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书籍 > 永恒之门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无题
    “该死。”

    暗夜老祖咬牙切齿,已怒到面目狰狞,这些时日,暗夜族真个流年不利,先是矿山被抢,损失惨重;后是族人被锤,伤亡颇多,还不等喘口气儿,孙儿又被绑了,为了找凶手,他不惜出关来此,却是让对方跑了。

    嗖嗖嗖!

    疾风一阵,众强皆到。

    “可看清是谁。”玲珑问道。

    “只知...是个玄阳境。”暗夜老祖深吸一口气,鸿渊徒儿问话,他得老实回答。

    “玄阳境?”

    全场皆惊,本以为是个老家伙,到头来,竟是个玄阳境,这太匪夷所思了,也太让人震惊了,这得多出类拔萃的玄阳境,才敢做出这般惊天动地的事,那么多强者在场,还云淡风轻,这份心境,怕是没几人有。

    “是瞬身无疑。”暗夜老祖又道。

    “天眼瞬身?”血鹰老祖试探性道。

    这话一出,众强集体侧眸,也是集体斜了这货一眼,玄阳境的天眼瞬身,最多不过二十丈,绑票者的瞬身,至少得有几千丈,距离相差甚远,你这准天境...心里没数?

    嗖嗖嗖!

    说话间,众位家主、皇影卫、镇魔司、御林军、天宗长老、看戏者,也都聚了过来,见众强眉宇紧皱,便没好意思上前询问,神态已昭示一切。

    为了脸面,过场还是要走一下的,以这片山林为中心,皇影卫、镇魔司和御林军,呈扇形朝外地毯式的搜索。

    结果,显而易见。

    不知何时,三方才收兵。

    好戏,落幕了。

    良久,四方才踏上归途。

    杨玄宗的脸,不怎么好看,或者说,有点儿挂不住脸,堂堂天宗掌教亲至,也没逮住凶手,皇帝那怕是不好交代。

    身侧的玲珑,则一路不语,准确说,是一路若有所思,不知为何,听闻玄阳境三字,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姬痕那货。

    看吧!女人的直觉,还是很准的。

    但,也只是直觉,此事太多蹊跷,她所了解的姬痕,还没有这等通天的手段。

    所以说,这个时代很不凡,妖孽之外还欲妖孽,如绑票这位,就很出类拔萃。

    “该死。”

    瞧被绑票的家属们,脸色就足够狰狞了,气势汹汹而来,却是铩羽而归,顺便,还丢了一个大脸,往后很多年,都会被世人拿做笑柄。

    没完,这事儿没完。

    不找个场子回来,如何对得起老祖宗。

    “舒坦。”

    看热闹的人,就不嫌事儿大了,一路都乐呵呵,回去后,又有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这边,赵云窜入了一座山谷。

    待魔家大长老找来,他已盘膝而坐。

    “好险哪!”

    大长老一阵唏嘘,一手放在了赵云后背,滚滚真元灌入,祛灭了暗夜老祖的冰封杀意,顺便,还帮赵云温养了体魄。

    “富贵险中求。”

    赵云笑道,杀意被祛灭,剩下的都好办,有万法长生诀撑着,空间割裂的伤痕,皆极尽复原,没有内伤,啥都不是事儿。

    “得安分些了。”

    大长老收手,递来了一壶酒。

    何需他说,赵云也会安分些,已惹毛皇族,可不能顶风儿上了,纵要绑票,也得等风头过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们在暗处,不信那些人一辈子不在外溜达。

    “可寻到魔窟了。”赵云问道。

    “如人间蒸发。”大长老无奈摇头。

    赵云听了也蛋疼,比起绑票,更想弄死王阳,为了那厮,他还准备了颇多弩车,就等一口气炸平魔窟了。

    说起弩车,他连接了分身视线。

    看千秋城,一辆辆组装完好的弩车,摆放的整齐,已是大批量,一拨狂轰乱炸,能轻松轰灭一座上。

    还是人多力量大,分工合作造零件,果是好使,这会是他们的一个依仗,纵是不死山的迷踪阵被破,纵是有人寻到千秋城,他们也有反击的能力,弩车可是大杀器。

    自然,打铁还需自身硬,弩车毕竟是外力,自身实力提升,才是王道。

    映着月光,两人分道扬镳。

    大长老去了最近的古城,去买修炼资源,完了送回千秋城。

    而赵云,则奔向了帝都,魔家和赵家已稳住阵脚,猥琐发育便好,他还有事要做。

    “在外弟子,速速回宗。”

