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好孕娇宠:甜妻别太撩苏奕顾北棠 > 第1066章 她的儿子一定还活着
    海景湾。

    在苏奕挂掉白振峰的电话后,顾北棠的手机响了起来,也是白振峰打来的电话。

    她知道这通电话是找苏奕的,看了一眼后接起了电话。

    “喂,爷爷。”

    电话里传来了白振峰冰冷的声音。

    “叫阿奕接电话。”

    顾北棠抬眼看向苏奕,将自己的手机给了他。

    苏奕接起了电话,也不知知道白振峰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他脸上有些冰冷。

    “生意场上,哪能顾及这些所谓的老友,您知道,他公司实际亏空了多少吗?

    账本我让张管家带回去了,您看后再跟我谈这些吧。”

    “若是我的拒绝,您不满意的话,可以,您换人。”

    他说完挂了电话,等再看向顾北棠的时候,眼中已经恢复往常的柔情。

    顾北棠也看出来了,苏奕对白振峰这个爷爷没有像对苏老爷那么亲切。

    可能是从未在一起生活过,还有,白振峰的思维有些古板和固执,两人会起摩擦。

    苏奕见顾北棠望着他,开口说:“他朋友想要和白式合作,被我给拒绝了。

    所以电话就过来了。

    是燕北那家。”

    顾北棠长大了双眼。

    “燕北的老总前两天还找过我呢,我在做过深入调查后也拒绝了,他们家的人做假账做的一流,你爷爷估计是被骗了。”

    苏奕没吱声,隔了一会,他又说:“你感冒了,去休息吧。”

    顾北棠又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垂眼难受的嗯了一声。

    见苏奕还没走,她又说了一声。

    “你赶紧回去上班呀。”

    “不了,我陪你,小李过来了,公司事情,他能处理。”

    “……”顾北棠望着苏奕,好想告诉他,她没有感冒,只是有些难受,可是这些话,她现在还不能说。

    她上前,将头埋在苏奕的心口。

    “那沙发上躺会,我靠你腿上。”

    “好。”

    苏奕坐在了沙发上,顾北棠靠在了他的腿上,他垂眼,伸手轻抚着她的长发。

    顾北棠闭着眼,心思凌乱的很,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中午的时候,苏奕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接通电话后,对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后,他压低了声音。

    “我知道了。

    你去定张去江城的机票。”

    在挂了电话后,他瞧见顾北棠睁开了双眼。

    “吵到你了。”

    顾北棠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也没有啦,刚好要醒了。”

    其实她压根就没睡。

    我满脑子都是从出生到现在,连一眼都没有见过都儿子。

    “你要去江城吗?”

    苏奕看了一眼手机。

    “嗯。

    一个小时后的飞机。”

    “那我去给你收拾衣服。”

    顾北棠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却被苏奕拉住了手,轻轻一带,她坐在了他的身上。

    “不用,不出意外的话,夜里就能回来。

    搂一会。”

    顾北棠一脸无奈,她淡淡一笑。

    “我突然想起我们刚结婚那会的状态,像个仇人一样,特别的讨厌你。

    那个时候,可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们会如此歪腻的在一起。”

    顾北棠的话,也让苏奕想起了从前,那个时候,着实眼瞎,明明救自己的人是北棠,却认成了高姗,还对她那样。

    好在上天眷顾,将北棠送回到了他身边。

    如今,他要做的是,护着她,和她永远在一起。

    他在她额头轻吻了一口。

    “在家等我回来。”

    苏奕走后,顾北棠坐在沙发上,深呼了好几口气。

    她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颓废下去,上天会眷顾她的,她的儿子一定还活着。

    *北城。

    中州酒店。

    负一楼的仓库里,周华浑身是伤的绑在了椅子上。

    他一脸懊恼,差一点点儿,就查出了,可没想到……仓库门被打开,司徒修带着刘管家走了过来,站在了他的身前。

    刘管家仔细打量着他。

    “真没想到啊,若不是老爷警惕着,差点儿就被你端了。”

    周华望着两人,冷呵了一声。

    “要杀要剐,随便。”

    司徒修看了他一眼。

    “被警察盯上,是我早就知道的事情,可我没想到,你居然能从她那下手。”

    周华眼中划过一丝异样的神情。

    “这么说,我猜对了。”

    司徒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周华已经知道了答案,他凄凉一笑。

    “她估计永远都不会知道了,不知道的好啊,若是知道了,我都替她觉得悲哀。”

    “司徒修,为了她,收手吧。”

    刘管家拿出了一把消音枪,抵在了周华的额头上。

    “我跟老爷,挺欣赏你的,怪就怪,你是警察。”

    紧接着“砰”的一声。

    半小时后,司徒修和刘管家从仓库里走了出来,在出了酒店上车后,他看向窗外,感叹着:“上了那条路,哪能收的了手,就算知道是错,也得要走下去。”

    刘管家也叹路一口气。

    “对啊,回头是岸这四个字,谁都会说,但真正回了头,有岸吗?”

    他转头看向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司徒修。

    “老爷,要回家吗?”

    司徒修拉回思绪。

    “去精神病院,看看小美吧。”

    刘管家嗯了一声,启动了车子,他说:“将来,二小姐,一定会理解您的。”

    他车开走后,路边上的一辆车下来一个带着口罩的女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李琪,李琪快步进了酒店,隔了十五分钟后,回到了车里。

    她拿出手机,给二爷打了个电话。

    “二爷,周华死了,一枪爆头。”

    “我知道了。”

    李琪接着说:“另外,我接到消息,苏奕去江城了,二爷,我要过去吗?”

    电话李传来了手指敲办公桌的声音。

    几秒钟后,他说:“不用。

    这一次,不需要我们动手。”

    二爷在挂了电话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床旁,坐在了床边上,望着床上熟睡的女人,伸出手来,轻抚着她的脸。

    她的脸上,比之前,多了两条伤疤。

    他心中猛是一痛。

    “这一晃,都三十一年了,还是不肯接受我吗?

    不过没关系,很快,你就能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回到我身边了。”

    “我真的很想你,那些女人,也不过是像你而已。”

    他痛苦垂眼,如果当初,你没有弄伤自己,让我无法和你在一起,我不会碰那些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