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一夜情深:狼性总裁,不请自来楚凌熙皇甫澈 > 第877章 我为什么不愿意原谅你
    “医生,我太太她……”医生低垂下眼眸,“对不起,涂先生,我们尽力了。”

    那一瞬间,涂一鸣多希望自己是在做梦啊,梦和现实总是相反的。

    他站在原地愣了数秒种。

    “她在手术中已经很努力坚持下去了,可是她的身体被孩子和肿瘤消耗太过,心脏,肾脏等多个脏腑都无力维持了,涂先生,你节哀吧,我们已经进行了手术缝合,将她完完整整地交给你。”

    涂一鸣已经听不到医生的话了,他蹲了下来抱头痛哭。

    医生也十分自责,他们没能拯救那个鲜活的生命。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又响,涂一鸣才接了电话,“她……她走了……”他仍旧哭的泣不成声。

    电话那端的黎嫣也愣住了,没想到最后她还是没有挺过来。

    病房外,老太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来到了黎嫣的身后,“谁走了?

    刚才是谁的电话?”

    黎嫣急忙把手机收了起来,“没谁,我一个朋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母女之间有心电感应,盛莲安似乎能感觉到黎嫣在撒谎,“你骗我!你说实话!”

    “妈,你快进去吧,做完手术需要静养,你这么大岁数了,别让我着急了好吗?”

    “你告诉我,究竟是谁走了?

    是不是你爸?”

    盛莲安能想到的最坏的结果就是黎仲道去世。

    黎嫣急忙摇头,“不是我爸,你不要胡思乱想!”

    “那是谁?

    你快说啊!快说!”

    看见盛莲安的样子,黎嫣咬了咬嘴唇,“是黎姝。”

    “什么?

    !”

    盛莲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的意思她……”黎嫣点了点头,“她的癌症复发了,因为你也生着病,所以没有告诉你。”

    盛莲安一口气没有喘上来便晕了过去。

    黎姝的葬礼办的非常简单,她本就不认识什么人,和涂一鸣结婚以后,圈子就只剩下学校那些同学了,怀孕以后学校的人也不联系了。

    在黎姝下葬后,盛莲安大概也是心情郁结,没过几天也走了,化疗都没来得及做就不行了。

    刚刚安顿完盛莲安的丧事,医院就传来了消息,黎仲道也不行了。

    原本因为一场车祸,黎仲道就成了植物人,情况一直稳定,谁知一个走了,另一个似乎心有灵犀一样也跟着走了。

    黎嫣又忙着给黎仲道办了丧事。

    黎家一下子就只剩下黎嫣一个人了。

    清冷的墓地,黎嫣站在黎姝的墓前,墓碑上的黎姝笑靥如花,那张脸和她一模一样,可是等看久了就会发现,她们姐妹其实并没有那么相像。

    黎嫣带来了一些水果和点心放在了墓碑前,另外还有一束鲜花。

    “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花,所以这些都是我喜欢的,我想我们是双胞胎,可能多少有一点一样的地方吧。”

    黎嫣一一将吃的摆放到墓碑前,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我知道你醒悟了,你变好了,可是我还是没办法原谅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她坐在了墓碑前,深深叹了口气,“你没有出现之前,爸妈只有我一个人,我是天之骄女,从小就被所有人捧在手心里,是,我承认那是因为你丢了,所以原本我们姐妹平摊的爱都给了我一个人,可是我又做错了什么?”

    黎嫣的唇角带着苦笑,“我可以把爸妈本来应该给你的爱还给你,可是我不能把爸妈全都给你,我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

    “如果你没有出现,我可能会和爸妈一起过着属于我们三口之家幸福的生活,如果你愿意放弃仇恨,和我们一起生活,那就是我们四口之家,可是这一切全都被你毁了。

    爸爸一直都有健身的习惯,因为只有一个女儿,所以他很早就开始养生了,如果不出意外爸爸活到八十岁都没有问题,可是现在他还不到六十就走了。”

    “还有妈妈,她很注重自己的保养,没有你出现之前,她比实际年龄看上去年轻七八岁,可她知道早早走了。”

    黎嫣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从什么都有到现在一无所有,姝儿,我能不怪你吗?

    我为什么要原谅你,是你毁了我原本安稳幸福的日子,我无法原谅你,我原谅你,对不起我自己吃过的苦,对不起早逝的父母,对不起疼爱我的阿逸,对不起我的女儿啊。”

    她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多少次,她其实已经放弃了这些仇恨,可是每每想起,真的做不到。

    黎嫣将自己的泪水擦干净,“你和宝爸妈可以在地底下团聚了,留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生活,这样的结局,你满意吗?”

    回答她的就只有风声了。

    “我知道你知道自己错了,那就下辈子投胎做个漂亮的好人,不要再那么悲惨,被父母丢了。

    你放心地走吧,糖果我会照顾好的,如果你泉下有知,那就保佑糖果和巧克力能够健康平安地长大吧。”

    说完黎嫣站了起来,朝着墓碑上笑的灿烂的黎姝看了一眼,低下头离开了。

    黎嫣回家的时候,楚凌熙正抱着巧克力玩儿,一连办了三件丧事,楚凌熙不能不担心黎嫣。

    “你怎么来了?”

    黎嫣搓了搓手把巧克力抱了过去,“奶涨的难受,我先给她喂奶。”

    说着黎嫣解开衣服就给巧克力喂奶。

    看着黎嫣娴熟的样子,楚凌熙不禁失笑,“当初还那么抗拒喂奶,现在比谁都舍不得断奶。”

    黎嫣瞥了楚凌熙一眼,“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啊。”

    楚凌熙拍了拍黎嫣的肩膀,“你还好吧?”

    黎嫣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看着我哪儿不好?

    能吃能喝能睡能拉。”

    “去你的。”

    楚凌熙见黎嫣还能打趣,也就知道这女人应该还没有垮掉,不过她一向都很要强的。

    “嫣儿,最近休息一段时间吧,别硬撑着。”

    “我有分寸,你还是先操心操心你家四个儿子吧。”

    送走楚凌熙,到了晚上的时候,黎嫣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眼泪就止不住地掉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