    不久,天宗便传出了命令。

    “在外子弟,速速回家。”

    不久,各族也传出了命令。

    没办法,如今的大夏,已多了一种很不好的风气,年轻的后辈,最好别再外面瞎逛游;底蕴不济的老辈,也最好待在家里别出去,这若被人绑票,就不止是伤感情了,还特别费钱。

    今夜的帝都,格外的繁华。

    赵云刚进城,便闻此起彼伏的议论声,还是茶摊酒肆,咋呼声最响亮,谈论的自是今日之事,唏嘘皇族与天宗的大阵仗,也啧舌凶手的大魄力,对凶手的猜测,也是五花八门,总得来说,几票干下来,半辈子的修炼资源,都不用愁了,还真是,绑票就是来钱快。

    “等你很久了。”

    赵云正走时,幻梦不知从哪跑了出来,而且,还是个女扮男装的模样,活脱脱的一个面目清秀的小书生。

    她也是天宗弟子,也得到了宗门召唤,得回宗待着,之所以在帝都,自是等赵云,知道赵云今夜会去青.楼顶层。

    “你去不好吧!”赵云一声干咳。

    “我给你看门儿。”幻梦一脸笑吟吟,找的理由,也是很恰当,万一有人进去多不好,所以,我在门口给你守着。

    赵云笑着,加快了脚步。

    逢夜晚,青.楼的生意便格外的好,主要是各族,都下了禁足令,不允许族中子弟出城,寻不到地方潇洒,只能来这找乐子,隔着老远,都能嗅到胭脂香,还能听闻姑娘们**入骨的笑声:大爷,怎么才来啊!

    青.楼门口,是一片风水宝地,总能碰见熟人。

    这一回,依旧不例外。

    还是那个姓楚的妹子。

    与先前不同的是,楚无霜是从青.楼出来的,也是女扮男装,嘴边还粘了两撇胡子,也如幻梦那般,手中还握着一纸折扇,扮的是有模有样,就是那个走路的姿势吧!咋看咋奇怪。

    就是这般巧,与赵云和幻梦走了个头顶头,赵云嘴角直扯,幻梦也是神色精彩。

    楚无霜就一阵慌乱了,扇子都没怎么拿稳,洁白的脸颊还一片红,该是尴尬的。

    “师姐,好雅兴。”

    赵云一脸意味深长,他奶奶的,终于让我逮住一回了,让你再说我,我也得说你一回,姑娘家家的,跑这干啥?吃饭吗?

    “你管我。”

    楚无霜瞪了一眼,逃似的离开了。

    “舒坦。”

    赵云抚了抚胸口,终于扬眉吐气了。

    身侧的幻梦,则用扇子捂嘴搁那偷笑,着实大开眼界了,这若传出去,怕是没几人会信,堂堂新宗第二,赤焰女帅的亲侄女、楚家的掌上明珠,竟会在夜里女扮男装,跑青.楼找乐子,而且,还被撞了个正着,这与她记忆里的楚无霜,简直判若两人,貌似自新宗大比后,那姑娘就如变了个人,脸红的模样,还是很可爱的。

    说着,两人齐齐走入。

    他们进去了,方才消失在人流中的楚无霜,却又冒出了头,是眼见着赵云与幻梦进去的,又是美眸冒火,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偷偷来这,就是想瞧瞧姬痕在不在这,顺便看看青.楼究竟有啥魔力,乃至让某人总往这跑。

    看过,的确不一般。

    完了,就很尴尬了。

    这边,赵云已入青.楼最顶层。

    幻梦真敬业,真就守在了门口。

    吱呀!

    赵云轻轻推开了窗户,拿出了望远镜。

    运气不错,能望见娘亲。

    除了娘亲,第九层还有第二个人,该是一个女子,倩影曼妙,他认得那个背影,是桃仙子无疑,多半又找羽灵皇妃借了通行证,跑去探望娘亲了,毕竟曾为好姐妹。

    房外有人来,乃刀无痕,镇魔司的那个独臂中年,如今,已不是独臂,修了麒麟诀,重塑了一条新的手臂。

    幻梦见之,并未阻拦,赵云交代过。

    刀无痕还是那般缄默,未叨扰赵云,轻轻来到窗边,静静望看第七层,覆满老茧的手,是颤抖的,这一点,与赵云如出一辙。

    好景不长。

    不过半个时辰,桃仙子便走了。

    而后,第九层的烛火便灭了。

    良久,赵云才收手,眼角是湿润的。

    他也未打搅刀无痕,默默退出。

    “小心殷明。”

