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满级大佬每天都在崩剧情 > 第338章 出门没看黄历
    夏至看着刚收到的信息无比激动。

    她忍不住又发了一条:【你,真的是夏离吗?】

    对方很快又回复了一条:【嗯。我是夏立。】

    没错了!

    要是别人,是不会说自己是夏立这个本名的!

    夏至看着这几个字,忽然抱住自己就蹲了下去。

    呜呜呜,太高兴了,太高兴了,真的是他,真的是他啊!

    夏至激动的不能自已,她流着眼泪,手抖抖嗦嗦的拨打这个号码。

    对方的手机铃声虽然在耳朵边响,但却像在她心里敲打一样,让她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忽然,铃声停了,里面有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喂?”

    夏至:“……喂。”

    电话确定通了,但两人却陷入了沉默。

    大家都不说话。

    仿佛有千言万语,但又不知道从哪儿开始说。

    许久,对方才轻声说:“知道你病了,没敢再打扰你。”

    他的声音非常好听,真的就是陶然描述的那样,听着能让人起一层鸡皮疙瘩,太治愈了。

    但夏至激动的不是这声音,而是这个人啊!

    夏至大力吸了吸鼻子,压抑着自己那激动无比的心,让自己的声音也尽量是温柔的,平和的:“嗯,没事,我好多了。”

    接下来,又不知道要说啥。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但这次,两人不约合同的笑了一声。

    听着对方的笑声,感觉到对方的激动,两人又不约合同的抽泣起来。

    电话里的抽泣声此起彼伏。

    最终,夏至尽量避过人,靠在学校一个拐角处的走廊上,抱住电话泣不成声:“呜呜……夏离,我找一天,去京市看你,好不好?”

    夏离清晰的回答她:“好!”

    “不要伤心,不管过去是什么样的,就让它过去吧,啊?”

    “好!”

    “我会护着你的,我一定会的,你有我。”

    “嗯,好!”

    “那我让你和公司尽快提解约的事,你提了吗?”

    “提了,但是……”夏离顿了顿,轻描淡写的说:“练习生管理经理说,最近公司里事情特别多,提解约不会有人理,要稍微等一等。”

    夏至:“那你别管,你先离开。我给你打一笔钱,你先去外面租个房子。违约金我也会想办法。”

    “我不要你的钱,我会自己想办法。你才多大。”夏离说这话的口气,带着嗔怪,不像个弟弟,倒像个哥哥。

    夏至心里的暖,腾腾的燃起来:“夏离,我是你姐姐。”

    夏离似乎低低的笑了一声,但没喊姐姐,只说:“放心吧,我会好好的。嗯,不能说太久,还有事。”

    “我……那我尽快来京市看你。等我来了和你细说。”

    “好。要最少提前一星期告诉我,要请假的。”

    “好的。”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这次,夏离先开口:“你,多保重。”

    夏至:“嗯,我会尽快来。”

    “嗯。”

    两人都不说再见,也都不挂掉。

    最后,夏离小心翼翼的说:“练习生,电话不是能随时用。”

    夏至:“什么意思?”

    “就是训练时候不能用,现在要交上去了。”

    “哦,那我会给你留言,再见。”

    “再见。”

    这才算是挂了。

    但夏至依然兴奋。

    她捂住脸,把自己一阵摇晃,还哐哐撞墙,喜悦在心底乱晃,她只觉得自己被一阵幸福感包围着,无法言表。

    忽然,有个声音低低的响起来:“你……有羊癫疯啊?”

    夏至猛的转身,就看见葛晓文抱着一叠书,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她。

    夏至:“……”

    这棵绿茶是几时站在这儿的?

    她第一次接到夏离的电话,实在太兴奋了,都没有留意周围,倒让人看笑话了。

    夏至一语不发,拎了书包就走。

    “你等等。”葛晓文叫住她。

    夏至微微转头:“什么事?”

    葛晓文上前两步,咬着唇,皱着眉,两只眼睛转来转去的,似乎有难言之隐,夏至等了半天也不见她开腔。

    夏至:“你便秘啊?有事说事,没事以后不要叫我,我们又不熟。”

    “真粗俗!“葛晓文的眉皱得更紧了,先嘀咕一声,才撇嘴说:“有一个出名又赚钱的机会,我好心好意想问问你要不要。”

    “切!”

    夏至冷嗤一声,摇摇头,快步走了。

    什么鬼!

    真的是,没有话题的人之间,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的,就算礼貌的听人说话,最终的结果就是这样罢了。

    葛晓文看着她的背影,嘴张了几张,终究还是继续追了上来,一把拉住夏至校服:“哎,你怎么回事,我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

    夏至:“回答什么?好,我不要,行了吗?”

    “可你都没问我什么事呢。”

    “什么事我都不要。可以了吗?”

    “你!”葛晓文气得脸发白,但手不放:

    “你不要这么早拒绝好吗,你家不是穷吗?你不是没钱吗?我都说了,给你一个出名又赚钱的机会了,你问都不问。你是好吃懒做还是怎么的?”

    夏至叹气,她穷,是人家非要抓住她做事的理由吗?

    “那你听好了,我再说一遍,我不要。我穷我没问你借过钱吧?所以我是不是好吃懒做,跟你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夏至拎了拎书包的肩带,大力甩开她手,转身就走。

    却不想还撞上了人。

    “哎哟!”

    对方低呼一声,继而急急的说:

    “夏至,我找你有点事,上次你们表演的魔术节目,能给我说说细节,让我写一篇通稿吗?”

    夏至退后一点,定睛一看,纪文炫。

    这可奇了怪了,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大早的就撞见这两个人了。

    夏至不说话,她转头看看,前有纪文炫挡着,后有葛晓文追着,这两人是说好的吗?

    葛晓文也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纪文炫,但说出来的话,却是温柔有礼的,还带着些女孩子特有的娇嗔:

    “纪文炫你看你,你可以让我和她先说完吗?你没看我为了帮她,追了她一早上了,她不肯听,我手都抓疼了呢。”

    夏至皱眉看她表演,内心无语:手都抓疼了?特么我是穿山甲还是刺猬啊?还帮我?唉,绿茶的等级还挺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