱着的小环环,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融化了。利妈妈也知道现在当妈的人的心思,把小环环塞到许知善的怀里,进厨房帮着利爸爸收拾厨房去了。

    小环环搂着许知善的脖子,非常激动的亲亲蹭蹭,嘴里黏黏糊糊的喊着:“妈、妈......”

    许知善整个人都愣住了,回头看着利阳秋,不可思议的问道:“他,他喊我了?”

    利阳秋笑着点了点头,伸手抱住黏在他老婆身上的臭小子。小环环不想和许知善分开,憋着嘴,朝许知善这边挥着小胳膊小腿,嘴里还着急的喊着:“妈妈,妈妈。”

    虽然含糊,但是发音很准。

    许知善说不上来此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她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很满,很暖,有什么呼之欲出。

    走过去,伸手接回来小环环,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以作安抚。她眉眼含笑,微微抬头撩了利阳秋一眼,道:“别逗他,都要哭了,小心以后,生你的大气。”

    “没事,几十年内,他打不过我。”利阳秋伸手捏了捏气鼓鼓的小环环的肥肥的脸颊,一点没有刚才分开他和妈妈的坏人的自觉。

    “哪有你这样的,小心他以后拔你的氧气管。”许知善气笑了。

    “他不敢,他妈妈不让。”利阳秋挑了挑眉,道。

    许知善笑而不语,这几年,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小环环生气了,坏爸爸不仅分开他和妈妈,还抢走了妈妈的注意,他动了动小屁股,让自己的后脑勺对着利阳秋,蹬了蹬小腿,许知善顺着他的力道松了手,小环环借力总算是让自己的脸正对许知善的脸了。

    他定定的看了许知善两秒钟,然后咧开嘴笑,许知善不由自主的跟着笑。

    下一秒,小环环完全没有任何前兆的往前一贴,嘟起来的小嘴就朝许知善的嘴上亲过去。

    还没碰到,就被利阳秋眼疾手快的拎着后脖子一拉,强行拉开了他和许知善的距离。

    小环环咿咿呀呀的抗议,不料,再抗议都只能对着利阳秋的黑脸。

    “你小子想干嘛?”

    “咿咿呀呀!呀!嗷!”

    许知善看着对峙的父子俩,忍不住笑出声来。

    利妈妈和利爸爸带着山珍海味从厨房出来,一家人笑着吃了一顿晚饭,晚上许知善也睡在了这里。

    第二天,一家五口前往泽长省,许爸爸和许妈妈见到了心心念念的女儿和女婿,心头吊起的那块大石头总算是松了下去。

    许知善和利阳秋,包括利爸利妈都没有对许爸许妈说许知善失踪的消息,许知善以为爸妈应该是不知道的,他们看上去也确实像是不知道。

    甚至还在抱怨她和利阳秋两个人去北方救灾,居然一个电话都不打过来,批评之后就是让两个人保证,以后再也不能出现这种情况了,他们在这里多担心啊。

    许知善和利阳秋连连点头,不敢说什么。

    吃完饭,晚上,万籁俱寂,许知善起夜。蹑手蹑脚的去厨房找水喝。基本上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但转身的时候却看见进了厨房的许妈妈。许知善愣了一下,带着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妈妈,把你吵醒了。”

    许妈妈摇了摇头,看了看许知善手中的水杯,问道:“渴了?”

    许知善笑着点点头,道:“有点,出来喝杯水。天冷,妈妈快回去睡觉吧,别冻着了。”

    “房间里没有暖气,没有北方暖和吧?”许妈妈摇了摇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双手捧着,站在许知善的边上喝了起来。

    许知善不清楚,道:“不知道,我去的时候,基本上都在室外,也不知道有暖气的北方室内是不是比我们房间里暖和,怎么了妈妈?是家里太冷了吗?要不然铺地暖?”

    许妈妈摇了摇头,在许知善转头看过来前,将自己眼中的情绪都收了起来,黑夜掩盖了她的表情和微微颤抖的手,她看着面前健康安全的女儿,忍着心头的后怕,强挤出笑意,对女儿道:“没事,我就是好奇问问。”

    许知善安静了一会儿,将手中的水杯放下,靠着记忆中厨房的模样,摸索着将厨房的灯光按亮,回头对上猝不及防的许妈,她焦急的走了过去,手足无措的看着许妈,担心的问道:“怎么哭了?”

    许妈忍了一整天,到底在女儿的轻声细语中崩溃,她搂着已经比自己还高,还有力气的女儿,撕心裂肺却又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哭的是那么的伤心,是那么的害怕,是那么的崩溃。

    许知善被许妈妈的手捏的发疼,可是她一句话也没有说,看着这样的许妈妈,她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呢?许爸和许妈或许早就知道许知善遇见了危险,早就担惊受怕和很长一段时间,可是不想让她担心的许爸和许妈今天愣是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可是,家里轻轻的一点动静就能惊动从不起夜的许妈妈,她担忧又焦急的出来,看见了正在喝水的许知善。

    她接着黑夜放肆的关注着自己的女儿的一举一动,可是,同样熟悉许妈妈的许知善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她的反常。

    许知善抱着许妈妈,无声的流泪。

    不知道哭了多久,许知善嘶哑着声音,轻声的说道:“以后不会了,我会保护好自己,我会记得给你们打电话的。”

    许妈妈说不出话来,只是哽咽的说着:“好、好、好。”

    许知善进房间的时候,利阳秋醒了。

    许知善进了被窝,朝他怀里钻,他搂着许知善,压低声音问道:“怎么了?”

    许知善还带着一丝哭腔,道:“嗯,没事,就是妈妈知道我遇见危险的事情了,刚才哭了,我没忍住。”

    利阳秋搂着许知善,吻了吻她的额头,道:“没事了,没事了,大家都没事,以后也不会有事。”

    “嗯,以后也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