    临出房门前,刀无痕蓦的一语。

    “多谢。”

    赵云一笑,穿墙而过,无需刀无痕说,他也会小心殷明,若非他极致,怕是已被银山老鬼弄死,这笔账,他会找殷明清算的,千万别让他在外面遇见。

    映着月光,两人回了天宗。

    即便是在夜里,天宗也热闹非凡。

    太多在外的弟子,回归了宗门,要么在山间凉亭叙旧,要么在演武台切磋,要么在树林扎堆儿畅饮,说的是历练的趣事,自然,也不缺这些时日的大事,譬如,闹得沸沸扬扬的绑票,正因这变故,他们才被召回宗门。

    “诶?姬痕。”

    路遇不少弟子,多侧眸看来。

    并非所有弟子,都见过姬痕,新宗大比至今,有太多弟子在外历练,今夜是头回见,传说自是听了不少,不说其他,就说新宗大比,真灵境斗败楚无霜,整个大夏,怕是只有龙妃能做到,而且,还得用九尾化。

    赵云一路走过,一路登上了紫竹峰。

    凌飞已回来了,赤嫣和青瑶也在,却不见云烟,已闭关很久,至今,还在沉眠。

    “哟,都在呢?”赵云笑了笑。

    凌飞揣了手,穆清寒则在舞剑。

    倒是赤嫣,嫣然一笑,三两步走来,废话一句不多说,便朝赵云裤.裆踢了一脚。

    赵云措手不及,不止没有闪,也没有带防,上一瞬笑呵呵,这一秒,眼泪汪汪。

    见之,穆清寒一脸愕然。

    至于凌飞,则一阵唏嘘啧舌。

    “你有病吧!”赵云疼的龇牙咧嘴。

    “瞒的我好苦啊!”赤嫣美眸冒火。

    此话一出,赵云瞬间懂了,不用说,凌飞已将他的真实身份,告知了赤嫣,有此惊喜,难免激动,这才给他来了一脚。

    “我以为你说了。”凌飞干笑。

    “好兄弟。”

    赵云踉跄一下,竖了个大拇指,未等站稳,香风又袭来,还是赤嫣,这回必是踢人,而是抱赵云,主要是力道,饶是赵云的体魄,都被抱的体内一阵噼里啪啦。

    “我就知道是你。”

    “有话....好好说。”

    简单的对白,格外的血腥,这等血腥,是对赵公子,嘴角本就溢血,因这颇有分量的一抱,顺便又刻了一口老血。

    凌飞看的眼神儿发斜。

    而最懵得,还是穆清寒,神色格外奇怪,啥个情况,又是踢又是抱,又是哭又是笑,这三个师弟师妹,都不正常啊!是不是有啥事儿....瞒着她啊!

    “哎哟喂。”

    唏嘘声很快响起,又有人上来。

    乃林邪那货,听着语气,貌似也知道赵云身份了,瞧那走路的姿势,多半也想给赵云来上一脚,你小子真行啊!瞒的老子好苦啊!

    一同上来的,还有青瑶。

    她就淡定不少了,最初,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知道赵云身份的,只不过,为了赵云安全,谁都没敢说。

    还有人,幽兰姗姗来迟。

    她也是天宗的弟子,也受召回了天宗,毒虽解了,但还是罗生门的身份,想逃离杀手组织,可没那般简单,不过,她以后可以活的很轻松,即便上边有任务,她也会阳奉阴违,任务失败了没啥,没有解药也不要紧,毒都解了,自也无噬身之痛。

    饭桌上,很快摆满了美酒。

    画面,还是很温馨的,欢声笑语不断,更多的是唏嘘感慨,哪怕是青瑶,至今也颇感不真实,谁会想到,赵云敢混入天宗来,而且,天宗、皇族和紫衣侯都不知晓,日后,定会惊颤四方。

    “你们,好似很久以前就认识。”

    穆清寒戳了戳赵云,如今情景,像极了多年不见的故友...又再次重逢的画面。

    “见过。”

    赵云一笑,这位师姐身份特殊,短时间内,还是不知道的好,也是为她安全着想。

    故友嘛!自是没来全。

    还有一人,是大半夜扒窗户进来的。

    自是诸葛玄道,进来后,便找了一块抹布,把赵云嘴巴堵上了,完了,一顿胖揍。